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朋友偶然談起香港局勢,朋友問:「為甚麼政府要激怒巿民?為甚麼要與巿民對著幹?」

這個問題不易作答,因為與人為善對一般人來說是常識也是常理,我們都是社會的一份子,需要依賴社群關係滿足各樣的需求,例如安全感、歸屬感與滿足感。互諒互讓,彼此包容,和諧的社區才得以建立,各種需求方有機會實現。照道理,沒有人天生喜歡與人為敵,因為經常憋著一肚子氣過活,是會折壽的。

不過這個問題也不難答,因為權力慾也是一種感情的需要,藉著權力而得到某種快感,其實也是滿足人性一部份的需要。以少勝多,端賴權力在手而已。要或不然,六四屠城令14億人民的感情受到傷害,如果他們人人有權,你猜結果會怎樣?共產政權信奉唯物主義,相信世界歷史的發展由階級鬥爭決定,敵我二元,非生即死而絕無妥協,而一旦威脅到共產黨的統治,則更加無需理會其他人的感受。此所以六四屠城乃維穩先行,連稍稍向天安門示威學生吐露一句人話「我來晚了」的前總書記趙紫陽,也被視為逆中共意旨而行,被莫須有的罪名軟禁在家直至去世。至於在新疆所行的一切違反人道的惡行,重點一律只在維權。老生常談一句,極權政府沒有興趣解決問題,只有興趣解決提出問題的人。

維穩的思維更要命的是,他們總以為人的生存只需滿足口腹之慾,在經濟掛帥的旌旗下,人就自然會甘願成為經濟生物,放棄更高層次的追求。觀乎八九六四後異見聲音全面退潮,經濟穩步騰飛,掌權者就更加確信以經濟維穩的哲學無誤。在官府推波助瀾之下,金錢成為了重要的誘因,人在追求金錢物質的過程中,甚至連人性也弄丟了。假奶粉、假酒、地溝油、黑心肉等只是冰山一角,整個社會的道德價值卻灰飛煙滅。套用一句西諺,「上帝使人滅亡,必先使人瘋狂。」庶幾近矣!

香港特首是中共的代理人,假兩制之名而行一國之實,思維根本就是維權的那一套。回歸初期尚有半點自省,所以50萬人上街最終逼使梁錦松及葉劉淑儀下台問責,但此後即高官我自為之,問責下台幾成絕響,特首涉嫌收受利益、財政司涉及劏房利益、律政司僭建風波等皆不了了之,即使今次二百萬人上街反對送中條例,敵不過北京天子對她的高度信任,特首仍然不動如山。巿民的感受?算了吧!

已故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子女曾經撰文,提到自己父親於晚年遭禁時說過,「他以最後的行為,向中國共產黨人發出的呼籲,仍在回響:我們希望改變中國,希望改變世界,為甚麼我們不能改變一下自己呢?」

對啊,為甚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