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首宋朝李禺寫的「丈夫思念家中妻子」的妙詩,意境相當高遠,頭尾正反順逆讀之皆可成篇,但意思全然不同。 

枯眼望遙山隔水,往來曾見幾心知;壺空怕酌一杯酒,筆下難成和韻詩。

途路阻人離別久,訊音無雁寄回遲;孤燈夜守長寥寂,夫憶妻兮父憶兒。

若從後面逐字反讀則成了一首「妻子思憶外地之丈夫」的詩:

兒憶父兮妻憶夫,寂寥長守夜燈孤;遲回寄雁無音訊,久別離人阻路途。

詩韻和成難下筆,酒杯一酌怕空壺;知心幾見曾來往,水隔山遙望眼枯。

很有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