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2日晚,警方衝入香港中文大學校園抓人,並動用催淚彈、橡膠子彈攻擊學生,抗爭者拿起鋪路石、汽油瓶還擊。隨著進入深夜中大儼然變成戰場。針對港警強攻校園,學者分析,因為上街抗議的大部份都是年輕人,因此當局鎖定培養自由意識的各大學,意圖摧毀年輕人受教的環境。當壓制了大部份年輕人後,就可達到削弱抗爭力量的目的。

香港數所大學內過去幾天衝突不斷,中文大學更是如同前線戰場,催淚煙霧瀰漫,燃起的火光熊熊,不少學生受傷。大學健身室則設立臨時醫療站,替數十名傷者處理傷口。上前線調停的中大校長也遭受到擲催淚彈攻擊。

24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12日晚間發表聯合聲明,緊急呼籲國際社會、各國駐港領事及組織,以及各界賢達,向掌權者施壓,在關鍵時刻守護下一代,勿讓30年前的六四悲劇重演。

對於港警在校園施暴一事,香港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江永祥日前在記者會上稱,根據公安條例,學校並非私人地方,警方也不容許香港任何地方變成窩藏罪犯的地點。他還聲稱,即使沒有搜查令,警隊相關條例也賦予警方法定權力,進入有關場所搜查、拘捕。

上述說法再次激怒港民,認為警方不尊重高等學府的自由和基本自治權,表示要抗爭到底。

中共以拖待變 煽動群眾對立

中山大學中國與亞太區域研究所副教授郭育仁接受專訪時分析,反送中抗爭沒有任何戰略,但戰術五花八門,導致北京政府以及港府,從6月到現在一路錯判形勢。一旦錯判形勢,北京就再也無法做出對的決定,但又無法向香港妥協,因為一妥協,香港反送中將對中國人民起到示範作用。

他提到,大陸人長期對香港有種矛盾情結,香港已回歸,一般老百姓不會去管一國兩制的細節部份,而且大陸人到香港總有些規範與限制,因而長期抱著這種想法,「香港就是我們的一部份,跩甚麼跩。」

郭育仁說,「97年香港回歸到現在,香港與大陸人矛盾其實一直不斷累積」,中共就是利用這點在從中挑撥。

他說,中共現在想要「以拖待變」,因為這次抗爭「無大台」,沒有明確的活動領導人,整體呈現鬆散模式,中共以拖延戰術意圖讓香港抗爭自己慢慢瓦解。接下來中共可能會刻意引導成「人民對人民的對立」,這分兩部, 一是中國大陸人與港人的對立,另一種是「港人對抗港人」。

他分析,因為抗爭久了,對正常生活造成不便,可能造成民眾間的矛盾。若是成功激化矛盾,北京與港府等於「事主變公親」,再從中作為第三者角色調停。

學者:中共栽贓反送中

港警強攻校園的行為引發國際批評,中共喉舌媒體《新華社》13日深夜發表一篇評論,指責抗爭者「與市民為敵」,有些「反中亂港」政客,將暴力犯罪美化為爭取民主和自由,其實是為了港獨,讓一國兩制名存實亡。

郭育仁認為,這就是對香港抗爭者採取「栽贓」手法,先扣上各種帽子抹黑,為北京與港府製造鎮壓的必要性以及理由。

至於為何會把目標鎖定在校園,郭育仁分析,有個主因,因為上街抗爭的都是年輕人,但卻沒有組織、抓不到領頭的人,就強攻校園,想將都是年輕人的校園控制住,達到控制縮小抗爭的目的。郭育仁說,這是港府與港警想要控制校園的主要邏輯。

港警與港民都是受害者

外界不斷懷疑中共武警混入香港警隊,暴力對待抗爭民眾,以及在中大校園的暴力行為。立法會議員歐諾軒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他們要求警方停火,不再發射催淚彈。他曾致電馬鞍山警方指揮官,有溝通,但發現「指揮官和前線警員不同版本」。

他說,前線警員根本不聽指揮官命令,繼續狂扔彈。他直言即使找到警務處長盧偉聰也無濟於事,「他都廢了」。

台灣智囊諮詢委員董立文受訪表示,雖無直接證據,但是有很多跡象顯示中共武警的確混入香港警隊。

他認為,這次反送中抗爭,香港警察與民眾都是受害者,最該負責任的是北京政府以及林鄭月娥,因為其不作為,讓香港局勢走到今天這一步。港府必須拿出具體有效解決方案,才有可能往好的方向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