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本周以來,自從上周科大學生周梓樂墜樓傷重不治,11月11日早晨發生西灣河警察開槍案,再到中大攻防戰、全港大範圍交通癱瘓。我們看到,香港局勢在本周陡然升級。除了以上案件顯示出民眾的不滿情緒和當局的急切打壓,中共官方媒體也抬高聲調,《人民日報》、《環球時報》等媒體揚言要出動駐港以及深圳武警部隊,支援香港警隊。這一連串的訊號,讓人不禁感到,類似六四的危機就在眼前。也就在這個時候,美國、英國、歐盟等西方國家和機構,迅速祭出應對措施,試圖遏制局勢繼續惡化。香港,也正在成為以美國為主的西方國家與中共政府的「角力點」。

~~~新拍串講~~~

北京升級對港施壓 美國「組合拳」回應

11月14日,習近平首次正式對香港問題發表聲明,談到「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這個我們在一會兒「新拍探討」部份,講香港「壓力模型」的時候,會詳細談到。

與此同時,美國方面對中共與港府對抗爭運動的打壓,也打出了一套組合拳。

最令人關注的就是美國聯邦參議院,在香港人千呼萬喚下,終於對《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採取中大動作。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大約在美東時間的11月14日中午,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提交參議院審議,並且法案主要提案人魯比奧(Marco Rubio),聯同參院外委會主席吉姆‧裏施(Jim Risch),啟動了叫做「熱線」的機制推動,法案提出六小時內無人反對,那就是通過表決了。

這個「熱線」機制的意思是,一項法案,如果沒甚麼爭議,或者已經取得兩黨普遍共識,那麼就啟動「熱線」機制,在六小時內,兩黨黨團徵詢每位參議員的意見,跳過一般表決方式,這樣徵詢後沒人反對,參議院領袖即可宣佈法案以「一致同意」通過。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已經在10月25號通過了眾議院的表決。法案通過後,因為參眾兩院現在版本還不一樣,所以兩院還要花時間協調,達成一致版本,再通過後,才能送給美國總統簽字生效。不過香港眾志預計,《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將在11月22日之前完成立法程序。

根據目前我們已知的信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主要內容是:

1. 要求國務院的年度報告中,可列出侵害香港自由的人士,凍結他們在美資產和禁止入境。美國總統有權執行以上的命令;

2. 除了美國總統,國務卿也有權向國會提議「取消」香港的特殊待遇,等於對一國兩制執行情況,多了一個把關人;

3. 規定國務院,每年都要評估香港的自治狀況;

4. 加強了對香港民主和人權的監督,無論大陸還是香港的個人,參與迫害香港人權的都面臨制裁。

除了參議院推動《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美國國會的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USCC)也在14日發出報告,提到如果中方派出軍隊或武警干預香港局勢,美國就要撤銷香港的特殊經濟地位。路透社報道,這個委員會目前對美國當局決策的影響越來越大。

也是因此,港府緊張的針對該委員會的報告,做了專門回應,大意包括

1. 港府會嚴格按《基本法》落實「一國兩制」

2. 當前警方行動,是為了儘快讓社會恢復秩序

3. 港府會邀請社會領袖、專家、學者,深入、獨立地檢視香港的社會矛盾

等等,最後聲明說「外國議會不應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內部事務」。

港府如此緊張回應,足見美中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的影響力之大。

在美國行動的同時,英國亞太事務副國務大臣惠勒也表示,政府將就香港局勢提出人權法案,制裁在香港嚴重侵犯人權的人。

中大抗爭者2大訴求 限港府24小時回應

最後,在新拍串講的最後,我們簡單講一下香港當地的最新情況。然後把更多時間留出來,講一下香港「壓力模型」。

香港中大的抗爭者表示,將在11月15日早6點開始,重開吐露港公路南北行各一條的行車線,條件是港府必須在24小時內做出承諾,不會取消11月24日的區選,不然會再次堵路抗議。

此外,13日晚間,香港天水圍警署外,有大批市民聚集抗議。一名15歲姓傅的學生,被催淚彈射中頭部,情況危殆。而據現場消防員回憶,當時在90分鐘內,他處理了包括傅同學在內的四名傷者,都是頭部中催淚彈。外界質疑,警方發射催淚彈的時候,是不是直接瞄準頭部。

另外,13日在市民衝突中,頭部被磚擊中的上水70歲男子,傷重不治死亡。民間記者會對此發聲明表示極度遺憾,並且說「市民不應淪為政權暴力鬥爭的犧牲品」,稱當局只有回應五大訴求,才能避免更多不必要的犧牲與悲劇。而港府發言人則是發稿表示警方會全力追查犯案「暴徒」。

最後,是一個好消息,就是周一在西灣河中槍的周柏均,14號已經被轉到普通病房,可以坐著正常吃東西了。這說明他的身體狀況有所好轉。

好,那今天「新拍串講」環節,就到這裏。

~~~新拍探討~~~

獨家分析:中共對香港問題的「壓力模型」

今天這期節目,「新拍探討」我們多講一點。因為我們《新聞拍案驚奇》有一個獨家分析,就是中共當局對香港施壓的一個「壓力模型」。拿出來跟大家探討,不對歡迎指正。

其實說來也很簡單。就是這個豎軸是壓力值,越往上值越高,這個值的參照是「法令」和「警察武力」,現在還有點模糊,接下來再繼續完善。橫軸是時間,隨著時間的推移向前延伸。橫軸跟豎軸的交叉點,原點,就是6月9日,反送中運動進入高潮的這一點。模型上這條筆直的紅線,代表當局直接「出兵、戒嚴」,這種壓力可能,非常小,如果踩這個紅線,無異於實現了抗爭者提出的「攬炒」,就是「同歸於盡」,所以不太可能,一會兒我們就會分析到,這個紅線其實很可能,常常扮演的是一個「噱頭」,用大壓力的讓步,換取小壓力的施加,這個一會兒細說。

然後這條大紅色直線下面,是一條黑色的鋸齒狀,或者說波浪形的線條,這個隨著時間的推移緩緩爬升,為甚麼中間有幾個大的鋸齒呢,下面會解釋。模型上,在2020年的11月,還有一個豎直的虛線。這條虛線代表甚麼呢,就是我認為,至少在那個時間段,香港問題會有巨大的轉變。這個有點不可思議,也有點感覺是天方夜譚,是吧,推到那麼遠。現在只是一個分析,不一定。我非常希望香港問題能明天就和平解決。

但為甚麼放在那裏呢,因為我覺得那是一個比較有說服力的死線。2020年11月3日是美國總統大選,那一天特朗普如果連任,明年11月份以後,他可就不是現在這樣,對北京當局還有點客氣。到那一刻,如果北京當局還按現行的軌道這樣走,特朗普可能就是擼起袖管大幹一場,因為沒有連任的壓力,顧慮少。他自己也說過嘛,他一旦連任,貿易協議更難談。

好了,上面就是這個模型的概況,下面細講。

細講「壓力模型」 從習近平聲明開始倒推

11月14日,習近平正在巴西出席「金磚國」領導人第11次會議。首次正式向外界,就今年6月以來的香港局勢,表達政府當局的立場,很受關注。習近平的表態在大陸《人民日報》刊登,他表示「香港持續發生的激進暴力犯罪行為」,「嚴重挑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說「止暴制亂、恢復秩序是香港當前最緊迫的任務」,但要怎麼去所謂「制亂」呢,我們總結,習近平的聲明至少有三點值得注意的地方:

第一,由香港特首繼續帶領特區政府依法施政;

第二,堅定支持香港警方執法;

第三,支持香港司法機構懲治暴力犯罪份子

從這三點來看,以港人「整治」港人的做法仍會是接下來的主旋律,起碼表面上是這樣,不會輕易直接動用軍隊。

此外,他還提到當局「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堅定」,那這一點可能會涉及23條立法,也就是「國家安全法」,本來港澳辦張曉明這周五要去香港宣讀四中全會決定,可能包含「23條」的內容,但行程取消,這就是牽扯當局的得失盤算。我想啊,張曉明沒去,跟香港人這周表現出來的玩命抵抗,以及為數不少的市民,出來支持抗爭者或直接參與抗議的表現,有很大關係。這樣急推23條一定會激起更大波瀾。

但這一次習近平的聲明提到「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這可能說明當局高層,還在盤算「國家安全法」,但不一定會急著推動。

另外,習近平聲明最後一句還提到貫徹一國兩制,還有反對外部勢力干涉香港,這兩句某種程度上是衝著美國喊,因為美國正著手通過有關香港的法案。

綜合來看,習近平當前,名義上還是依賴港府和香港警隊本身,來完成「恢復秩序」的這個「香港當前最緊迫任務」。你看「最緊迫」,說明當局想儘快平息運動的急切。但是,也能看到,他們的無可奈何,確實沒甚麼太好的選項。直接動軍隊吧,風險大;單純依賴香港警察吧,人數不夠,能達到的效用有限。

所以我們前一段時間,聽到和看到了各種各樣的事件,聽到的有大陸派軍警暗地裏支援香港警隊鎮壓;看到的有,林鄭月娥政府引用《緊急法》確立《禁蒙面法》,還有對網上所謂暴力言論、還有起底香港警察的法庭禁制令,等等。這些都是圍繞「香港政府和警隊」或者是「司法機構」吧,這些名義展開的打壓行動。現在看上去,也是力不從心。剛剛國內環球網還說港府要周末實行宵禁,後來就刪貼了,港府也出來闢謠,說沒有這回事。

反正現在給我們的感覺就是,當局沒甚麼好主意,依賴香港政府和警隊做打壓先鋒,「聽勁使力」。「聽勁」就是體會外部壓力的大小。外部壓力退一點,他們就進一點,外部壓力多一點,他們就退一點。但是這個大壓力度,很微妙的,再一點一點往上加。

這就要具體解釋,我們上面講到的這個壓力模型。

大家看,8月初,當局也是說要出兵,也發出聲音說深圳駐軍離香港很近,等等言論,但這時候,美國總統發推文了,說你要人道解決,不然貿易協議可能就免談了!北京當局馬上放緩腔調。

但是我們平時都知道一句話,叫「取其上,得其中;取其中,得其下」。8月那會兒,北京大動作沒了,可是揚言出兵可能只是一種把外界感知的壓力提高到一個極限的一個「假動作」,然後他們再把這個「勁兒」一抽掉,外界鬆了一口氣,然後他們會推出一系列密集的小動作,漸漸外界壓力再大,它再鬆一下,然後再推,如此往復,但是這個壓力曲線啊,總體上是緩緩上升。到現在為甚麼看上去又要升級呢?因為他們也到瓶頸了,使不出招了,現有模式再往上去,上不去了。就可能想試用別的方式。我們下面細緻點說。

大家看,8月份出兵的聲調壓低之後,8月中旬以後,一般的民眾集會就不批准了,警察的暴力又上了一個新台階,不是後來有很多可疑自殺案出現嗎,還有831太子站也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但是當外界壓力又到了一個臨界點。

9月初,林鄭政府把「送中條例」宣佈撤回;之後我們看到,警察打壓力度,或者叫警察暴力,還在升級,同時而來的就是很多的可疑自殺案的屍體發現案,9月份我印象裏是反送中運動以來,可疑自殺案被報道發現最多的,9月份整個壓力都比較大,好像當局隨時都要強力遏止這場運動,但同時進行的是美國兩院外委會通過了《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在這兩種力量的對衝之下,當局在十一慶祝之前,也沒有壓下去這場運動。

10月初到現在,又是一個壓力爬升期,因為10月以前打壓失敗,所以十一慶祝之後,馬上啟動《緊急法》,推出了《禁蒙面法》,壓力升級效果也不明顯。可能到了10月底的「四中全會」,當局又商量,啊,這樣拖下去不行,得再狠一點,然後11月初馬上召見林鄭,習近平見,韓正見,還沒回香港,這邊警隊就有反應,我們從很多鏡頭看,警察在開記者會的時候還是相對最理智的時候,等到上了前線,那些防暴,用「失控」兩個字形容真的不過份。

等到林鄭回來,馬上,年輕人要政治訴求,沒門了,暴徒們得不到你們口中要的訴求,然後開始猛攻抗爭者主力軍可能最多的香港幾個大學。同時,港澳辦、官方媒體、香港政府接連表態一起上陣,給人感覺要一夜之間就要把運動打下去。

結果遇到了甚麼?美國、英國、歐盟等等,都接連表達關注,警告當局;同時,香港市民還是沒有怕,繼續加大力度反抗,中大那一晚攻防戰,校園內外就展現了極大的抗爭決心。所以本來張曉明要去香港嘛,可能跟23條有關,行程也取消了。

牽制當局壓力升級:抗爭者拚命堅持+國際社會大力關注

回顧整個這個過程,牽制當局壓力升級的兩點:香港本地抗爭者的拚命堅持,還有國際社會的大力關注。這兩點,一直牽制著當局,沒有一下子把壓力達到極致,而是波浪形的緩緩升級。當局可能也沒有想要達到那個極致,就是直接出兵,出兵可能只是「虛晃一下」的策略,用對大壓力的讓步,換取小壓力的升級。

那現在呢,11月中旬,現在這個時候又到了一個轉折點。像我們剛才講的,美國力推《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甚至提出可能會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英國也有施壓動作,而香港的抗爭者,也不退潮。實際上,習近平在14日聲明中再次強調依賴香港政府和警隊打壓,等等,實際上已經是當前國內外形勢下,又一次減壓的動作。但是這一步減壓也帶出了下一步當局動作的擔憂。

按照這種波浪形的壓力緩緩升級的趨勢,接下來,我們可能會發現,大陸或者其它相關紀律部隊,會或明或暗地、較為低調的支援香港警隊,其實按很多人的理解,這種事早就有了,但是接下來,可能,會更多的去支援。然後呢,習近平聲明留了一個懸念,就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決心」,這個具體所指是甚麼?另外他也用到了「最緊迫」這個詞。所以不排除在接下來某一個適當的時間點,當局再提到23條,當然我們希望不會。

這種波浪形的壓力上升,它會有極限,到時候它上不去了,就會回落,那一刻,就是香港抗爭者所期望的轉機。而能走到那一點的兩大條件,就是我們剛才提到的,「國際關注」,還有最重要的是,「抗爭者自己的堅持」。

其實還有一個條件,上面完全沒有講,就是中共內部的權鬥。因為這一點,是一張wild card,就我個人理解,只要黨內高層沒有一個人明確要做出一番徹底變革之前,他們就是一個利益共同體,它這個組織很嚴密,小的出入不論,大的政策方向,針對香港,我理解,一定是討價還價之後,才敢拿出來。它這個體制性質就決定,至少在香港問題上,在現行軌道下,它承擔不起任何的意外。除非有人快刀斬亂麻,一下做出一個驚人變革。

好,最後講一下,這個模型,還很不完美,需要完善,今天,就是先拿出來跟大家分享一下。

這兩天呢,有一些觀眾留言,寫的非常好,但比較長,我們留在明天周五一起講。那感謝您收看今天的節目,我們下次節目,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