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9年以後,我因修煉法輪功,幾次被抓進北京的看守所,耳聞目睹了很多現實版的「聊齋故事」,現如實記錄。

2008年,我在北京崇文看守所碰到一個小偷。 她是內蒙人,不到40歲,看起來非常精幹,她說自己做生意很多年了,來往於呼和浩特與北京之間,盜賣內蒙的防護林。她做得很成功,家裏家外都靠她。

她奶奶在內蒙農村,拜「菩薩」,說是「大仙兒」。她每次去看奶奶,就跟著拜,後來奶奶去世了,她就把這個菩薩像拿回自己家,沒事也燒香叩拜,希望「菩薩」可以保佑自己發財。

她喜歡逛呼和浩特市(呼市)的外貿商店,裏面都是自選的高檔食品、衣物。一次她去拿一盒進口朱古力,耳朵裏突然就有一個細細的聲音說:「你往外走吧,不用給錢,沒人能看見你。」這是哪兒的聲音?她很奇怪,那個聲音又說:「你拜我,總給我燒香,我能不保佑你嗎?你拿著它往外走吧,肯定沒人看見。」

其實這盒朱古力,平時她也是買得起的。但她感覺當時自己朦朦的,不由自主就拿著朱古力,經過了收銀台,徑直就走出去了,果然收款人沒看見!第一次她還膽膽突突,後來膽子越來越大,她就開始明目張膽地偷東西了。雖然很多東西她都買得起,但不花錢就能得到,對她還是很有誘惑的,她知道,她拜的「菩薩」一定會「保佑」她。

她出差到北京,已經習慣在北京的自選商場裏偷東西了,從沒有失手過,直到這次。

這次她來北京前一天,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和二十多人睡在一個大鋪上,而且都穿一種灰色大馬甲。她很奇怪,這是甚麼地方啊?第二天她兒子還發燒了,丈夫就勸她不要出差了,但感覺有甚麽東西催她一樣,最後她還是上了進京的火車。

下了火車,她在北京六里橋的一個大商場裏逛,看上了一雙名牌旅遊鞋,二千多元錢。像往常一樣,她拿著它大搖大擺地走出了商場門。但保安很快追上來,說她盜竊。警察調了監控,就給她戴上了手銬。

在被押往看守所的路上,她看見車外有一尊大佛像,那大佛垂下眼睛,注視著她,她感覺那大佛對她說:「你看你,怎麼點化都不行,就是貪啊!你要遭現世現報。」

一進監舍,她一看,這不就是她夢中夢到的地方嗎?二十幾人都擠在一個大鋪上,都統一著上「崇文看守所」字樣的馬甲號服。

我告訴她,她可能是拜了「附體」,招來不好的東西上身了。她說她拜的是觀音菩薩像啊。

「如果你拜的是觀音,觀音怎麼可能保佑你偷東西?一定是動物才會讓你幹壞事的。」然後我就和她說了附體的危害。

她非常吃驚:「我經常夢到黃鼠狼,以前老家人也說過我奶奶身上有黃鼠狼……」

我在北京七處時,也曾見過一個詐騙犯拜「神」。一個福建的女孩,剛剛18歲,她和她的團伙專門詐騙北京高校老教授的錢,數額巨大。

開始我覺得她很特別,每天早上她都在監舍的監控死角,躲著監控雙手合十,她低垂雙目,口中念念有詞(當時不允許有押人員在時,做雙手合十的姿勢,所以她背對監控)。我問她在幹嘛,她說她祈求神保佑她早點出去。

她很天真地告訴我,他們那個詐騙團伙包括老闆,都拜「神」燒香,以「保佑」他們詐騙成功,她家鄉一個村的人,都以詐騙維生,都信「神」拜「神」,她父母也天天燒香保佑她「不出事」!現代人以為自己信神,燒香拜「菩薩」,卻不知道拜的「菩薩」上面到底有甚麽東西。

想想那個內蒙女人還算幸運的,因為有佛點化她,讓她現世現報以促她清醒啊。後來我下了監,就不知她的情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