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反送中5個月以來,港警對市民的鎮壓仍然不斷升級。網絡圖片和影片顯示,他們不但攻擊老人和孕婦,甚至還向迷路的幼兒噴射胡椒噴劑。

香港反送中抗爭5個月過去了,雖然中共與港府撤回了「送中」的《逃犯條例》,但香港警察對抗爭者的鎮壓,絲毫沒有手軟。

香港人在街頭唱歌會被警察恐嚇甚至拘捕,有香港律師駕駛跑車在街邊播放歌曲,被防暴警從車上強行拖下車拘捕;有市民在商場內唱歌、做人鏈,警察強行闖入,在私人商場內,瘋狂射胡椒噴霧與攻擊市民。

警員還多次攻擊媒體記者,持胡椒噴霧專門射市民眼睛。因濫用催淚彈被西方制裁後,更以劣質中國制催淚彈多次向人群直接發射攻擊,由直擊記者頭部,到燒傷記者與示威者,甚至連消防員都被打,在場記者拍下警察的瘋狂行為,也被胡椒噴霧直射臉部攻擊。

警員甚至還向一個迷路的幼兒噴射胡椒噴劑。

臉書和網絡圖片可見,有香港小朋友在街上與家長走失,小朋友走到警員面前,竟然遭警員用胡椒噴劑近距離直射眼睛。小朋友痛苦的靠在牆邊揉眼睛,有大人上前幫小朋友清洗。

10月6日,在銅鑼灣鵝頸橋附近,警方清場抓捕多人,包括至少3位少女。其中一人被防暴警察以胡椒噴霧直噴女孩眼睛,她一度指「好痛」,並摀住雙眼。

10月31日是港警血襲太子站兩個月,同時也是萬聖節。當天傍晚,大批市民聚集在太子一帶,要求港鐵、警方清楚交代8.31太子站事件。警方驅散民眾期間,有市民與警員爭吵,警員拿出胡椒噴劑噴直射他的臉部。

當天在旺角有男途人詢問防暴警員,警戒線在那兒時,警員在對方毫無防備下,突然用胡椒噴劑近距離直射這名男途人眼睛。

10日27月,香港女途人向警察說「不要碰我」後,遭警察用胡椒噴劑近距離直射眼睛。

香港警察還圍毆老人及向老人家噴胡椒噴霧。

9月21日,警方在元朗鳳攸北街清場期間,73歲的陳基裘(陳伯)被多名警員帶到後巷行私刑、起腳踢,他隨後經救護車送院,同時被警方以襲警罪名拘捕。

下面是陳伯被噴胡椒噴霧完整片段。

自由亞洲刊發林忌的評論文章說,香港已經不適宜人類居住,已經變成一個非常危險的地方,無論是聽命於港共的兇徒,或對其包庇的警察,都完全不會守任何規則,港人上街有如去戰場。

中共的手法就是派黑道黑社會,或親共兇徒到示威現場襲擊,而結局無論是兇徒施襲後逃去,或因此被示威人士反擊,然後所謂「白道」的警察就會到場,放走兇徒再胡亂拘捕在場者,以至襲擊在場的善良市民。

即使市民身處私人地方,在私人的商場內,警員都會無視一切法律與指引,隨便入侵私人處所;由於警察蒙面,又沒有編號,更不會守法,因此事後亦無從追究。

連昔日「香港中產」的指標「太古城」,也出現中共指使的兇徒以刀襲擊路人,幾位住客被砍至重傷,「太古城西」區議員趙家賢,制止兇徒時,被兇徒咬至左耳耳框部分脫落。

文章說,如今連在這個住滿專業人士的社區,都無法保有最基本的人身安全自由,警察到場不但未有拘捕兇徒,無線新聞還高度剪接新聞片段,不報兇徒襲擊路人的畫面,卻集中市民制止兇徒行兇及事後被圍毆的畫面。

至於其他如被無線新聞漠視的新界區,如年輕人被無故攻擊以至受創的事情,或根本沒有被鏡頭所捕捉的傷害,更加無日無之。

文章說,港人面對港共的瘋狂,當然沒有任何停下來的理由,港人反對「送中」如今香港卻已「變中」,事實說明香港只有比「送中」變得更差。以往有人叫出「解散警隊」的口號,如今警隊的瘋狂,已說明這口號變得合情合理。

這樣的一隊警隊,根本已經超出「正常人類」理應接受的範圍以外。

趙家賢競逐連任太古城西議員,同區候選人為丁煌。#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