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大學生劉正軒畢業後回老家邵陽創業養蝦,但在捕撈季節卻遭遇當地村民哄搶,最多的時候有三四百人,報警後也無法阻止,造成巨大損失。此話題引發社會關注和議論。

綜合《北京青年報》、《新京報》等媒體報道,劉正軒2015年畢業於長沙大學生物工程與環境科學系,上學時就開始研究蝦類養殖,團隊研究成果曾經獲獎。2015年,他和同學成立公司,計劃將研究投入生產。

因為老家在洞口縣,劉正軒說服幾位合夥人,將養殖基地設立在洞口縣巖山鎮。2018年,他們在當地投入30餘萬元建設了120畝的養殖基地。每年的9月至11月,是捕撈蝦的季節,工作人員會抽乾水塘內的水,然後再進行捕撈。但遇到的卻是趕來搶蝦的當地村民。

劉正軒表示,開始時村民只說是來撿一些魚和田螺,慢慢地開始撈水塘內的蝦,工作人員勸阻也不聽,而且來撈蝦的人越來越多,最多的時候有三四百人,甚至發生衝突,他們多次報警也無濟於事。

今年又到了捕撈蝦的季節,當地村民又到了劉正軒的基地裏,他們拿著水桶、鏟子等工具到塘裏撈蝦。

10月21日,兩個婦女帶頭到基地裏撈蝦,工作人員再三勸阻,推搡過程中發生衝突後報警。警察一來兩名女子卻躺在塘邊,聲稱被打成重傷起不來,被120拖走。

工作人員被指罵。(影片截圖)
工作人員被指罵。(影片截圖)

劉正軒介紹,後來搶蝦的女子家裏來了十幾個人,對著工作人員罵了三四個小時。三位婦女甚至還跑到派出所鬧。

據報,劉正軒的基地共120畝,有17個水塘,原計劃能捕撈1萬~2萬公斤蝦,銷售額在30萬元到40萬元。然而過去的兩年,他每年的銷售額只有十幾萬元。養殖基地建立兩年來,公司還沒有從基地掙到錢。

對於劉正軒所說的村民哄搶,當地政府工作人員則表示,村民們也不全是哄搶,都是去魚塘撿剩下的魚蝦。

不過這一說法遭到劉正軒的否認,他表示村民們都是未經允許進入的,工作人員勸都勸不住。「去年有幾個塘,我們的工作人員還沒去捕撈,塘裏已經沒有蝦了。」

而對於家鄉出了這件事劉正軒感到很難受,因為當初是他勸說其他合夥人把基地設在洞口,發生這件事之後他也很難和其他合夥人交代。

事情引發輿論關注後,洞口縣巖山鎮政府稱當地已成立工作組調查此事。目前有三名鬧事的村民被抓。

網民熱議

相關話題在微博上引發熱議。不少網友表示,「村民明搶,貪官勒索,創業者太難了。」「看了政府的表態,說明此地不宜投資。」

還有人說:「回鄉帶著村民致富,新聞聯播很美好,自己做過才知道,呵呵!說實話,在大城市混不下去,如果老家沒關係,回去混成功的機率更低。包地種糧食,淳樸的熱心村民會幫你收割回家;養魚、種瓜,小心單純的村民幫你銷售;就是高速公路上,一不小心傾倒的水果貨車,他們也會幫助貨主弄回自己家,免銷售環節。」

更有人根據以往的經驗提醒養殖人:「你這池子也別養了,估計以後還會有人投毒,換個地兒!」「你不讓我摸我半夜起來給你藥死,這在農村很常見也很恐怖。」「以前真有這樣的人,我爸養的一塘魚全被毒死了!」

有網友說這種現象很常見。「賣奶茶的老女孩」表示:「我們家這邊十年前左右有一個外地小伙子在我們這邊承包了百畝魚塘養毛蟹,嗯,也是被撿破產了。」

「大刃無痕」:「我家那放蟬,人家還沒採,一群農民,認為人家採完不要了,全給偷了,拉都拉不住。警察來了人家死不認帳,要錢沒有,要命一條。好幾十人,沒法弄!」

哄搶頻現 當地政府不作為

公開報道顯示,今年8月,浙江嘉興平湖市新埭鎮舊埭村的陳師傅種了24個西瓜大棚,但一夜之間,上萬斤西瓜幾乎全部被偷光。隔壁的何師傅一樣生氣。何師傅有四個西瓜棚,棚裏的西瓜全部被摘光。

陳師傅跟何師傅在現場抓住三個人,現場繳獲了二三十個西瓜。然而警察到來後卻告訴他們,這個不算偷,算民事,要找摘瓜的人自行調解。

今年7月,河南鶴壁瓜農龐先生將偷瓜女子拽倒擦傷倒賠300元一事,曾引起社會關注。

龐先生一家承包了200畝地種西瓜,但被偷的比自己賣的還多,多次報警都沒用。有一天有村民直接開著三輪車來裝瓜,龐先生趕緊去追,有一婦女背著一袋子西瓜落在後面,被龐先生拉住她摔倒膝蓋擦破了皮。該婦女最後報警,警察卻讓龐先生賠償偷瓜女子300元醫藥費。這讓他十分委屈,稱「以後偷瓜都不敢攔了」。

此外,各類車禍後貨物被哄搶的也是屢見不鮮。今年8月1日,一滿載井蓋的半掛車途經河南固始縣時側翻。2日,貨主報警稱33噸下水道井蓋被村民搶光。然而當地派出所卻回應稱,此事夠不上哄搶,當著面才算搶,少量完整的井蓋被村民拿走,屬於侵佔,不構成犯罪。

中國遊客在泰國哄搶大蝦。(影片截圖)
中國遊客在泰國哄搶大蝦。(影片截圖)
而社會上的各類哄搶更是頻發,如中國遊客在泰國哄搶大蝦,中國大媽在進博會上哄搶試吃品,場面都頗為駭人。

原首都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李元華曾經對大紀元說,現在中國人最缺的是道德,中國人有這種「哄搶行為,是中共幾十年來讓國人去背棄傳統,變成一切向錢看的社會的結果」,「這也是當下中國全民的一個心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