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四中全會最近在軍警密佈、草木皆兵的氛圍中落下帷幕。外界雖難知詳情,但相信,在亡黨危機面前、尤其是在與美國的「鬥爭」中尋覓生路,應是會議最重要的主題之一。雖然內容空泛的公報顯示中共對危局束手無策,但其暗藏殺機的港澳政策,可能洩露中共一個大秘密,那就是風波驟起的港台局勢雖對中共造成很大壓力,但中共在與美國的激烈博弈中,要拋出掙扎求生的「底牌」。

中共大打「香港牌」?用中國人要挾美國政府

中共四中全會在香港問題上做出模稜兩可的表態,一方面堅稱「一國兩制」,似乎暗示中共不會重演六四屠殺;但另一方面又提出「建立健全」所謂的國安法律,這幾乎是在預示將強推更為侵犯人權的「國安惡法」,為林鄭當局的流氓暴力,像在中國大陸一樣披上「合法化」的外衣。

這種暗藏殺機的港台定調,透露出中共雖高度重視、但並不急於解決香港問題的態度。這種表態明顯與香港危機的熱度不成正比,或暴露出中共秘密——香港就是中共的一張底牌,如何打全看形勢需要。

這種以本國人民生命要挾外國政府的做法,聽起來荒謬至極,但確實是中共一以貫之的流氓作風。例如最近英國的偷渡客死亡事件令很多中國人開始關注偷渡客的命運。但中國民眾可能不知道的是,成千上萬的中國人在偷渡到海外後,如果被所在國發現,不但會在經濟上損失慘重,還可能被中共作為「人口籌碼」,遭受刑期不定的牢獄之災。

像台灣和不少東南亞及西方國家,都曾經與中共進行過遣返非法勞工的艱難談判。被當地政府發現的非法勞工或偷渡客,按慣例是被遣返回母國;但中共一般不直接接收,而是以接收自己的國民為籌碼,要挾當地政府答應中共的政治或經濟條件。在談判無果的情形下,很多中國偷渡客被關押在收容中心長達數年。

筆者在今年6月香港風暴初期曾撰文分析過,香港反送中運動能發展為全球矚目的民主風暴,其中固然有中共內鬥、貿易戰等因素的角力,更有港人堅韌抗爭的非凡表現,將中共打了個措手不及。不過,站在中共的角度,香港問題或是中共在內外交困的危機逼迫下,打出的「香港牌」。

中共在宣傳中,指責香港危機是美國等反華勢力干涉的結果,暗示美國企圖打香港牌,在貿易戰中逼迫中共讓步。

這種宣傳其實是中共「賊喊捉賊」的老套路,聽起來似乎符合邏輯,可能會矇蔽部份大陸民眾,但卻背離了客觀現實:其一,香港危機的起源是反送中條例,該條例是林鄭政府、而非美國發起;其二,更重要的是,導致香港風暴升級的警察和黑社會暴力,是被林鄭當局和中共公開包庇、縱容和指使的,部份香港勇武派的激進表現只不過是在遭受黑警恐怖襲擊、強暴、甚至生命威脅下的自衛和抗爭。

也就是說,香港如果是一張政治牌,有能力打出這張牌的,只能是中共,而非其它任何國家。

美國反應:為保護港人 接下中共出招

不過,香港風暴的確與中美貿易戰有關聯。今年8月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在推特發文表示中共想達成貿易協議,要先人道處理「香港問題」。

特朗普這個表態可不是在打香港牌。恰恰相反,特朗普將香港問題與貿易戰掛鉤,是在響應美國人民和國會議員們的要求,運用美國在貿易戰中的優勢地位向中共施壓,以保護香港民眾的生命和人權。這其實是美國政府接下了中共打出的「香港牌」,在踐行保護人權等普世價值的道義責任,是真正的「鐵肩擔道義」。

事實上,對比下美國和中共在香港風暴中的態度變化,不難看出這場博弈的真相。

起初,談判經驗豐富的特朗普並不情願介入香港問題,再三稱香港屬中國內政、習近平能處理好香港危機。特朗普這種態度不是不支持港人,應當是識破了中共打出的「香港牌」;因為中美貿易談判本就進展艱難,特朗普不願接招、加重美國的負擔。

不過,中共操控香港政府、警察和黑社會,在7.21和8.31兩天連番製造大規模恐怖襲擊,其實就是在用香港人的鮮血和生命,染紅、加重「香港牌」。最終,美國接下了中共這張以自己國民生命為籌碼的「香港牌」。

那麼,中共打出「香港牌」的目的是甚麼?直接原因或是為貿易戰增加籌碼,類似於煽動金正恩搞核武威脅的「北韓牌」。例如,就在中共四中全會閉幕當天,10月31日,北韓又射2枚導彈,引得美國注目,其呼應中共的意味濃厚。

中共打「香港牌」的深層內涵,應當是在亡黨危機中掙扎求生。

在國內,經濟持續下滑,債務危機瀕臨爆發,中美貿易戰加劇經濟危勢。在國際,民主國家紛紛覺醒,結束了以往對中共的綏靖政策,開始抵禦、防堵中共在經濟、科技、文化、政治等各方面的滲透。內外交迫下,中共已經危機重重,四面楚歌,隨時可能敗亡、崩潰。

無論香港政治風暴捲入多少政治力量的角力或博弈,中共推波助瀾打出「香港牌」,極大可能是企圖綁架香港,用700萬港人的生命來逼迫美國在貿易戰和國際事務中退讓,為中共爭來片刻喘息。

美國對弈中共「香港牌」

其實,數月前《大紀元》就曾預測,特朗普和習近平各自面臨來自國內的壓力和挑戰,都有至少達成階段性或臨時協議的動機。

尤其是中共在貿易戰之外,頻頻拋出各種底牌,試圖用本國人民的生命人權(「港台牌」)、或核武軍事威脅(「北韓牌」),來牽制、緩解貿易戰的巨大壓力。針對中共這種無下限的出牌,美國的回擊直截了當——貿易戰目標不變、協議逐步推進。

特朗普曾在10月28日、11月1日多次表示,將提前與中方簽署中第一階段貿易協議,「中方非常想達成協議」。白宮貿易顧問納瓦羅(Peter Navarro)11月1日表示,中美貿易協議將需要三個階段,才能解決中共的「結構性問題」;協議達成的關鍵——執行機制,不會變。

第一階段協議雖與特朗普反擊中共掠奪式貿易的預定目標,尚有相當大的差距。但對特朗普而言,穩步推進協議,除了能應付黨派挑戰和大選壓力外,未嘗不是美國在與中共的博弈中,主動出牌、用階段性成果給中共上套。

《道德經》有云:將欲取之,必固與之;美國逐步推進協議,暗合其理。中共若遵守協議、中美雙方自是雙贏,而且協議也能在中共打「港台牌」或「北韓牌」時,對其起到一些制約作用。中共若存心拖延、不遵協議,特朗普政府也能憑此證明美國發起貿易戰的預見性和正當性,贏得國內外更廣泛的支持。

除了分步推進貿易協議外,美國針對中共的香港牌,也進行了直接反制。既然中共不保護自己的國民,反而以國民生命來作要挾;那麼美國就推出立法,來保護香港民眾的生命和人權。這就是《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由來。

2019年8月起,美國眾議院議長佩洛西、重量級參議員克魯茲、魯比奧先後多次聲明支持香港民眾,全力推進《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以保障香港自由。

2019年10月15日,美國眾議院一致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和《保護香港法案》。早在今年9月16日,參議員魯比奧就表示已與特朗普總統達成共識,白宮將簽署該法案。

這表明《香港人權法案》大概率會獲通過、成為法律。這就是美國政府對中共「香港牌」的反擊,而且直擊中共要害。因為該法案不但將香港人的人權與香港「自由港」經貿地位直接掛鉤,還將直接制裁那些侵犯、迫害港人的港府和中共官員個人。

儘管中共一再抨擊說是美國在打「香港牌」,而且四中全會後港警暴力再次升級,但港人眾志成城的和平抗爭,配合美國秉持公義的《香港人權法案》,使得中共怎麼打港台牌,都難解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