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6日,新華網刊載了對前民主德國總理漢斯・莫德羅的採訪,莫德羅談到,德國統一近30年,但是東西部地區仍然存在很大的差距,特別是在經濟方面,這些差距還引發了政治和社會問題。

在柏林牆倒塌30年之際,新華社這篇報道的弦外之音是甚麼?網友給出了兩種解讀,其一:這是在暗示,兩德還不如不統一?其二:差距當然是前東德政府的責任,難道要怪西德嗎?

當下,中共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強調黨領導一切,其喉舌發佈的稿子肯定不是要頌揚資本主義。但是,不管它的用意何在,它無法否認,正是深刻的共產主義烙印,造成了難以消除的德國東西之界。

綜合媒體報道,德國官方的統計數據顯示,德國東部在居民收入、基礎設施、醫療、教育、住房等各方面的水平都低於西部。東部工人短缺,高級人才的比例落後於西部。另外,宗教信仰的差異也不可忽視,例如原東德地區受無神論的影響,無信仰的居民比例高於西部。

自兩德統一後,德國政府向原西德地區各州納稅人徵收「團結稅」(也被稱作「統一稅」),用於建設原東德地區的公共基礎設施、負擔國有企業改制以及社會綜合援助等,截止期限為2019年,每年徵收額為120億歐元。持續29年的巨大補貼和扶助依然不能消除地區間的差距,這正說明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的失敗。

1963年6月26日,美國總統甘迺迪在西柏林發表演說,抨擊了共產主義,他說:「世界上有許多人確實不懂,或者說他們不明白甚麼是自由世界和共產主義世界的根本分歧。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共產主義是未來的潮流。讓他們來柏林吧。有些人說,我們能在歐洲或其它地方與共產黨人合作。讓他們來柏林吧。甚至有那麼幾個人說,共產主義確是一種邪惡的制度,但它可以使我們取得經濟發展。『Lasst sie nach Berlin kommen.』(此處為德語,意為:讓他們到柏林看看。)」

1987年6月12日,列根總統在著名的勃蘭登堡門演講中說:「但是今天的西方,我們看到一個自由的世界,已經到達人類歷史上不曾有過的繁榮昌盛。在共產主義世界那邊,我們看到的是失敗、技術落後、人民健康水平的下降、甚至無法滿足基本的生存需求……過於匱乏的食品供應。」

兩個德國、兩個柏林,曾經長期分隔,一邊是自由,一邊是鐵幕。1949年到1961年,大約250萬東德人冒著被射殺的危險逃入西柏林。自柏林牆建起至倒塌,大約5000東柏林人嘗試翻牆,其中136至245人被槍殺,另有3221人被逮捕、260人受傷。美國前國務卿迪安・魯斯克曾把柏林牆喻為象徵共產主義失敗的紀念碑。

今日,德國東西部的多方面差距詮釋著紅色極權的遺禍,而中共卻在高喊「堅持黨的領導」。中共依靠人民的貢獻,修建了華麗的城市櫥窗,以一幢幢摩天大樓和搶購奢侈品的人群向外界炫耀體制的成功。但是,在富貴的金字塔尖下面,是幾千萬、上億的貧困人口,是十幾億被剝奪了自由權利的中國公民。大饑荒、虐殺、污染、信息封鎖、人權迫害、經濟不振、揮之不去的豬瘟、不斷攀高的荒唐肉價,以及香港的抗共風暴都在驗證上世紀兩位美國總統於柏林發出的論斷。

俄羅斯前總統葉利欽曾說:「我認為共產主義在蘇聯國土上試驗了70年,是人民的一場悲劇!」「共產主義只是一個美麗、愚蠢的烏托邦,雖然還有些國家虛偽地堅持,但是我相信這些國家的人民會慢慢發現這個事實的!」

這番話說給中共聽,也說給那些被謊言矇蔽,或者被利益誘惑,因而與中共交好的政要或個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