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開三槍實彈,一名年青示威者受傷危殆;另外一名交通警員駕電單車前後繞了三圈撞向示威者,多名防暴擎槍指向巿民,又圍捕多間大學學生。更叫人難受的,多名警員出言挑釁,「開三槍太少」以及「多謝你地行出嚟俾我射」等,除了憤慨,只能夠說警察已全面成為統治者的「爛頭卒」,所用武力亦再沒有底線可言。

11月11日是紀念第一次大戰停火的國殤紀念日,卻不幸成為香港自由進一步淪陷的日誌。如果之前的開槍事件將示威者手持的膠喉渲染為鐵通,嘗試為開槍者找尋一個合理藉口的話,今次中槍者則是徒手而無任何武器,開槍的交通警完全沒有受到威脅,這一槍只能夠說是仇恨之槍,代表整個警隊並非在執法而是執行家法,這是香港的大不幸。擎槍指向巿民的光頭警長發帖聲稱,開槍才是國際標準,但他忘了如果外國示威者受到警察如此暴力對待,以外國槍支買賣如斯普遍,相信早已開槍還擊,而政府亦必然已經問責下台。網上有云:「除下武器和裝備之後,其實警察甚麼也不是」,只可惜現時警隊卻在變本加厲,而且情緒日益失控,開槍的心理關口打破之後,這種公器殺人的案例恐怕陸續有來。

警隊會否有眾叛親離的一日?會否有被掌權者視為棄卒的一天?天曉得!一般人都渴望這一天快點到來,這種期望未免過份樂觀。觀乎現在的情況,稍予人往好處想的只有兩點:一是警方公開聲明,指所有開槍的警員需要為個人行為負責,二是駕駛電單車撞向示威者的交通警員被勒令即時休假受查。相對以前警方發言人只是極力維護前線警員的違法行為,今次是首次有涉事警員被指要為事件負責。這兩宗事件涉案的都是交通警員,是否因為他們沒有蒙面又有編號所以未能全身而退呢?

警隊於短短半年內由所謂亞洲最佳警隊,一下子淪落成為違法而無紀律的嘍囉,只能慨嘆以往對他們的評價實在過譽。當警隊為著今天的威武而飄飄然的時候,希望他們別忘了自己始終是一枚棋子。政治不過是利益的計算,止暴制亂同樣是權宜之計,世上永遠沒有政權會長久倚賴武力手段而可以理順人民的反抗情緒。民主社會透過改選改組等疏導人民的不滿,極權社會則會捧一派打一派而令內部的鬥爭力量趨於平衡。由是觀之,恃著槍支在手卻不依法而行,罪證累積之後,下一步就自然會成為掌權者的代罪羔羊。

監警會早前聘請海外專家,英國基爾大學自然科學研究院院長Clifford Stott協助審視反送中運動以來連串衝突。小組日前發表聲明,直指監警會缺乏獨立調查權力,有必要加強取證等能力,方能交出臨時報告。聲明又指臨時報告只是初步結論,下一步要由有權力的獨立機構進行更深入調查。事件到此已經清楚不過,連監警會自己聘請的專家,亦開腔證明監警會實實在在是「冇牙老虎」一隻,不過林鄭在開槍事件之後召開記者會,卻反覆強調示威者的惡行,對警察的違法甚至違反人道行為完全不置一詞。

蘇格蘭諺語有云:「最盲的人不是眼盲,而是不願意睜開眼睛看東西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