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外界關注中共四中全會提出的所謂治理「現代化」是甚麼樣的「中國之治」時,習近平赴上海又提出了「全過程民主」的說法,外媒熱議,中國大陸有民主嗎?而過去幾十年,中共的「中國之治」使人民的自由減少,恐懼增多。

中共統治下 人民自由越來越少

中共四中全會閉幕後,習近平的第一個大動作是赴上海。據中共官喉新華社報道,習近平2日下午考察長寧區時稱:「我們走的是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政治發展道路,人民民主是一種全過程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決策都是依照程序、經過民主醞釀,通過科學決策、民主決策產生的……」

上述說法引熱議。法廣刊文表示,中共建政之後,沒有實行過一天民主。至今人大選舉,都是各級黨組織至上而下指定的候選人,每年一次人大大投票也不過是舉手機器。中國也根本不存在一個體現民主方式的制度。

這個「全過程民主」也是「中國之治」的一部份?這個「中國之治」就是缺乏民主自由。

文章認為,官方公佈列舉的十三個中共制度優勢,最核心的仍然是堅持中共的集中統一領導,黨國一家,黨大於國,黨統治人民,人民沒有公開的言論自由的黨國制度。

例如,現代社交傳媒諸如谷歌、推特、臉書統統在中國大陸被禁止;中共建政70年,有人在社交網絡上對天安門大閱兵評論一句「哪有甚麼好看的」便被囚禁;平均每個中國人頭上有兩個錄像鏡頭監視,全面監控的「社會信用系統」將在2020年普及全國,等等。

文章分析,黨國統治的另一個可怕之處是,人民意識的普遍被強迫性奴役化。中共堵塞言論、封鎖批評的最典型的一句話:「吃我的肉還想砸我的鍋。」

但是它顛倒了一個基本事實,是中國人民在供養著這個黨國一統的政權,而不是這個政權本身創造著供十幾億人民生活的財富。

文章認為,這四十年,最核心的變化就是人民的自由越來越少。中共在互聯網空前發達的今天,要把一個非人道的、反自由的制度永遠地施加於人民?這個「中國方案」越是具有「現代化」的能力,人民受到的恐懼就越大。

「中國之治」掛羊頭賣狗肉 滿是自相矛盾

《北京之春》榮譽主編胡平對美國之音說,中共官方對「中國之治」的解說,最強調的無非是堅持黨的領導等等。而這些說法非常空洞、語義混亂、含糊不清,還充滿自相矛盾。其實有不少東西根本就是掛羊頭賣狗肉。

他說,按照共產黨自己的定義,共產黨自稱是無產階級先鋒隊,該是工人階級的政黨。可你看普天之下政黨多如牛毛,恐怕找不出哪個政黨比中國共產黨更不無產階級、更不工人階級的。所以共產黨這名字本身就成了掛羊頭賣狗肉。

再有,西方所談的社會主義概念,比如關心弱勢群體,關心勞工利益,注重福利制度,強調減小貧富差距,等等。從這角度看,中共可以說是最不社會主義的,因為中國的貧富差距如此懸殊,中共當局也不如西方關心勞工利益。

胡平表示,按理說,「中國之治」的本質是該是法治,但實際上的「中國之治」恰恰是法治的反面。因為法治就意味著對政府的權力加以限制,但中共當局恰恰不受任何限制。

儘管當局把法治的口號叫得震天響-——當局實際上的所作所為完全和法制背道而馳。胡平認為,「中國之治」的實質實際上就是專制,而且是種非常強化的專制。

網民:怎麼看不懂「全過程民主」

BBC報道,對習近平提出「全過程民主」這一詞,很多人表示不解。

一位臉書用戶給BBC中文留言,「這是中文嗎?怎麼我每個字都看得懂,但連在一起就看不懂了呢。」

有臉書用戶認為,「全過程民主」不過是一種空洞的政治口號。

網民還熱議道:「空話就是裏面越多出現甚麼,就越沒甚麼。像是大陸各大城市超愛掛『建設文明城市』,就代表城市不文明。」

「所謂廢話就是一種聽起來好像很具體,實際上卻很空洞的一種話;它聽起來好像講到問題的癥結,實際上卻是在迴避所有的答案。」

有網民解讀:「滿篇都是怪異的措辭!」「人民民主是一種全過程都被政權監控的民主,所有的重大立法決策都是依照黨魁安排程序,經過核心領導層醞釀,通過執政黨決策,民眾圍觀決策產生的。」

中共把專制推向世界 喚醒美國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10月30日的對華演說中說,「很幸運,美國終於看清了中共!」蓬佩奧清楚地表示,中國人民與中共是有區別的。他警告,中共正在尋求各種方法來挑戰美國和全世界,我們所有人都要直面這些挑戰。

法廣表示,美國兩黨、美國人民在這一點上已獲得了共識,這不能不說是中共的野心遭遇的最重大挫敗。美國精英階層過去一直幻想通過自由貿易的深度接觸,使得中國大陸一天比一天更加向世界開放,卻發現中共越來越富有挑釁性。

近兩年來,美國對中國(中共)採取的一系列的貿易反擊,本質上仍然是一場捍衛自由與維護專制之戰。美國明確表明,絕不放任一個專制的、違背商業規則的中共繼續坐大,甚至主宰世界。

美國領導人也向西方盟邦呼籲,是認清中共的本質和野心的時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