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會後,港警濫捕濫暴進一步升級。香港資深媒體人練乙錚認為,香港已陷入一個死局,問題要比新彊嚴重。既然政府怕惹警察不作獨立調查,港人可眾籌將港警告到海牙法庭,由國際法庭對他們作出仲裁。

中共第十九屆四中全會後,僅在11月2日,港警濫捕200多人,被打傷多人,其中需要送醫救治的至少54人。3日,港警又在多區抓人並舉槍清場。導致在太古城出現砍人、咬掉議員耳朵的血腥暴行。

有專家指出,這是中共精心製造的陰謀,用超限戰製造白色恐怖,撕裂香港社會。

時事評論員練乙錚接受《蘋果日報》訪問時說,香港已陷入一個死局,問題要比新彊和西藏都為嚴重,中共明顯對香港深層次矛盾無計可施,香港人跟中共的對立是漢賊不兩立,如何解決要看統治者智慧,無智慧就只會一直攬炒(玉石俱焚)下去。

練乙錚表示,短期看不到化解香港局勢的可能,五大訴求合情合理,責任在政府一方,但撤回送中議案後,政府竟推出《禁蒙面法》,根本火上加油,香港已失去多條人命,人身自由又受損,林鄭不問責如何對得起香港人?

事到如今,政府不肯退讓,港人現在已經做好和中共攬炒的準備。面對如此膠著局面,只能按國際慣例就應該找海牙法庭仲裁解決。

練乙錚說,政府怕惹警察不滿而不作獨立調查,香港人大可眾籌將港警執法行為搬到獨立的海牙法院,由國際法庭對他們作出仲裁,判斷是否真的侵犯人權,將整件事件國際化。

他舉例說,菲律賓早年曾在海牙提出南海主權仲裁案,雖然中共沒有代表應訊,但菲國勝訴後在國際間立下案例,證明南海不屬中國主權範圍,然後美國就更加大條道理派軍艦巡邏,中共再反對也無用。

港人一個做法就是可以到海牙提出仲裁,籌到錢就要求仲裁港警行為,逼政府接受裁決。

海牙有一個常設仲裁法院,已有100多年歷史,中共是參與國之一。(JUAN VRIJDAG/AFP via Getty Images)
海牙有一個常設仲裁法院,已有100多年歷史,中共是參與國之一。(JUAN VRIJDAG/AFP via Getty Images)

海牙有一個常設仲裁法院,已有100多年歷史,中共是參與國之一。香港在2011年6月通過了《香港仲裁條例》,讓法例能與國際仲裁製度接軌,目的是有意把香港發展成為國際仲裁中心。

因此,即使海牙法院對港警執法行為作出不利的仲裁,特區政府都理應大方接受裁決,否則定會造成非常尷尬的局面。

練乙錚認為:香港政府更可以藉仲裁作為下台階,在國際上取回一些公信力,恢復外商來港投資的信心。因為香港是中國的一塊肥肉。

中共官場各個派系,都有人在香港搞私募基金多年,那是通往國際的資本,不同派系在香港都有利益,不想亂。

如果外資和港資撤退,用紅色資本、國有企業來補位,這樣對中共其實不是好事。所謂一國兩制的初心,是保持香港的國際商貿、金融中心地位,這是香港對中國的最大價值。要用紅色資本來補位的話,只能「紅水滾紅魚」。

紅色資本也不想看到「紅水滾紅魚」這樣的局面,走資即代表香港風險高,如果國企沒有選擇,硬接命令來港,只會令港人更加抗拒,日後「被裝修」就更加普遍,下一波抗爭再來時,紅色資本就是矛頭。

至於香港的老牌商家,中共甚至想將政治矛盾罪名轉給資產階級,將地產商說成是香港深層次矛盾的元兇,這會令本地資本家產生很大的疑問:跟你中共合作多年、助你改革開放,忽然被說成是罪人?政治矛盾轉嫁到我們商家身上,死到臨頭拿我們做擋箭牌?

練乙錚說,事實上,過去十年,炒高地皮好多都是中共紅色資本,但中共忽然把責任推給港商,他們氣不過都會撤資。而外商、港商走資對大陸不會是一件好事。

練乙錚預計,如中共不變,本地與紅色資本矛盾將會加劇。今次商界沒有像2014年佔中運動時高調發聲,是因為他們明白眼前亂局是政府一手搞出來的,早在《送中條例》一出,商界就已經反對。

他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的地位至關重要,中共不會想香港變成一個只是紅色資本掌控「紅水滾紅魚」的地方,否則會有很大損失。#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