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參議院多數黨領袖麥康奈爾(Mitch McConnell),11月14日將《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提交院會審議,並啟動「熱線」機制。學者認為,這意義重大,未來國際間將會形成兩大價值勢力,所有國家都會在香港事件上選邊站。換言之,將促使各國在自由民主價值或是極權專制中做出表態。

所謂「熱線機制」是一種快速通過法案的方式。根據「美國國會台灣觀測站」分析,如果一項法案或決議案已獲得兩大黨的共識,這時候兩大黨的黨團會逐一打電話給每一位議員徵詢意見,這個非正式的行為叫做「熱線諮詢」(hotline)。

當諮詢完確定沒有人反對,該提案議員就可向議長提出「無異議同意」的要求,而議長(參議院多數黨領袖)就會裁示通過。通常等待審議的案子很多,這個方式便可以跳過排案的程序,優先處理已達成共識的法案。但只要有任何一位議員反對,就無法使用這個方式。

《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立法目的,旨在重新履行對香港自由民主的歷史承諾,以及針對在香港或中國大陸壓制基本自由的政府官員建立懲罰機制。

法案內容要求美國總統在法案通過後180天內,以及未來至少每年要點名、制裁侵害香港人權的人士。制裁手段包括凍結資產,以及讓這些人士及他們直系親屬無資格取得簽證、入境美國、獲得假釋或享受任何「移民與國籍法」(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的相關福利。現有的簽證,則可能被撤銷。

反共聯盟成形  港民主人士受鼓舞

台灣國際戰略學會理事長王崑義接受專訪時分析,美國這次率先當領頭羊通過法案,藉由香港事件,未來國際會形成一股「反共聯盟」,並且出現兩大價值的碰撞,也就是民主自由與專制政權價值的對抗,這就是香港反送中抗爭的意義之所在。

熱線機制等同快速通關的模式。王崑義說,這等於是支持港人追求民主自由,最後落實普選的目標,對於現在香港「勇武派」個是很大的鼓舞,對中共專制集權也是一大打擊。

他認為,美國希望把民主自由價值推廣到全世界,而非像中共將極權主義擴張至全世界。尤其是在香港在追求民主的過程中,卻受制於「一國兩制」,美國通過這法案,就是期望達到「助攻」的效用,這是很重要的意義。

港警攻入校園  超越各國想像

對於美國啟動「熱線」與港警攻入香港各大校園的關聯性,王崑義提到,一般國家對於大學校園總是採取自由開放、不干預的態度,保持其純潔性,沒有民主國家的政府、警察敢攻到校園裏面去的。他說,「(港警)現在都攻到校園去了,竟然可以在校園投擲淚煤氣、發射橡膠子彈,這已經超過西方民主國家的想像 。」如果沒有北京政府在背後授意,絕不會有這樣的動作。

這次法案的推手之一,是資深參議員魯比奧(Marco Rubio)和參議院外交關係委員會主席裏施(Jim Risch),啟動參議院可迅速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S. 1838)程序。修正後的參議院兩黨法案已於9月獲得參議院對外關係委員會一致通過。眾議院也在上個月全院一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接下來兩院將合併版本、遞交特朗普總統簽字後生效。

魯比奧和裏施對快速通過法案行動發表一份聲明。魯比奧在聲明中說:「現在,美國比以往任何時候都必須向北京發出明確信息,即自由世界與香港人在抗爭中會站在一起。」

香港法案重提四次  終露出曙光

回顧《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已非第一次被提及,新澤西州共和黨眾議員史密斯(Chris Smith)早在2014年就提出這項法案,並且在之後的每屆國會都重提,今年已經是第四次。這項法案一直被北京當局視為「干預中國國內事務的法案」。

不過之前數次提出的香港法案,雖然都有參眾兩院的版本(代表參議院、眾議院都有議員支持此案),但最後在會期結束時都只停留在提案階段。這次雙雙通過委員會,可說是重大突破。

史密斯日前談到,「以往每當我們要推動這項法案時,總有來自外交人員、專家、委員會主席,以及香港美國商會的反對。但這次不一樣了,香港本地的情況已經不同,而且大家越來越意識到,對於一個自由和自治的香港來說,時間已經不多了。」

他說:「國會傳達出一個明確的兩黨和兩院聲明:支持香港民主抗議者,同時強調北京必須履行其在簽署《中英聯合聲明》時對世界和香港人民所作的承諾。」

此外,日本執政自民黨一個保守派國會議員聯盟也通過決議,若中共不改變打壓香港民主運動的姿態、不重視人權的話,將不歡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明年對日本進行國事訪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