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大學22歲學生周梓樂傷重不治後,港人在雙十一發起三罷(罷工、罷課、罷市)抗爭日,卻演變成港警「大開殺戒」的血案日。西灣河交通警察連開三真槍,令一名年輕人危在旦夕;葵芳交通警鐵騎撞人,導致起碼兩人受傷;防暴警進入香港大學、中文大學、理工大學等校園施放大量催淚彈,欲拘捕學生……全城在警暴下人心惶惶。特首林鄭月娥卻在鏡頭前繼續撐警,而警隊則公然造假,將開槍責任推到抗爭者「搶槍及搶犯」。

同日,一宗蹊蹺的「縱火案」在撐「送中」的「藍絲」中瘋傳,一名聲稱是被抗爭者點火「私了」的馬鞍山男子全身著火,但毛(頭)髮卻無損,身上也只是紅了一點。情形與被中共炒作多年的天安門自焚偽案,非常相似。該「縱火案」更成為林鄭口中暴徒的罪證。有分析認為,現在香港已經進入半淪陷時代,面對殺人強權,港人急需國際社會支援和自救。

警開三真槍 中槍學生危殆

由網民發起的名為「黎明行動」,昨晨6時起在各大社群廣傳,市民早上7時起在全港十八區多個地點,想辦法癱瘓交通表達對捍衛自由的決心。抗爭者在多個地區設路障,東鐵及港鐵部份車站暫停或關閉。

在港島西灣河太安樓附近,早上也有10名黑衣人堵路,遭交通警驅散。其中一名交通警在過馬路時突然轉身,拔出配槍,指著一名穿白色外套年輕男子,並箍住其頸,同時將槍口指向一名迎面步行的黑衣蒙面青年,雙方距離僅約1米。

該名手無寸鐵的黑衣蒙面人未反應過來,該交通警已在毫無警示下,向青年腹部開一槍,傷者當場倒地。另一名黑衣人撲出欲阻止交通警時,再傳出連環兩響槍聲。當時數十名圍觀及途經的市民立即驚呼四散。

大陸微博流傳的西灣河開槍事件假消息。(微博擷圖)
大陸微博流傳的西灣河開槍事件假消息。(微博擷圖)

手無寸鐵路過相助 卻被誣搶槍和搶犯

據悉,腹部受傷的年輕人,是21歲的香港專業教育學院(IVE)男生周柏均,其後送到東區醫院救治,目前情形況不容樂觀。消息稱,子彈射入腹部右邊第9條肋骨附近,經手術後已取出子彈。其右腎全個需要切除,因傷及右肝,另四分之一個肝臟也要被切除。

另一名西灣河槍擊案中被捕者胡子鍵的代表律師、前立法會議員鄭家富律師到醫院探望。他說:「今次事件是開埠以來令港人十分震驚之事。」周柏均和胡子鍵只是路過,欲到西灣河看連儂牆有否被破壞,後見到一名白衣男子被警員捉住,欲上前了解時,見到有槍指向自己,下意識撥開,卻被槍擊。

鄭家富指周柏均是近距離,且無工具在手之下,面對冷血一槍,更要被控非法集結罪,認為事件嚴重及無良。

面對冷血三槍,香港全城沸騰。不少街坊市民隨即趕到案發現場,斥責警方瘋狂開槍,並高呼「香港人報仇」。

除西灣河外,在沙田及東涌,有警員曾拔出配槍及擎槍。葵涌則有交通警察開電單車數度衝向抗爭者,情況非常驚險。

警方下午4時在例行記者會上被問到開槍事件時,港島總區指揮官郭柏聰承認在事件中拘捕兩個人,卻聲稱其中一人涉及搶槍,腹部中槍目前留醫;另一人則是因為搶犯。郭聲稱警長再開兩槍,沒有擊中人,又稱「電光火石間」,警員無任何辦法給任何警告,聲稱「他用佢嘅能力去保護自己同保護支槍」。

至於交通警撞人事件,從影片片段顯示,有駕駛電單車的交通警在葵芳驅散蒙面黑衣人期間,多次衝向人群,有人差點被電單車撞到。即將調離的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表示,涉事的交通警已即時停止在前線工作並休假。

暴力源頭是警察及政府

面對全城怒火,特首林鄭月娥昨日下午會見傳媒時,繼續譴責所謂抗爭者「暴力衝擊」,同時高調撐警開槍,聲稱「作為執法者要在很突發的情形下、很緊急的時候作出應對是有一定的實際困難,但這不等於不須要依法依規來辦事。我相信警方是高度重視這些個別事件,亦會採取適當的行為和工作。」

民間人權陣線重申,暴力場面是沒有人願意見到的,但林鄭月娥自6月以來,一直依仗警暴解決政治問題,多次以暴力鎮壓和平集會,漠視民意,一再拒絕回應市民的訴求,激發越來越多的武力抗爭場面,警隊以更暴力更瘋狂的濫權回應香港人的憤怒,令到香港進入今時今日的境況,這個演變過程便是正正告訴林鄭月娥︰「暴力不會解決到問題,暴力只會衍生更大暴力。」

泛民主派則發表聲明指,林鄭指「政府與警隊上下一心」,此心是黑心。林鄭窮兵黷武鎮壓民意,已不配再做香港特首,依仗警暴茍延殘存,將令社會陷入長期撕裂狀態。聲明稱,林鄭一再將亂局責任推卸予口中「暴徒」,但眾目睽睽之下的「暴」,其實是源自警察及政府。

微博聲稱開槍為保護兒童

西灣河開槍片段,透過新聞記者冒死紀錄,在網絡廣傳。但在大陸微博卻流傳另一個版本,聲稱是「暴徒攻擊裝滿內地孩子的幼兒園校巴,並投擲燃燒彈,英勇的警察為了保護祖國幼童,向暴徒開槍自衛。」

分析:警方失控 源於黨管變極權

時事評論員潘東凱稱,警察今次開真槍較十一更離譜,而且看到警方大話連篇。上次中槍的18歲學生,只是拿白色膠棍,卻被警方栽賬陷害,變成鐵管。今次中槍學生只是兩手空空。

另外,救援過程中,有數名防暴警不斷翻動中槍者的身體,「突然間把他提起來,就當他是一個公仔那樣去玩。我覺得這次的恐怖的地方,這樣一個受槍傷的人,他(警察)還在那裏將他又提起來又放下來,又(把他)的身體反過來,我覺得這件事情,其實你阻止那個救護,已經是罪無可恕了;除了污辱性之外,你是直接可以導致他的生命受到嚴重的威脅的。」

潘東凱直言,從最近一系列事件,包括前一天封鎖又一城商場的血案,說明警隊已經完全失控。而開槍的指引早在9月30日已經修改。

至於警隊為何變質?潘東凱表示,有合理懷疑警隊的編制已經改變,「即被它(中共政法委)收編,直接由黨控制。這個香港的黨是殘缺不全的,香港的黨是一個地下黨。地下黨它的職能是不清晰的。變成更加不受控。」

他形容今次反送中事件比六四開槍更殘忍。因為六四中共短時間內已鎮壓,但香港卻看不到有終結的那一天,「香港會變成一個燃燒不息的廢墟和一個永遠流血不止的傷口」。

潘東凱強調,港人一定要作最壞的打算,並急需全世界的緊急救援,「只有它(中共)一意孤行,不肯回頭,等於人家的人質在它的手上,你開槍打死一個暴徒,那個人質都會死的。這是一個人道危機。」

但他相信,歷史總是相似的。中共神話不會長久,過程中也讓港人進一步看清中共殺人的暴力面目,香港人就堅持按照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抗爭,正如30年前的柏林圍牆倒塌一樣,「中共可能在一夜間倒塌」。

離奇縱火案  疑點重重

在港警開槍震驚全城乃至國際社會之際,昨日中午12時許,馬鞍山發生一宗縱火案,在「藍絲」(反對抗爭的群體)中廣傳,並由與中共關係密切的東網率先報道。

據東網稱,一名綠衣男子在一條連接馬鞍山公園及海栢花園的行人天橋上,懷疑與人因政見問題發生肢體碰撞,多人包圍綠衣男理論,期間有人叫囂「返大灣區」。一名身穿黑色衣褲帶口罩男子突從人群衝出,向綠衣男淋潑懷疑易燃液體,其後點火,綠衣男全身著火,他迅速脫掉上衣,火種自行熄滅,地上亦有一處被燃點火種。現場人士見狀紛紛走避。

有網友質疑,為何火勢這麼大,綠衣男卻毛髮無損,身上也只是染紅而已。也有網友質疑:「不知淋甚麼,這麼快燒完。」

前導演蕭若元懷疑著火綠衣男是特技演員,身上搽了防燒膏,故火迅速被撲熄,而綠衣男卻走到很遠不讓其他人查看他有無損傷。背後應該有人一早拍好,準備用來抹黑抗爭人士。不過,蕭若元事後發聲明道歉稱,有報道稱綠衣男入院危殆,故無條件收回言論,又表示不贊成「私了」。但他補充:「以前拿刀刺「黃絲」(反送中抗爭者),致腸都外露的人,亦應該受到法律的懲罰,亦應該受到輿論譴責。」

值得留意的是,此事件與11月6日立法會議員何君堯遇襲與8月30日晚上一名休班警員遇襲有相似之處:其一,都是東網第一時間迅速發稿;其二,都是疑點重重,有自編自導之嫌;其三,都是在中共起殺機想要暴力鎮壓前夕。 

中共縱火案造假有前科

有分析指,港警在全世界注視之下對港人施暴,一個可能是命令直接來自中共,另外一個可能是大陸警察裝扮成港警所為。同時,中共惡意煽動黑幫、黑警、特務等,甚至警察喬裝混入抗議人群故意製造和引導嚴重暴力反抗行為,製造紅色恐怖氣氛。

下面僅以今次反送中運動的離奇縱火案為例。

8月11日,銅鑼灣放火事件中,一名身穿代表示威者的黑衣人,但腰間別著半自動手槍,頭上戴著極似廣州特警裝備頭盔的人士,點燃汽油彈抛擲。後來港媒起底發現所謂的縱火暴徒實際是警方飛虎隊成員。

8月31日,遊行中,記者發現燃起火光的大都是背後有亮LED燈的黑警。但與此同時,官媒大肆誣陷港人暴亂、恐怖主義,把警察冒充香港抗爭者放火說成市民所為。

這和當年中共為迫害構陷法輪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製造自焚偽案;在六四屠殺中,讓軍人偽裝成「暴徒」;在屠殺藏人中,讓武警偽裝成僧侶等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