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文提及北京紫禁城、東京皇居,估值分別高達20、40萬億港元,簡直是天文數字,不少人更認為它們乃無價之寶,唯銀河能與之匹比。所謂「物以罕為貴」,如金銀珠寶,更何況是超級歷史遺產。

一座古堡一方經濟

任何一座古堡的存在,必然有其歷史原因,為防禦,為貿易,為居所。日本明治初期,多數天守被拍賣以充國庫,買家多拆除古堡後,回收建材轉售,僥倖松本城等沒給解拆,今天成為長野縣松本市的搖錢樹。

位於德國巴伐利亞西南方、較為偏遠的新天鵝城堡,為該國境內給拍攝最多的建築物,每年吸引150萬遊客到訪(成人門票114港元)這童話世界聖地,更獲「德國之聲」中《不得不愛巴伐利亞的十大理由》首推熱點,它的嬌美促進了整個巴州的商機發展。

河北山海關為「天下第一關」,乃明長城東端起點,2019上半年景區累計接待遊客189萬人次,實現門票收入近3,750萬元人民幣,分別年增13%和5%。景區晚上有各種美食與街頭表演彈吉他、唱民謠,當地老百姓努力創造了山海關前所未有的夜經濟。

古城多元消費模式

除了古堡外,歷史還留給了世人大大小小、威武嚴肅的古城,星羅棋佈於世界各地,彷彿超越時空般與我們共存。大部份古城內仍然有百姓居住,如平遙、大理、法國聖馬洛和摩洛哥馬拉喀什等,將一土文化延續下去。

古城內多設有旅館(不少由民居改建)、傳統餐館及精品服飾店等,有別於古堡單一門票收益模式,讓更多商家可以一起參與,投入發展。以平遙為例,整個古城旅遊年收益150億人民幣,為故宮的21倍。

近年大熱的美國連續劇《權力遊戲》,以中世紀時代作背景,攝製團隊遠赴克羅地亞的杜伯尼克古城取景,因那兒「古感十足」,復古零難度。城內朝氣勃勃,不乏歌舞表演、佳餚美饌,任君挑選。杜伯尼克古城去年旅遊業錄得高達1,050億港元收入,八成以上由外國遊客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