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昨日)

在我表達我想去美國後,高教授斷言我去不了,當時已是86歲高齡的高放教授這麼說,是有一定道理的。因為:

第一,1999年4月25日,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在致中共政治局常委的信中,發誓要「戰勝法輪功」。12天後,1999年5月7日,我寫了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在法輪功問題上,表達了跟江澤民完全相反的看法。我是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迫害法輪功之前直接冒犯江澤民「絕對權威」的人。

第二,在被中共非法監禁的5年裏,我寫了大量檢舉信、控告信,以及上訴狀,向迫害法輪功的元兇江澤民及其幫兇周永康、賀國強、孟建柱,一直到北京市前進監獄專門負責迫害法輪功的副監獄長曹利華,專門負責迫害我的獄警柳剛等,索賠超過1億元人民幣。

第三,在被非法監禁5年前,我寫了大量揭露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罪行的信,寄給從中央到全國31個省、自治區、直轄市的數百名官員。

第四,我是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後第一個被開除黨籍的中央和國家機關官員。1999年「7.20」當天,我被中紀委、監察部、北京市武警、北京市公安局組成的聯合專案組「隔離審查」,第7天,7月26日,被開除黨籍。

我只是全世界億萬法輪功學員中普通的一員。我在修煉法輪功期間,參加過涉及中共軍隊、武警部隊、政法機關最高層「絕密級」的工作。

直到1999年「4.25」事件發生前9天,我還參與了時任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一篇重要講話的起草。也就是說,在江澤民發誓「戰勝法輪功」的前9天,我仍是中紀委領導最信任的人之一。修煉法輪功的4年,是我有生以來各方面表現最好的4年。

僅因為跟江澤民講真話,我竟然被當成「極少數有政治意圖、存心作亂的幕後人物和策劃者、組織者」,清除出黨。

第五,1999年12月2日被辭退回家後,我成了「公安部重點監控對像」。

第六,在中共的監獄裏,出獄的人都必須寫「認罪悔罪」總結,才能出獄。我出獄時,一個字的「認罪悔罪」總結都沒有寫,屬於中共常說的那種「死不悔改的人」!

我出獄後,肯定在中央610辦公室重點監控的黑名單上。

第七,在我出國前後,有許多因講真話冒犯中共的人,被禁止出境;有的辦好了所有出國手續,到機場後被攔截。比如,2014年11月10日,張磊作為法國大使館邀請的中國律師,在北京機場出境時,被攔截,理由是:「可能危害國家安全」。

凡是在中共體制內工作過的人,對中共「殘酷鬥爭、無情打擊」整人歷史有所了解的人,看了我列舉的上述7條理由後,都可能跟高放教授一樣,認為我「絕對去不了美國」。

但是,2015年1月22日,我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在北京機場,經過層層安檢,沒有任何障礙,順利出關,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當我走出機場時,我真有點像做夢一樣。「我真的到美國了嗎?」我不停地問自己。抬頭仰望蔚藍的天空,遠眺曼哈頓璀璨如銀河落入凡間的燈火,呼吸著沒有霧霾的清新空氣,我確信:我真的到了美國,到了自由女神高舉火炬的美國。

特別需要指出的是,我來美國前,將我辦理出國護照和簽證等情況,在寄給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時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時任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等的掛號信中,講得一清二楚。

或許有人會說,肯定是習近平或中紀委有關領導打招呼放我出境的。

我心裏非常清楚:關於我出國的事,習近平沒有說一句話,寫一個字,打一個電話;中紀委監察部領導也沒有說一句話,寫一個字,打一個招呼。我到美國,與習近平,與中紀委監察部領導,沒有任何關係!

信神,嚴格按照神指引的方向,走正路,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難忍之事,就能「踏平坎坷成大道」,從沒有路的地方,走出一條通天大道來,見證神蹟。

我堅信,是神呵護我平安抵達美國的。

2002年6月,在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了一塊距今2.7億歲的「藏字石」,500年前崩裂的巨石斷面內,驚現6個排列整齊的大字:「中國共產黨亡」。2.7億歲,可謂「歲月悠悠」,500年前,中共的老祖宗馬克思還沒出生。但是,「中國共產黨亡」的結局,早就被神刻在了懸崖峭壁上。

2002年,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第3年,「藏字石」的被發現,等於神通過這個看似偶然的方式,將中共即將滅亡的天機告訴了人類。

中共迫害法輪功20年後的今天,中共已成為全世界欠血債最多的政黨,全世界最大的賣國政黨,全世界破壞傳統文化最邪的政黨,全世界最大的國家恐怖主義政黨,全世界最腐敗的政黨。

原中共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貪了多少億的錢?中共不敢對外公佈。我估計,中共擔心,一公佈,軍隊會馬上起來造反。

中共像一個爛蘋果一樣,已經徹底爛透了。

作為中共黨魁,習近平自中共十九大以來,因忘記了「頭上三尺有神明」的古訓,被中南海最大的奸臣、江澤民的親信王滬寧,捧上天,摔下地,來來回回,折騰了好多遍,身心俱疲,生命安全堪憂。

今年3月,習近平訪問法國,步履蹣跚;4月,海上閱兵,大霧瀰漫;5月,中美貿易協議被攪黃;6月,訪問俄羅斯,差點摔下台;7月,跟江澤民一起,為李鵬送葬;8月,到西路軍全軍覆滅處憑弔;9月3日,在中央黨校一口氣講了50多個「鬥爭」;10月1日閱兵,北京霧霾籠罩,香港黑警開槍殺人;10月28日開四中全會,北京遭遇強沙塵及大風天氣。

2019年,習近平一路走來,全是凶兆。

結束對法輪功的迫害,抓捕江澤民,解體中國共產黨,是神多少年前早就安排好了的事,誰也擋不住。

習近平已經錯過了多個建立千秋偉業的寶貴機會,在神最後對人類進行大清洗前,習近平仍面臨最後一次選擇的機會。

如果不想成為壽西斯古第二,習近平真得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了。

擇善,還是為惡?就在習近平一念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