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期我們聊聊中藥山茱萸的功效。

山茱萸又名山萸肉,是山茱萸這種植物的果實的肉,是一味補肝的藥物,酸甜酸甜的,一般認為它酸收補肝,滋補肝腎,在六味地黃丸裏面有它。但是,清末民初著名中醫大家張錫純卻從《神農本草經》裏面看到此藥可以治療「寒熱」,從而悟出這是肝膽虛極的寒熱現象。

張錫純認為:山萸肉味酸性溫,大能收斂元氣,振作精神,固澀滑脫。收斂之中兼具條暢之性,故又通利九竅,流通血脈,治肝虛自汗,肝虛脅疼腰疼,肝虛內風萌動。

張氏提到:凡人元氣之脫,皆脫在肝。故人虛極者,其肝風必先動,肝風動,即元氣欲脫之兆也。張氏盛讚「萸肉救脫之功,較參、術、芪更勝。蓋萸肉之性,不獨補肝也,凡人身陰陽氣血將散者皆能斂之。故山萸肉為救脫第一要藥。」

《黃帝內經》云:肝為罷極之本。(「罷」,音義同「疲」,和全身筋的活動有關。)「罷極之本」說明肝主管筋的活動,能夠耐受疲勞,是運動機能的根本。肝膽虛極者,其病象為寒熱往來,即忽熱忽汗,虛汗淋淋,身感疲勞,即使沒有勞作。這些就是使用山茱萸的指征。

引經據典,洋洋灑灑,山茱萸到底可以治失眠嗎?我們關心的是這個問題。現代人工作壓力大,加之時局動盪,心力交瘁,上至老人下至年輕人,很多人被失眠所困擾。山茱萸可以治失眠嗎?這個問題還不能簡單地回答。中醫是治人,不是治病,要辯治論治。

概括不寐的基本病機「衛氣不得入於陰」,簡言之「陽不入陰」,衛氣為陽。《靈樞‧邪客》曰:「今厥氣客於五藏六府,則衛氣獨衛其外,行於陽不得入於陰……陰虛故目不瞑。」此篇所論述的失眠,是由邪氣所致。《靈樞‧大惑論》曰:「夫衛氣者,晝日常行於陽,夜行於陰,故陽氣盡則臥,陰氣盡則寤。」由於各種因素,衛氣留止於陽分、不得入於陰,可導致不寐。

一般來說陰血不足之人,尤其是肝血虧虛者,往往睡眠不佳,血不養心,虛煩不得眠,或多夢、早醒。這種人的肝脈(左手關脈)常是虛浮的,經不起按,中醫稱之為「無根」。陰虛而不能含陽,山茱萸滋補肝腎之陰,重點滋肝陰,色紅入心,故滋補心肝腎三臟之陰。

對於因肝血虧虛,血不養心引起的失眠,這裏介紹一個藥食同源的小方:

【配方】山萸肉9g,炒酸棗仁6g(搗碎成沫)/為一天用量。

【用法】用山萸肉煮水,沖服酸棗仁,喝兩三天,可改善。

明代著名醫家廖希雍說過:養血需用酸棗仁。

以下是一實際病例:

菊姐,67歲,退休在家。初診2019-10-15。

主訴:長期失眠。

現病史:長期入睡困難,常常1~3時間醒來,心煩不得眠,甚則睜眼至天亮而起。

晨起口乾口苦,臉虛浮。眼乾澀,疲勞身懶,背痛,腳跟痛。

無飢餓感,食慾不佳,胃反酸。常口乾。大便硬,日一解。夜尿一次。

血熱脈,左關分開,尺脈弱。舌淡胖,苔薄白,邊有齒痕。

【逐症分析】丑時是凌晨1時到3時,這段時間是肝經值班,即「肝經當令」。中醫講「肝主藏血」,具有藏血和調節血液的功能,即疏洩功能。肝的第二個功能是「主筋」,所謂筋,就是人體四肢百骸的有彈性的筋膜。「肝經當令」,我們要做的就是睡覺,「人臥則血歸於肝!」陽入於陰則寐,患者這個時段醒來,說明肝陰不足,陰虛而不含陽。眼乾澀、疲勞也是肝陰虛。左關脈重按分開,簡單的說:左關脈是肝脈,重按分開是根淺。脈象也佐證了肝陰虛。

《金匱要略》提出「見肝之病,知肝傳脾,當先實脾。」食慾不佳,胃反酸,是脾胃的症狀。大便硬,是燥氣。舌淡胖,苔薄白,邊有齒痕,是脾虛有濕邪。

腳跟痛,腎經所過,為腎虛。肝脾腎三臟均虛。但肝陰血虛是主要矛盾。

來復湯【注】加味:

生山茱萸30g,酸棗仁30g,生曬參、炙甘草、生龍骨、生牡蠣、茯苓、白芍各15g,菟絲子、雞內金、白朮各20g。

五劑,早晚喝。

方中生曬參、茯苓、白朮、炙甘草:為四君子湯,健脾祛濕。

晨起口乾口苦為甲膽之火,芍葯甘草湯降甲膽。

生龍骨、生牡蠣:固腎攝精,收斂元氣。

菟絲子:補益肝腎。

藥後睡眠明顯改善,每晚起夜0~1次,再入睡容易。晨起口乾口苦改善,大便每日1~2次,量增多,前干後稀爛(排除濕濁)。精神轉佳,臉浮腫好轉,時有眼淚。腳跟痛同前。

有趣的是看診結束時,患者問了一句:「能否用同樣的方給老公抓藥(她老公也失眠),吃這藥方好好睡噢。」當然不行,中醫是治人不是治病!!!

(本欄目登載的方藥,請勿擅自使用,務必諮詢專業醫生。)

【注】「來復湯」是山西名醫張錫純所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