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謫戍天山

果然時隔不久,紀曉嵐同和珅的關係便緊張起來,和珅幾次進讒言,參奏紀曉嵐。但紀曉嵐也是乾隆的愛臣,乾隆見和珅講的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便勸慰和珅一番後了事。

和珅的陰謀不能得逞,哪裏會善罷干休。終於,在乾隆三十三年夏天,和珅找到了報復的機會。這年春天,尤拔世當了兩淮鹽政,到任後風聞鹽商積弊,也想趁機撈一把,氣惱之下向朝廷奏報前一任鹽政普福借鹽引貪污索賄。乾隆大驚,因為兩淮鹽引一項,已有二十多年沒有上報備案了,其中說不清會有多少蒙混侵蝕的積弊。乾隆於是密派江蘇巡撫彰寶,會同尤拔世進行清查。兩淮鹽引案就這樣悄悄地拉開了序幕。這是乾隆朝著名的大案之一,其株連之眾,史所罕見。

彰寶、尤拔世接到皇上諭旨,立刻加緊盤查,不久即查出多宗大案。紀曉嵐的親戚原任運使盧見曾,也牽連在內。早在案發之初,和珅即得知此案牽連到盧見曾,心中暗自得意,便派人秘密監視紀曉嵐的動靜。此時紀曉嵐也是左右為難,最終想出一個辦法:他拿了一撮食鹽、一撮茶葉,裝進一個空信封裏,用漿糊把口封好,裏外沒有寫一個字。然後差人連夜送到盧家。盧家細想之下,明白了信封的用意:「鹽案虧空查(茶)封。」於是急忙補齊借用的公款,並將剩餘的資財,轉移到別處。查抄的人來時,已經是半月之後了。和珅不肯善罷干休,便三番五次地向乾隆狀告紀曉嵐洩露查鹽機密。

乾隆也覺此事有些蹊蹺,便親自查問紀曉嵐。紀曉嵐見自己否認也無益,索性坦承其事。乾隆雖有些不悅,但又欽佩紀曉嵐才智過人,於是將他從輕謫戌烏魯木齊。和珅本以為,這次能將紀曉嵐置於死地,沒想到他竟然能死裏逃生。不過這次報復得手了,也使他暗吐了一氣。

五.奉旨修書

乾隆三十五年(公元一七七零年)十二月,乾隆帝下旨赦免並召還在烏魯木齊戍邊的紀曉嵐。次年正月,乾隆下詔令其編修《四庫全書》。《四庫全書》是中國歷史上最大的一部叢書。在時任大學士、軍機大臣劉統勳的大力舉薦下,紀曉嵐被任命為《四庫全書》的總纂官,與陸錫熊、孫士毅一道,負責全書的編纂審核工作。《四庫全書》的編修,是中國文化史上的一件大事,也是乾隆年間的一個盛舉,對於紀曉嵐來說,更是他一生的主要成就。

紀昀總纂的《四庫全書》和一手刪定的《總目》問世以來,得到歷代學者的高度讚譽。阮元說:「高宗純皇帝命輯《四庫全書》,公(紀昀)總其成,凡六經傳注之得失,諸史記載之異同,子集之支分派別,罔不抉奧提綱,溯源徹委。所撰定《總目提要》多至萬餘種,考古必求諸是,持論務得其平允。」江藩指出:「《四庫全書提要》、《簡明目錄》皆出公手,大而經史子集,以及醫卜詞曲之類,其評論抉奧闡幽,詞明理正,識力在王仲寶、阮孝緒之上,可謂通儒也。」有目共睹的學術價值使這部大著的文化影響歷久不絕。晚清張之洞對讀書士人談到:「今為諸生指一良師,將《四庫全書提要》讀一過,即略知學問門徑矣。」對該書有精深研究的余嘉錫說:「《提要》之作前所未有,可為讀書之門徑,學者捨此,無由問津。」

紀昀在四庫館修書十年,「自始至終,無一息之間」,其辛勞不言而喻,卻也是人生收穫頗豐的十年。他既為恰逢「王事適我」的歷史機遇而欣慰,又為「期於世事有補」願望的實現而自豪。正如他在《自題校勘四庫書硯》詩中所云:「檢校牙籤十餘萬,濡毫滴渴玉蟾蜍。汗青頭白休相笑,曾讀人間未見書。」「曾讀人間未見書」只是一個表象,紀昀和他的同仁們為中國學術文化樹立的一座豐碑,才是看不見的永恆!在主編《四庫全書》期間,紀曉嵐由侍讀學士升為內閣學士,並一度受任兵部侍郎,改任不改缺,仍兼閣事,甚得皇上寵遇。接著升為左都御史。《四庫全書》修成當年,遷禮部尚書,充經筵講官。乾隆帝格外開恩,特賜其紫禁城內騎馬。

在編修過程中,紀曉嵐還鬧出了不少笑話。有一次,乾隆駕臨圓明園,巡視《四庫全書》的編纂情況。紀曉嵐正一邊吸煙,一邊不停地忙碌,一鍋煙剛吸到一半,忽然聽得「萬歲爺駕到」的喊聲,匆忙之間忘了磕去煙鍋裏的火,隨手將煙袋插入靴筒裏,跪倒在地,給萬歲爺請安。站起向皇上回話時,覺得腳躁上火,熱辣辣地疼,原來是吸燃一半的煙火,將他的襪子燒著了,但皇上正說著話,又不好打斷,他只好咬牙忍著,疼得站立不穩,腿直打顫。正要跪倒稟明,乾隆看他舉動失常,滿臉是焦灼難耐的表情,奇怪地問道:「紀愛卿,你是怎麼了?」「臣……臣靴子裏,走……走水(失火)啦!」紀曉嵐強忍著鑽心劇痛答道。

「啊?」乾隆一聽急忙揮手道:「快點出去!」紀曉嵐跑到殿外,顧不得有失體面,坐在台階上,一下子扒掉鞋襪,一股黑煙立刻冒起。看看腳上的皮肉,已經燒焦了一大塊。乾隆和殿內的人,出來看時,紀曉嵐的煙鍋還插在靴筒裏,與靴子一同冒著煙,人們一時都笑彎了腰。

紀曉嵐出身富貴,足登顯宦,文績卓卓,政績平平。但他為人正直,也確實為百姓辦過一些好事。乾隆五十六年(公元一七九一年)夏,京城一帶大旱,次年又逢春旱,可謂赤地千里,顆粒無收,百姓飢渴號呼,難民沿路乞討。紀曉嵐得知並親見此景,於是上疏請求放糧賑災,言辭十分懇切。乾隆批准了奏議,放糧賑災。紀曉嵐還親自監督放糧的官吏,以防他們中飽私囊。紀曉嵐政績平平,這種賑災的義舉,成了他仕途上的一個亮點。

六.閱微之著

嘉慶五年八月,紀曉嵐的筆記體散文專集《閱微草堂筆記》有五種二十四卷編訂刊行,由門人盛時彥作序。

《閱微草堂筆記》共五種,二十四卷,其中包括《灤陽消夏錄》六卷,《如是我聞》四卷,《槐西雜誌》四卷,《姑妄聽之》四卷,《灤陽續錄》六卷,自乾隆五十四年 (一七八九)至嘉慶三年(一七九八)陸續寫成。嘉慶五年(一八零零),由其門人盛時彥合刊印行。本書內容豐富,醫卜星相,三教九流,無不涉及,知識性很強,語言質樸淡雅,風格亦莊亦諧,讀來饒有興味。許多篇章,有宣傳因果報應,醒世勸善的重要內容。在藝術上,文筆簡約精粹,不冗不滯,敘事委曲周至,說理明暢透闢,有些故事稱得上是意味雋永的小品。

紀曉嵐歷任禮部尚書、兵部尚書、左都御史、協辦大學士等要職,總是一心秉承聖意,專心事主,因而無甚政績可言。但他畢竟還有不甘寂寞的一面,《閱微草堂筆記》便是在這種心態下寫就的。其中的作品是紀曉嵐追憶往日見聞的雜記之作,採訪範圍極廣,上自官親師友,下至皂隸士兵。內容極其豐富,地方風情、宦海變幻、典章名物、醫卜星相、軼聞逸事、狐精鬼怪幾乎無所不包。全書共四十萬字,收故事一千二百餘則。

此外,評詩文,談考證,記掌故,敘風習,也有不少較為通達的見解和可供參考的材料。不失為一部有很大教育意義、思想價值和學術價值的書籍。當時每脫一稿,即在社會上廣為傳抄,同曹雪芹之《紅樓夢》、蒲松齡之《聊齋誌異》並行海內,經久不衰,至今仍擁有廣大讀者。人們對紀曉嵐筆記散文的藝術風格,給予很高的評價,稱其「紀昀本長文筆,多見秘書,又襟懷夷曠,故凡測鬼神之情狀,發人間之幽微,托狐鬼以抒己見者,雋思妙語,時足解頤,問雜考辨,亦有灼見。敘述復雍容淡雅,天趣盎然,故後來無人能奪其席,固非僅藉位高望重以傳者矣。」

嘉慶十年二月十日,紀曉嵐受了風寒,從此一病不起。二月十四日,紀曉嵐昏睡一天後,醒來精神異常振奮,兒子、兒媳趕忙送來了蓮子羹。喝了一小半,紀曉嵐搖頭示意不喝了,用微弱的聲音說道:「我想了一個對子(對對子是當時的社會時尚,也是施行文化教育的重要方式),你們對對吧!」接著就吟出一句:「蓮(憐)子心中苦」。兒子、兒媳哪有心思對對聯?只得佯裝思考。紀曉嵐此時又用更低的聲音說道:「何不對:梨(離)兒腹內酸……」說罷,閉上了雙眼。

一代文豪,就在這種忘乎個人生死、專注沐浴文境、時刻教誨兒輩的時空中,結束了他的光輝一生。

紀曉嵐一生「處世貴寬,論人欲恕」,是十分平允的。紀曉嵐晚年,曾自作輓聯云:「浮沉宦海同鷗鳥;生死書叢似蠹魚」。這副對聯,是他畢生的真實寫照。(事據《清史稿》《清官傳》等) 

~轉載自【正見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