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支持本地消費,一班朋友見面食飯的次數反而增多,但每次在不同地區晚飯,酒樓食肆大多門庭冷落。很多時一間大酒樓,全晚也只得數枱客。有天在尖沙咀廣東道旅遊區一間酒樓,全晚只有8枱人,7枱是說普通話,當中3~4人的有5枱,8及10人的各佔一枱,而我們6個香港人就一桌。8枱客集中在一角落,使空蕩蕩的大場,完全失去往日旅遊區的人氣,雖然帶來相對清靜的環境,但晚市消情如此,真不知經營者怎樣才能捱過這經濟嚴冬?

與侍應閒聊,其中一位說:「除了示威遊行影響本地市民外出用餐,很大程度上,地鐵提早結束服務,對飲食零售,影響更大。每天要趕在地鐵停止服務時回家,誰有閒情慢慢享受飲食及消費?顧客要趕回家,員工也要趕下班,交通停滯,一切亦被迫停頓。況且有時遇上未知的民眾聚集,警方的摧淚放提就例牌加送,說句實話,警察出現,就鷄飛狗走,全無生意。示威者行完都要醫肚,但摧淚彈一出,我們零售飲食就喊得一句句,更加一鶴眼淚。」

有位朋友說:「有晚我在旺角看完戲,本來打算出來宵夜,但行在彌敦道,完全沒有煙,卻碰上剛放完摧淚彈的殘留氣味,仍然非常刺眼及攻鼻,惟有趕快離開走去橫街,還怎有心情夜宵醫肚?」另一位說:「現在放催淚彈好似例牌咁,無差別無節制亂咁嚟,市民學生記者甚至消防都中招,高空或平射,有人無人,都可以大量亂放,守則規條,也好似那張委任證,完全消失一樣!況且濫捕濫打,普通市民行街,已經全無保障,怎有心情出來消費?」

有位朋友講笑說:「都未必全無好處,催淚彈的重災區,聽講誘蚊指數好似大跌,未毒死人,先毒死蚊,可以減少登革熱。另外避風塘染藍,大量死魚有得撈,各種未知有毒化學物質出現,可以比D工作環保署,為香港市民出點力,解構正在污染香港的究竟是甚麼毒人或毒質。」另一位說:「香港攪成咁,能不摧淚嗎?如果一位學生因為躲避催淚彈而由高處墮下,放催淚彈的人不知有何感想?」

一位說:「你對人性太有信心,現在的無心無肺,你會以為他們會為受害者而傷心嗎?照頭照臉向人隨便亂射胡椒噴霧,言語及行動把人民視為曱甴,這些不守紀律的所謂紀律部隊,還有紀律嗎?不過我相信有karma的,隨業受報,一定會有報應,到時報在他們自己或家人身上,就會明白今天的所作所為,會有甚麼結果。天理循環,惡有惡報,越瘋狂,越快報!」

另一位說:「這是你一廂情願的想法,有沒有報應?誰知?這幾個月,差不多顛覆了我過往的人生觀,以前從不在意政治,現在中港台美國各方面的評論都會認真參考及分析,越了解得多,越有催淚的感覺!香港各方面的變化腐敗,自己很想麻木卻沒法麻木,特別想起下一代,能不為他們籌劃準備嗎?安排讀書移民已無法不進行,可能大家覺得我走人自私,但這幾個月,這麼多學生為此付出,值得嗎?我個人只希望他們能理智行事,不要再作無謂犧牲,這班人,不配!5個月的催淚放提,我不同意衝激的做法,但見到煙霧瀰漫,身同感受,為這些年輕人氣憤催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