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國進民退不斷加劇,民企在各種擠壓下掙扎求生。近日,有中共國家部委最早期下海的體制內代表,批大陸公權太任性,自己所在群的2000多個民營企業家,沒有一個說過得好的。

曾任全國工商聯農產商會代表的蔡曉鵬,日前在「2019秋季新莫干山閉門研討會」上的言論在網上流傳。

蔡曉鵬在研討會上直截了當地說,「『經濟整治運動化』已經搞七八年了。有的數據統計,一輪一輪不停的運動式折騰,波及了1000多萬個經濟實體,10多萬億的損失;還有國企和政府賴了民營企業10多萬億硬不還。」

「民營企業你覺得過得好嗎?我覺得過得不好。我有兩個群,有2000多個民營企業家,沒有一個說好的……」

蔡曉鵬還說:「企業為甚麼恐慌啊,公權太任性了!或縱容、鼓勵或約束不住!近兩年,中央發了不少文件,涉民企財產保護的,沒有一條真落實的。甚至沒有頒佈追責公權濫用的法定程序。」

他還批評,中國至今還沒有建立起對民營企業財產和民營企業家人身保護有效的法律機制。「所以在北京發生那麼多的大規模拆遷,沒甚麼賠償;逼死了那麼多人,沒人問!都不敢也不讓報道出來。涉及無數平民百姓私權保護與公權任性的衝突,既沒有行政法律糾錯機制,也沒有行政法律糾錯平台。」

蔡曉鵬的曲折經歷

資料顯示,蔡曉鵬是人大法律系畢業,1982年分配到商業部,在八十年代初曾在西皇城根南街「九號院」的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工作,與前中紀委書記王岐山是老同事,與中共原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主任杜潤生是莫逆之交。

1989年六四民運遭鎮壓前,杜潤生曾聯合中顧委一批老幹部,上書中央,表態支持趙紫陽對學潮以疏融為主的政策方略,反對動用軍隊暴力鎮壓,並提出推進政治改革的「十條」建議(史稱「杜十條」)。

據蔡曉鵬自述文章,其父蔡輝(蔡悲鴻)曾是中共新四軍的戰區財經領導人之一,1949年後任華東軍政委員會財經委辦公廳主任,但在「三反」運動初期蒙冤而臥軌自殺。

蔡曉鵬當時在王岐山等人的推動下,成為中共國務院部委系統主動「下海」第一人,但1989年末被捲入以迫害杜潤生為政治背景的「莫須有」經濟案件中,被中紀委、最高檢立案,四級檢察院徹查,無端被關押一年半,後宣告無罪釋放,但一夜淪為體制外的「無業閒民」。

九十年代,蔡曉鵬重新經商,在京郊創辦果園和農產品加工的中小企業,目前是北京金百瑞集團董事長。

2014年10月,蔡曉鵬代表全國工商聯農業產業化商會參加中紀委座談會時,代表農食行業小微企業群體,怒斥基層惡吏種種劣行,苛政重費,扮演著企業殺手的狠角色。據稱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閱後,分別做了內部重要批示予以肯定。

2013年12月20日,蔡曉鵬曾在華東新四軍子弟「政府職能轉變」座談會上的發言致言紅二代「告別革命,擁抱改革」。

「國進民退」

數據顯示,中國民營經濟貢獻了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80%以上的城鎮勞動就業。但中共的政策一路向左,去年掀起一場「國進民退」的爭論,令民企陷入恐慌。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向松祚在此前接受港媒採訪時曾表示,民營企業信心遭受重創是2018年導致中國經濟惡化的主要原因之一。他還透露,中共最高檢一名副檢察長在兩會期間透露,說到某個省去調研,那個省排名前100位的民營企業家,竟然有40多位被抓走了。

今年中共兩會期間,中共最高檢察院副檢察長孫謙曾披露各地政府「動不動就抓老闆、封企業」的現狀。

中共正在推行的所謂「混合所有制」國企改革,也被認為是變相的國企兼併民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