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蘭性德,字容若,清代著名婉約詞人。因從小受南唐李後主作品的薰陶,詞作多有李煜的風格。容若雖在世三十一載,卻將心中的所思、所想作成「飲水詞」,留給了後人。

清‧納蘭性德 《夢江南‧昏鴉盡》

昏鴉盡,小立恨因誰?
急雪乍翻香閣絮,
輕風吹到,心字已成灰。

夢江南,詞牌名,屬於小令。此調幽怨、淒涼,多用於填寫懷人、懷物詞。容若的這首昏鴉盡,字數雖不多,卻將對離人的深深思念表露得徹骨無疑!如此的淒涼、傷感,是容若在悼念亡妻盧氏,還是思念已經進宮的青梅竹馬的表妹?結果,我不敢妄下結論,正所謂:眾人皆唱「飲水詞」,容若心思幾曾知?很多人都說,這首詞是最能表達出納蘭容若的傷痛的作品了。

「昏鴉盡」,古人多借昏鴉,意在渲染好景不長留。如「枯藤老樹昏鴉」,均是表現對景色的眷戀之情。此詞開篇就是昏鴉,一下子把聽眾拉進淒涼的意境之中:夕陽的殘暉終於還是盡了,天色漸晚,遠處的暮靄陰陰沉沉,而此刻詞人在房中憑窗呆呆地站著,他身著一襲白衣,一手背於腰後,一手輕撫下頜,目光透過窗子,迎向遠處!此刻的他是在思念誰呢?

心字香氣散發著嫋嫋微煙,將整個屋子靈繞。「急雪乍翻香閣絮」,突然間,閨房的窗外飄起了雪花,如柳絮般在空中飛舞著,「乍」字用得是相當巧妙!寫出了詞人被拉回現實的瞬間,詞人縹緲的思緒被這突然飄來的雪花所驚醒過來。寒風襲來,梅花已然綻開,想要賞一下梅花,驀然回首,卻發現心字形的香已經燃燒成灰了。

這「心字已成灰」可以說有兩種語境,一種是心字的香不管有多麼香氣迷人,此刻也已經燃盡成灰了,另一種是詞人的相思之情也已成灰!

這首詞雖沒有明顯的相思字詞出現,但整段詞都在通過景物描寫(昏鴉、急雪、心字灰),來反襯詞人對佳人深深的相思之情!可謂「盼佳人歸期,問雪,問梅,均不答」,實乃悲涼!

附上五言絕一首,以輔詞意:

《五言絕‧夜闌人惆悵》

夜闌人惆悵,無處話心腸。
本是多情人,愁情誰與唱?

~載自【看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