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開完了四中全會,媒體透露出的內幕,避實就虛,迴避困窘的現實,大談空泛的名詞與理論,更奇葩的是,自已國家治得經濟下滑,外資外企出逃,卻侈談強化現代化體系與力量治理世界,很蹊蹺、詭譎、還很可笑。間歇了20個月才開的會,開成如此怪異,用大話欺世,謊言治國,可看出中共權貴的氣數,確實已盡,沒有辦法了。

海外觀察家說,中共已由過去的擴張進攻,轉入退卻與招架,無論中美貿易戰,香港街頭戰與台灣的選戰,以及國內經濟下滑到負增長,這是無論如何也難迴避、逼到眉睫的大事,卻弄些空話大話,來支吾與掩蓋,這很不正常的現象,顯出欺世難欺,愚民難愚矣!

有分析認為,在經濟下行壓力之下,中共急於和美國達成貿易協議。(Getty Images)
有分析認為,在經濟下行壓力之下,中共急於和美國達成貿易協議。(Getty Images)

中共曾想用拖,來拖垮特朗普下台,倒拖出民主黨同共和黨反共,產生兩黨共識。只好把拖特朗普下台,變為撐他連任了。而香港的僵持局面,何嘗不是執意強化黨人治港,去弱化港人治港,鬧出的5個月街頭抗爭呢?說明治港已進退維谷,東方明珠好端端的一個香港,竟治亂治濫了,還侈談,甚麼中國有藥方要治世界。民間俗語說的:自已的屁股在流鮮血,還說能給別人醫痔瘡,哄鬼,也不信吧!

中共盜用魏京生的五個現代化

在此外憂壓來,內困圍困,經濟下滑與物價飛漲,在激化惡化,就是豬肉,那漲勢,也在緊追中共好朋友、老朋友委內瑞拉,與津巴布韋的通貨膨脹了。可是,中共的四中全會,不正視這些麻煩,解決前幾年進攻與擴張惹出的麻煩,卻借些漂亮的名詞與口號,甚麼弘揚現代化的體系與能力,超越四個現代化,要弄甚麼五個現代化。好像它們玩現代化是甚麼內行,不過是死心塌地玩專制的黑手而已。

五個現代化,是1978年魏京生在西單民主牆上提出的,指出老鄧那四個現代化,缺了政治現代化的改革,必出問題。恰說到老鄧的致命要害,鄧小平一怒,封了西單牆不說,還判五個現代化發明人魏京生重刑。最後,還是用老魏,去換克林頓最惠國待遇,才放他到美國。今天,中共沒招了、沒詞了,偷換他五個現代化民主政治的概念,用來現代化其專制,巿場現代化,化出特權階級,把專制政治再現代化以科技,它們一切圍繞著專制鬧現代,只是更野蠻化、叢林化,與現代文明,越離越遠。

中共的好話說盡,壞事做絕,鬧了70年代、80年代、90年代,民眾中還願任其愚弄,無覺醒者嗎?

老夫這覺醒者,獲得中共70年血與火刻骨銘心的覺悟,才如此不顧風險,來用真話、真相,啟悟沉迷者,只有翻開中共治國的那些理論和口號,便溫故而知新,瞭然於心。

今天這愛國主義,不也被黑過再紅的嗎?

1930年代初,日本人在東北弄滿洲國,蘇聯唆使中國人在江西弄中華蘇維埃國,這蘇維埃國名,顯然是蘇維埃聯盟中的分支。溥儀做日本的傀儡,江西的蘇維埃主席毛澤東,做蘇聯的爪牙,不是一路貨嗎?

那時,中共講工人無祖國(列寧語)的國際主義,批判民族主義的愛國主義,是沙文主義。今天,中共沒有了共產國際可依,唯愛國主義包裝的民族主義可玩了,把過去批了的,又說成核心價值信奉,不又是騙局嗎?那些吃了中共愛國蒙汗藥的,也不看看:以「我以我血薦軒轅」那種愛國赤誠的六四天安門大學生,卻因真愛國被殺,而假愛國的中共權貴,喊愛國,又偷偷賣國,讓黑龍江與烏蘇里江外百多萬平方公里土地,悄悄簽字合法化出賣俄國,人家已改朝換權了,中共仍認其為祖宗國。

中共還把榨取的民脂民膏,變為藏在海外的美元、別墅與妻兒的享樂天堂,中共喊著愛國口號,盡做賣國的事,還組織海外義和團,打新的愛國保皇旗招搖。不妨也借中共祖師,批愛國主義的話,來揭露它們今天的嘴臉,列寧說:「每當一個國家的政治、經濟出現重大危機的時候,愛國主義的破旗就又散發出臭味來。」現在這臭味,正被中共弄成迷魂湯,被洗腦喪失自我意識者,卻聞著是香的,受迷亂與愚弄,這老把戲新嗎?大清慈禧太后,就玩過且失敗過,付出幾億兩白銀的賠款呢!

民主這概念,也如現代化一樣玩弄幾代

我們這一代,青少年時,就被中共的所謂新民主欺騙,這些也曾騙過美國延安工作組謝偉思,和美國羅斯福、杜魯門等。

老毛說孫中山承襲民治、民有、民享的三民主義,是舊民主,把他不要民主、自由、平等的專制獨裁,罩一件「新民主」外衣,加個聯合政府,不像一黨專制的假像,才三兩年,就撕去民主聯合的外衣,實行其一黨專制。一專70年,專得幾個幫著站台的花瓶黨,小妾不如,仍給他們掛民主招牌,做獨裁專制的脂粉。中共把中國社會基礎結構,變自治為黨治,用支部建到村社,延伸到寺廟宗教,再延伸到海外華僑社團,還嫌不夠,中共仍在時時刻刻高喊:加強黨的領導。

你罵中共掛新民主的羊頭,賣老專制的狗肉,毛澤東狡辯他是人民民主,可是人民被他專制欺騙下,餓死4,000萬,還死得閉聲閉氣,沒人敢出聲。1962年7,000人大會上,出聲的那些黨書記,在文革中,竟一律打成走資派,關牛棚。無論中共怎麼狡辯玩辭,甚麼人民民主、民主集中制民主、中國特色民主等,從1940年代以後,追求民主上了賊船的幾代人,從李銳、李普、李慎之那一代,到追新民主主義一代,被中共民主幌子欺騙的,還有擁護改革開放的一代,皆被欺詐得絕望了,才因文革血腥與六四血淋專制覺悟,難道這7年的毛化與左化,不更刺激人覺悟嗎?

今天,中共轉換著名詞遊戲,將批了的五個現代化拾起,改頭換面,又來招搖詐騙,而且借現代化的一切手段,來固化其專制,還稱中共玩的資本主義,比民主政黨玩的資本與巿場,更有效率。不問玩到今天,資本與人才正大逃亡,當前正出現危機,還在打腫臉來充胖子。中共認為,在落後的非洲,還有迷惑作用,而不看自已巳獲新殖民的譏諷。

馬列破了儒家做膏藥能補上嗎?

中共四中全會玩理論與名詞,還講甚麼「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所謂初心,不外它們那馬列原教旨,馬克思講,18世紀出現的勞動工人階級,很先進。鄧小平那年參觀日本工廠,就發現,先進階級變智能機械人了,老馬的理論基礎,早就破產了。

列寧的十月革命,在俄國十一年級教科書上,已更正為十月政變。列寧非導師,而是從德皇手裏,領了5,000萬金馬克回俄,推翻民主聯合政府的俄奸。莫斯科建了蘇俄專制政治死難者紀念碑,據說,今年中共國慶,俄國外交部還照會中共,請別再把俄羅斯批的俄奸,尊為中共導師,再供在國慶大會。

正由於中共馬列成了政治垃圾,這初心的原教旨也說不清楚,中共只好又在批過、燒過、滅過的儒家孔子那裏,去挖點文化廢墟上的殘渣,弄成一張膏藥,來貼補馬列的漏洞。這是現代的意識,還是陳古的舊貨?

這孔門儒學,早在五四,就被吳虞隻手打倒孔家店打過,1926年,毛澤東痞子運動的農運及後來土改,與打廟裏菩薩與孔廟供的聖賢,也一起打過。借林彪有一句孔子的「克己復禮」,又在文革後期,掀起過批林批孔批周公運動。

現在,中共的思想庫房裏的破爛,也湊不出甚麼武器,只好請孔子出來,看中他講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那些封建倫理,這些紅二代不也很活學活用,中南海權貴們尊孔讀經,孔子講仁政,它們堅持不仁的暴政,毫無動搖。倒是君君、臣臣被政治局襲用,將它們常委之間的同志關係,也改變為君臣關係了嗎?這熱衷於兩千年前的君臣政治,稱它們憑此要治理世界,不過是:

黔驢技窮,面對政治、經濟危機,迴避現實,用大話空話,學梁惠王的王顧左右而言他的無奈耳。

那些只會玩假大空名詞概念的幕僚,迎合主子性格脾胃,幫他敷衍一下這有審計性中央委員會的難題罷了,再發點甚麼理論自信的夢囈,槍在我手,誰敢說不。

總之,四中全會公報公佈後,中共的危機反倒暴露得更充份了,鐵幕裏再捂的矛盾,露得更多面了。不時,再來評,就更多話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