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一篇報道,無界新聞的辦公室曾被一百名流氓上門破壞,並佔領該媒體的辦公室12小時。」大陸媒體人「呦呦鹿鳴」說,「只可嘆,此時,我當年的同事們也早已經散落江湖。」

11月8日,大陸媒體人「呦呦鹿鳴」在網誌發表題為《一個空前的時代,真相和記者都不會沉寂太久》的文章說,2016年3月4日,無界新聞在「一帶一路」欄目,突然刊登一篇題為《關於要求習近平同志辭去黨和國家領導職務的公開信》文章,結果被關閉。

11月8日是中共2000年定下的「記者節」,官方舉辦慶祝活動。《雲南信息報》報道,省委宣傳部、省新聞工作者協會在昆明舉行「慶祝第20個中國記者節暨第35屆雲南新聞獎」頒發報告會。海南省則舉行「新聞界慶祝第二十屆中國記者節暨表彰大會」。上海市松江區舉行「慶祝第二十屆中國記者節」活動。

老記者:中國記者退出舞台 希望這是暫時

中國西北地區一位從事新聞職業數十年的老記者馮遙,周五(11月8日)接受自由亞洲電台採訪時,感嘆中國的記者因受到諸多限制,每次發生社會事件,記者很難讓民眾得知真相。

他說:「唉,你還記得今天這個日子,我都忘了。你還在朝,我已在野。不過說起新聞這個行業,屬於一個沒落的行業;說起記者這個職業,是一個很無奈、是一個該退出歷史舞台的職業了。當然,希望它是暫時的。」

自由亞洲電台援引異見人士王愛忠的話說,相比2008年「三聚氰胺毒奶粉事件」被媒體曝光轟動世界,當下的大部份記者似乎選擇了沉默。

「十年前的媒體和記者還有一些言論的空間,能夠對一些官員的腐敗,濫用職權,包括社會的黑暗面進行調查報道。10年後的今天,在媒體姓黨的大背景下,媒體和記者對社會陰暗面的報道,都可能被認為有損於黨的利益、黨的形象。」

中國記者得做鸚鵡當「寵物」?

有數十年採訪經驗的馮遙對自由亞洲說,年輕人如果想從事新聞行業,娛樂或體育記者要相對容易些。但要承擔作為一個記者的使命,要使自己的報道喚醒社會,幾乎不可能。

他批評某些記者惟命是從,放棄職業道德:「放下身段,彎下腰,彎下脊樑,做個寵物,做個鸚鵡。我現在難以啟齒,人在做,天在看,害人者終歸要害自己。」

有記者私下抱怨,有好新聞卻被宣傳部門禁止報道。2008年北京奧運會後,記者再也不能報道類似毒奶粉、毒疫苗、官員貪污腐敗等揭露性事件。

最近幾年,中國媒體被迫放棄對社會事件的調查報道,而自媒體正在謹慎進行一些嘗試,比如用一張圖片或一段影片告訴網民在何處發生了甚麼事。

中共整肅媒體 大批報紙自媒體關閉

中共近年來大肆整肅媒體。北京市網信辦微信公號去年12月發消息稱,關閉了11萬個自媒體帳號。

而在11月,中共國家網信辦約談騰訊微信、新浪微博,並集體約談10家用戶端自媒體平台,責成平台按照全網一個標準,全面自查自糾。

公安部當時發佈消息稱,2018年,各地已有31家網站被關閉,1,100多個各類網絡大V帳號被封禁,67人被抓,80多個企業單位被涉及。

不少都市類報紙也紛紛關停。今年1月1日,《北京晨報》、《法制晚報》發出正式休刊的消息。與此同時,還傳出《黑龍江晨報》、《新晨報》、《贛州晚報》、《安陽晚報》等等十家媒體,元旦當天或元旦前停刊的消息。

去年,國際組織「無國界記者」發佈報告稱,截至12月18日,中共囚禁記者數量達60人,位列全球之首。其中四分之三(46人)是公民記者,只是在社群媒體發表帖文就被關押,並常常受到非人道待遇。至少10人在中國監獄面臨死亡危險。

王愛忠認為,未來記者的生存空間還會越來越小,環境更趨惡劣。

不過,時事評論員袁斌認為,在互聯網出現之前,媒體一直都是被中共獨家壟斷。然而,隨著互聯網的出現和飛速發展,特別是自媒體的應運而生,越來越多中共編造的謊言被戳穿。

「不管中共怎麼封殺自媒體,都無法阻止民眾想方設法去獲取真實的資訊,都無法阻止真相的傳播。」他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