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揭露陜西千億礦權案在最高法院「卷宗神秘失蹤」,而備受外界關註的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有傳他不僅被限制出境,還遭到軟禁已逾半年。崔永元近日在中國傳媒大學65周年校慶日突然現身;網絡流傳出他與兩女一男的合照。崔永元再度現身,與中共高層博弈之間的關聯性,令人聯想。

崔永元時隔半年再度現身

11月10日,多名網友發佈與崔永元在中國傳媒大學的合影。有網友附文稱,「剛和家人準備出門吃面,在大門口和崔老師走了個對面,感覺崔老師有點憔悴,犀利的目光。」照片中久未露面的崔永元戴著帽子,穿著藍色羽絨服,面帶微笑合影。

11月7日,多名網友在微博發帖轉載據指是崔永元的微信帖文:「現在是11月了。從3月開始的失去部分人身自由至今未解套。去日本看病不行,去英國開學術會不行、去某國看女兒不行……只能在家看祖國。也不那麽生氣了,也不那麽著急了……思來想去,內心還是個奴才構造」。

不過,崔永元這兩天出席他多年前發起組織的口述歷史活動時「真人現身」。一篇博文寫著,「2019年11月4日至10日,第五屆『口述歷史國際周』於中國傳媒大學如期舉行。作為國際周的特別版塊,口述歷史之夜2019•中國口述歷史國際周特別發佈會於11月8日晚進行。」

崔永元與王林清聯手爆料千億礦權案黑幕

2018年北戴河會議以來,習近平接連引爆秦嶺別墅違建案與千億礦權案,掀翻陝西官場。千億礦權案牽連陝西官場、最高法院等政法系統、以及前陝西省委書記、現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等人。崔永元與王林清聯手爆料千億礦權案法院卷宗離奇失蹤,更與習當局部署清洗政法系統的行動相呼應。

今年2月18日,趙發琦在推特上發出王林清實名舉報最高法院院長周強的公開信。該信是由王林清在2018年5月15日所寫。

舉報信稱,周強指示院、庭領導銷毀他們幹預案件的痕跡,公然盜走正在審理中的案件卷宗,並偽造了全套案卷,炮制出中國司法版「水門事件」。

2月22日,中美貿易談判關鍵時刻,中共高層緊急召開政治局會議;22日晚間,中共喉舌新華社公佈「陜北千億礦權案」卷宗被盜事件調查結果,案情陡然「大逆轉」,主審法官王林清失蹤50多天後突然在央視認罪,引起輿論嘩然。

此次成立聯合調查組的四個部門中,現任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據稱是曾慶紅的表外甥,而現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趙樂際仕途發跡也極具江派色彩。另外,王林清被逼「央視認罪」,背後還有長期遭江派操控的中共文宣系統的配合。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當時分析,政治局會議之後,最高法院卷宗被盜案情「大逆轉」,王林清被逼「央視認罪」;很可能是江派糾集政法、文宣勢力及背後「大老虎」聯手,藉機中美貿易談判向習近平逼宮。

崔永元道歉聲明疑有「藏頭詩」

5月10日,新華社電訊披露,「最高法院『凱奇萊案』卷宗丟失等問題調查結果公佈後,公安機關對最高法院民一庭主力審判員王林清涉嫌犯罪問題偵查工作取得進展,王林清因涉嫌職務違法被監察機關立案調查。

崔永元當日在社交媒體上公開道歉,聲稱「堅決擁護」中央調查組的調查結論。而這和崔永元之前的態度發生了巨大轉變。今年1月14日,崔永元還曾在其微博上發出自己與王林清的照片,表示:「像不像親兄弟?可以一起死!」該微博後來被刪除。

有網友們認為崔永元的道歉聲明有「藏頭詩」。網友說,在崔永元的道歉信的200字中,就有3處錯別字。

其中,「做為一個從業多年的新聞工作者,做為一名高校教師」中的兩個「做」應為「作」;「反思個人在此事件上的作法」中的「作」應為「做」。可別小瞧了這兩個錯別字,崔永元的「藏頭詩」就是這兩個「別有用心」的錯字。網友懷疑這兩個錯別字是故意寫的,把兩個字「做」和「作」連起來,就是一個詞「做作」,其含義就是不真實,故意而為之的意思。

網友解讀認為,道歉信裏隱含暗語,或暗示其道歉只是不得已之舉。

同一天,崔永元的一則視頻在網絡上流傳,視頻中他自稱,自己每天要吃20多種藥,還說,「上帝讓我走了一回地獄。」被認為崔在暗示當局以種種手段,逼迫著他寫下這份違心的道歉書。

今年5月下旬,崔永元在推特上更換了置頂推圖,換上了一幅歷史典故中「指鹿為馬」的畫面。此舉被認為崔永元暗諷當局在調查「千億礦權案」中,指鹿為馬,顛倒黑白。

習近平警告趙樂際新一輪搏殺啟動

中共四中全會前夕,香港《明報》10月18日報道引述京城消息人士稱,趙樂際卷入主政陜西時發生的兩大案,秦嶺違建別墅案及千億礦權案,因而觸怒習近平,受到習的警告。去年12月,央視前主持人崔永元披露包括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批示的「秘密文件」。該秘密文件中,矛頭並非僅指向周強;被打格的部分內容,正是趙樂際擔任陜西省委書記期間對「千億礦權案」的批示。

時政評論員李燕銘分析,在趙樂際涉秦嶺違建別墅案及千億礦權案並遭習近平警告的消息被釋放後,四中全會結束不久,沈寂數月的崔永元再度發聲、現身,自曝遭變相軟禁逾7個月。崔永元最新動作與中共高層博弈動向之間的關聯性令人聯想,或預示千億礦權案第二季即將上演,中共高層常委級別新一輪搏殺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