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前的重大事件,是一連串現代寓言,展現了選擇的意義。

一、東德政府關於「六四」的兩份聲明

1989年6月4日凌晨,中共血腥鎮壓學生運動,震驚世界。西方各國政府和媒體對之嚴厲譴責,而前東德統一社會黨總書記埃里希・何內克則稱:「武力鎮壓反革命人士是對的。」6月8日,東德人民議院發出聲明,稱北京事件是中國內政,他們堅信,中國會繼續走在社會主義道路上。

1989年10月7日,在東德40周年國慶活動上,前蘇聯總理戈巴卓夫向何內克提出建議,應當實行改革。他說:「生活會懲罰那些遲到的人。」何內克拒絕提議。

10月9日,近7萬人在萊比錫舉行了前所未有的大遊行,要求自由,示威迅速擴散到東德其它城市。10月18日,何內克被迫辭職。11月9日,柏林牆倒塌。12月,東德共產黨政權被推翻。

1990年6月,新的東德政府通過公開選舉的人民議院發表了第二份關於「六四」的聲明:「對一九八九年六月八日的聲明表示公開道歉,人民議院全體成員,對死難者表示深切哀悼。」

兩德統一後,何內克逃亡到蘇聯,後被引渡回德國受審,被控叛國罪。他雖然避開了終審,卻無法洗脫恥辱和罪名。「懲罰」當真應驗了。

二、北京-柏林

2019年6月4日,在一次討論會上,兩名前東德「異見人士」講述了「六四」經歷。據德國之聲報道,斯蒂芬・希爾斯貝格(Stephan Hilsberg)和安德烈・舍恩菲爾德(Andreas Schonfelder)分別談到,北京的流血事件發生後,大多數東德民眾都不知道自己的國家將向何處去,許多人也擔心政府會採用「北京模式」鎮壓民間抗議。他們分析說,東德當局沒有使用武力,主要是因為戈巴卓夫多次強調,蘇聯不會進行干預,另一方面,中共因為鎮壓而遭到國際孤立,這讓經濟陷入困境的政府有所顧忌。

當天與會的柏林自由大學副校長、漢學家余凱思(Klaus Muhlhahn)認為,中國爭取民主的學生鼓舞了東德和東歐:「要是沒有這些抗議的中國年輕人,東歐民眾也許不會有那麼大的勇氣。」

1989年,北京被坦克和槍彈染紅,盛夏在恐怖中凍結。秋天,東德人民和平地推翻了共產極權的高牆,創造了真實的奇蹟。萊比錫大學的校長曾說:「難以置信,沒有人被殺,沒有人受傷,沒有一塊玻璃破碎,就像有位天使從這裏路過灑下了鮮花。這是我一生中最值得回憶的一刻。」

一位親眼目睹柏林牆邊狂歡場景的德國作家寫道:「就像聖靈降臨,就像天使張開了翅膀……」

這一次,希望,從歐洲傳向遙遠的東方。

三、柏林牆——選擇的考題

1.「我們不願像從前那樣活著」

自從兩德分離,東部民眾一直嚮往資本主義的西部,因為那裏不僅有民主、自由,也建築了更豐富、繁榮的物質基礎。近三百萬人從西向東流亡就是最好的證據。東德居民甚至把西德親戚寄來的香蕉視為珍品。

1989年10月9日,7萬萊比錫人走上街頭,舉行了幾十年未有的大遊行。當時,政府要嚴厲鎮壓的消息四處流傳,人們雖然感到恐懼,可還是決定踏出「安全區」。

市民埃瓦爾德・迪姆一家三口就在遊行隊伍中,看到全副武裝的警察在卡車裏待命。他說:「我們高呼『我們是人民!』如此壯觀的場面使我受到鼓舞。我們的眼裏閃爍著淚花,說不出是出於喜悅還是害怕。我們不知道降臨到自己頭上的會是甚麼,我們只知道一件事,我們不願再像從前那樣活著,管它降臨到頭上的會是甚麼!」

這次遊行是一根導火線,引發了各地的抗議浪潮,群眾喊出了「我們要像西德人那樣生活」的口號。11月4日,50萬人聚集在柏林亞歷山大廣場,要求言論和新聞自由。東德人民的意志,推倒了柏林牆,也改變了自身的命運。

1989年10月23日星期一,德國民眾在萊比錫舉行遊行。(德國聯邦檔案館/Wikimedia Commons)
1989年10月23日星期一,德國民眾在萊比錫舉行遊行。(德國聯邦檔案館/Wikimedia Commons)

2.執政者的決定

面對人民的吼聲,東德共產黨領導人沒有開槍,不管是出於恐懼、權衡還是別的何種理由,這一決定最後導向了和平、統一,戲劇性的變化如水到渠成,令人萬般驚訝、又歡欣鼓舞。當年,戈巴卓夫選擇順應潮流,不僅促進了東歐和蘇聯的民主進程,也為自己贏得了一個從容的位置。

1989年11月28日,西德總理科爾令人驚訝地在聯邦議會上提出《十點計劃》,描述了德國統一的步驟,包括立即對東德進行人道主義和經濟援助、兩德部份政府機構逐步合併、兩大陣營裁軍等。科爾在位期間,提高了向東德旅遊者提供的「歡迎費」,放寬了緊急家庭團聚限制,西德政府向來自東德的逃亡者提供就業、免費職業培訓和免費住房等。這些慷慨而人性化的政策,解釋了數百萬東德人用腳投票的原因。直到今天,東部德國在基礎設施和經濟發展力等方面均落後於西部,凸顯兩種體制的本質差異。科爾因其對德國統一和歐洲一體化做出的貢獻獲得了非常高的聲望。

3.你無權忽視良心

人人面臨選擇,軍人更無例外。「把槍口抬高一厘米」的道德典故即源於柏林牆邊的射殺。不過,事件的真實版本是這樣的。

1989年2月6日,東德青年克里斯・格夫洛伊(Chris Gueffroy)在翻越柏林牆時被守衛英格・亨里奇(Ingo Heinrich)擊斃。亨里奇於1992年1月被判處三年半徒刑,他在法庭上稱,「我當時是遵循民主德國的法律和指令。」法官西奧多・賽德爾(Theodor Seidel)在宣判時表示:「不是所有合法的事情就是對的。」「在20世紀末,在代表權力機構殺人時,沒有人有權忽視自己的良心。」他還說過,開槍的士兵觸犯了基本人權,因為被害人的唯一「罪行」就是想要移民。

良心與命令,這是更加嚴肅的選題,人間的法庭也無法忽視道德的至高存在。

四、柏林牆的啟示

今天,世界正面對中共的挑戰。大陸亂象滿地、民怨沸騰;香港是抗爭的前沿。中共以「第二大經濟體」釋放威懾,試圖推行新的極權監控樣板。更多人在呼喚自由,在為自由而奮戰。柏林牆的故事提供了重要的參照,而更遠一些的預言同樣值得重溫。

1953年1月19日,美國總統杜魯門在離職演說中談到了共產主義。他說:「共產黨人的世界擁有很多資源,貌似強大。但是他們的社會存在致命的缺陷,那是一個無神的、奴隸制的體系;沒有自由,沒有自願。鐵幕,秘密警察,頻繁的清洗,這些都是巨大的、根本性的虛弱的症狀——統治者懼怕自己的人民。」

「長遠來看,我們的自由社會以及我們的理想的優勢,將戰勝一個既不尊重神、也不尊重人的制度。」「不管共產黨的統治者們是否會自願地改變他們的政策,或是變化以其它方式出現——我都深信不疑,變化必將到來。」

* * * * * *

一道阻擋自由的隔離帶,被催生,又被摧垮。不同的決策和選擇,造就了歷史的悲劇和喜悅。這其中,蘊含了多少深刻的教訓,閃現著希望的啟示,今日世界可曾領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