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研究顯示,當前中國居民槓桿率快速上升,且真實水平很可能已經超過了閾值(臨界值,85%)。居民槓桿率上升的主要原因是房地產。此外中國居民的消費能力已大幅下降。

大陸金融學博士、高級經濟師張啟迪在理財平台「金融界」發表的研究顯示,中國居民債務不僅絕對水平高,而且增速過快;並預警,一旦經濟下行超預期,或者是出現其它衝擊,在當前情況下,甚至有可能出現中國版次貸危機。

居民槓桿率飆升

據研究,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顯示,2006~2018年,中國居民債務/GDP比率(居民槓桿率)從10.8%上升至52.6%,年均增速為3.5個百分點。並且,自2015年以來有加速上升的趨勢。2015~2018年,居民槓桿率由39%上升至56%,年均增長5.7個百分點,比2006~2014年平均增速還要高2.6個百分點。

另根據中國央行最新數據顯示,2019年1~9月,居民部門債務餘額由年初的47.9萬億上升至53.6萬億。如果以2018年末GDP基數計算,2019年前三季度居民槓桿率由53.2%上升至59.6%,再次上升了6.3個百分點,比去年全年上升的幅度還要高。

報告特別指出,以上來自國際清算銀行的中國居民槓桿率數據還存在被低估的問題。因為國際清算銀行數據的核算口徑中並未包含住房公積金貸款以及P2P、親友貸等民間借貸數據。

鑒於民間借貸數據獲取難度較大,報告僅將住房公積金貸款數據納入居民債務數據進行重新計算。根據《全國住房公積金2018年年度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末中國居民個人住按揭款餘額49,845.78億元。因此,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經修正後的居民槓桿率數據為64.2%。預計2020年底就將超過美國。

居民債務/個人可支配收入是衡量居民槓桿率的另一指標。根據國家統計局公佈的數據,2018年全國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使用經修正後的居民債務數據計算,截至2018年末居民債務/個人可支配收入之比為134%,已經遠超美國次貸危機時期的水平(117.65%)。

去年8月,上海財經大學高等研究院曾發佈一份研究指出,中國家庭債務已逼近家庭部門能承受的極限。截至2017年,中國家庭債務與可支配收入之比高達107.2%,但如果考慮到隱藏的民間借貸等無法被統計的部份,「實際上中國很多家庭已處於入不敷出的狀態,家庭流動性已到了命懸一線的地步。」

按揭款年均增速23.5%

最新研究指,從債務結構來看,近年來居民槓桿率快速上升的主要原因是房地產。2008~2018年,居民債務中住按揭款年均增速23.5%。從存量來看,截至2019年9月末,中長期消費貸款餘額為32.86萬億,佔全部居民債務總和的61%。而中長期消費貸款主要就是住按揭款。

此外,居民債務中短期貸款上升速度也較快,2008~2018年年均增速36%。目前學術界幾乎一致認為,短期消費貸款增速較快的主要原因也是房地產,居民通過短期貸款彌補購房資金的不足。

按揭不斷增長的同時,居民個人可支配收入增速卻自2012年以來持續下降,由2012年第一季度的9.8%下降至2019年第三季度的5.4%。且鑒於未來數年中國經濟仍可能將維持小幅下行的趨勢,居民收入增速也將繼續下行,居民槓桿率可能也會因此被動上升。

居民購買力大幅下降

國際貨幣金組織(IMF)認為低於10%可以促進經濟增長,超過30%時中期經濟增長將受到影響,而超過65%會影響金融穩定。但綜合現有文獻,當前中國居民槓桿率可能已經位於閾值(85%)附近,也可能已經超過了閾值。

研究顯示,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已經由2008年7月的23.3%峰值水平持續下降至2019年9月的7.8%。耐用品消費方面,汽車銷售總額增速由2009年11月的61.5%持續下降至2019年9月的-2.2%。

耐用消費品是衡量居民購買力水平的重要指標之一。當前汽車消費出現大幅下滑,很可能反映了居民購買力已經出現了實質性下降。這將給房地產市場和經濟增長都帶來壓力。

或出現中國版次貸危機

研究指,居民槓桿率過高將加劇實體經濟結構失衡。Wind數據顯示,2006年末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房地產貸款規模由3.7萬億上升至43.3萬億,房地產貸款佔全部貸款存量的比重也由16.3%上升至28.9%。 當前民企面臨融資難貴問題與資金大量流入房地產市場高度相關,資金分配不合理加劇了實體經濟結構失衡。

此外,居民槓桿率繼續上升對消費將產生阻礙作用。從近期消費數據尤其是耐用品消費數據來看,居民消費能力已大幅下降。

此外,高槓桿率還容易引發金融風險。報告指,中國居民部門債務面臨的主要問題不僅僅是絕對水平較高的問題,而且還存在增速過快的問題。一旦經濟下行超預期,或者是出現其它衝擊,在當前情況下,甚至有可能出現中國版次貸危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