威爾森先生擦了擦額頭的汗水,開口說: 

「我在靠近市區的薩克斯科堡廣場經營當舖。雖說是當舖,規模並不大,員工也只有一個人而已。我的員工叫做文森斯伯丁,我不清楚他的實際年齡,但他做事非常俐落,不像一般的年輕人。在做生意方面,他遠比我靈光多了。最重要的是,斯伯丁說他願意只領一半的薪水,減輕了我不少負擔。 

不過,每個人都有缺點,斯伯丁也不例外。他有一項嗜好,就是攝影。每次他拿著相機到處拍照之後,就會像兔子跳進洞裏一樣躲進地下室沖洗照片,久久不見人影。除了這件事,他可說是無可挑剔的員工。」 

「那名員工目前還在職嗎?」福爾摩斯問。 

「還在。我沒有老婆孩子,就跟這名員工還有一個幫忙煮飯的十四歲女孩,三個人住在一起。一切的開頭,都是因為這則報紙廣告。就在兩個月前,斯伯丁從外面帶回這份報紙,一臉惋惜地說:『如果我跟老闆一樣,有一頭紅髮就好了。』 

於是我問他有一頭紅髮又怎麼樣呢?斯伯丁便說:『紅髮俱樂部現在缺一名會員,我要是像老闆一樣有一頭紅髮的話,第一時間就衝去應徵了吧。』 

紅髮俱樂部?那究竟是甚麼?我問。福爾摩斯先生,我平常不太出門,而且我的工作不需要外出,客人就會主動上門了,有時候甚至可以連續好幾個星期都足不出戶。 

『咦?老闆還不知道嗎?』 

不知道呢。 

『甚麼 !竟然不知道?您明明是最有資格成為會員的人,卻不曉得紅髮俱樂部的事,未免太無欲無求了。更何況,只要成為那個俱樂部的會員,一周就能得到四英鎊,一年大約就有兩百英鎊的收入呢。難得老闆您也是紅頭髮,不如就去看看,參加面試如何?』」 

威爾森先生換了一口氣往下講:

「聽他這麼一說,我突然有點心動。畢竟啊,福爾摩斯先生,我真是有點不好意思說,近來當舖生意不太好,一周多賺四英鎊、一年多賺兩百英鎊,對我幫助很大。我要斯伯丁告訴我詳情,他就給我看了這份報紙,還說:『這個紅髮俱樂部的創辦人是美國有名的大富翁,名叫伊士堪霍普金斯,雖然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了,聽說年輕時曾經在倫敦生活,因為天生紅髮,從小就被朋友嘲笑,也因此吃了很多苦頭。他成為有錢人之後,因為對世上所有紅頭髮的人的遭遇感同身受,死前留下了遺言: 

我死後,請將我的財產存進銀行,將那筆錢的利息贈與不幸的紅髮人士。 

『聽說一旦成為紅髮俱樂部的會員,只要完成非常簡單的工作,每周就能獲得四英鎊的報酬。』 

簡單的工作是指甚麼? 

『聽說是每天抄寫三、四個小時就可以了。我說老闆啊,眼睜睜看著這種好事從眼前溜走,您不覺得太可惜了嗎?姑且先別管會不會錄取,您就去試試看吧?』

在斯伯丁不斷鼓吹之下,我決定在接下來的星期一特地休息一天,親自到紅髮俱樂部去看看。不過,一個人去難免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我讓斯伯丁陪我一起去。他也因為能夠多放一天假,很高興便答應了。 

結果呢,福爾摩斯先生,星期一早上七點我抵達教皇地的時候,簡直被眼前的景象嚇了一大跳——俱樂部前面擠滿了紅頭髮的人。◇(待續)

——節錄自《偵探福爾摩斯》/ 木馬文化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