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日上周六,港人發起的多個「和理非」抗議活動遭警方鎮壓,其中警方不但在維多利亞公園發射催淚彈,還拘捕了三名區議會候選人:田鞍泰選區候選人鄭仲恆、大埔林村谷選區候選人陳振哲、大埔頌汀選區候選人文念志。。資深評論員蕭若元分析指,政府是設陷阱,批准市民出來集會,但15分鐘後腰斬,旨在引「和理非」出來然後拘捕他們。

其中,原定於2日下午3時在維園舉行的「112 求援國際,堅守自治」集會,遭警方發出禁止集會通知書後,改為由128名民主派本屆區議會選舉參選人依據《選舉條例》於維園進行各自少於50人的「選民聚會」。

當日,維園聚會的近千選民佔據了半個維園草坪。下午2時開始,數十名防暴警察在皇室堡外佈防,截查穿黑衣市民。一名男子大罵警察「死黑警、黑社會」後,被警察拉倒並被噴胡椒噴劑,其後被捕。

下午3時50分,警方在告士打道舉黑旗,防暴警進入維園清場。下午4時,警察分別在高士威道及維園足球場內發射多枚催淚彈,大部份人無防護裝備急忙走避,多名候選人墊後。防暴警要求候選人離開,有候選人質疑為何不能享有權利舉行選舉集會。防暴警突然衝前,向沙田鞍泰選區候選人鄭仲恆及大埔林村谷選區候選人陳振哲噴胡椒噴劑,陳振哲被按在地上後,面部再直接被噴胡椒噴劑,兩人被用索帶扣起。警員又衝前將大埔頌汀選區候選人文念志粗暴地壓在地上。三人被帶上警車。其他候選人要求警方解釋拘捕理由,但未獲回應。

民間記者會隨後發聲明譴責港警是「黨衛軍」,假借「執法」之名,配合中共、港府打壓區議會選舉的民主派候選人。聲明稱,港警在維園行使不必要的武力,攻擊並濫捕普通市民與候選人,明目張膽地以武力干擾選舉。

60名泛民區議會候選人當晚發表聯署聲明,譴責警方無理清場,破壞公平選舉。

蕭若元:勿墮警兩個陷阱

11月2日當天,除維園外,港人在港島、九龍區等多區舉行抗議活動,都遭警方施放催淚彈鎮壓。

資深評論員蕭若元在其「謎米」頻道分析提醒港人要小心港府設下的兩種陷阱。第一個,他說當天灣仔、遮打花園及愛丁堡廣場有兩個集會及尖沙咀有一個集會是合法的,但集會開始15分鐘後,警方要求腰斬,暴力清場,用意是引「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者)出來,抗爭者走避不及,警方就稱他們非法集結,然後拘捕他們。很多是「細路女」,全部都沒戴防毒面罩。

其中當天在灣仔修頓球場,防暴警將近50名走避不及的市民,圍困於球場附近的公廁旁,要求他們舉起雙手並跪地,羞辱式截查,逐個人搜身及搜查其隨身物品,歷時長達兩小時,其間不准傳媒上前拍攝採訪,更一度以胡椒噴劑指嚇記者。大約下午5時許,大批巿民由金鐘警察總部退向修頓球場時,警方沿路不斷狂射催淚彈,有一批巿民走入球場暫避。警方包抄修頓及灣仔地鐵站之間通道,約上百人被圍捕。有大約70人被捕被押上旅遊巴士,都是沒戴口罩的少女。

第二個陷阱,蕭若元說:「香港只要有警察出現的地方,就變成宵禁,任何人只要你出現,他(警察)都可以拘捕你,無論你有沒有蒙面,有沒有戴口罩,尤其是你罵他,他一定都會衝過來拘捕你。這是未經過立法程序的辱警察罪,由他們擅自執法。」

他舉例說,當天警方發射催淚彈在干諾道中擊中一輛消防車,消防員不滿,與警員理論,被多名警員包圍。另有一名開保時捷私家車男子,最初是向警察豎拇指,後在京士頓街停車,播放反送中歌曲《願榮光歸香港》,引起在場20多名警員不滿,強行將車主拉下車制伏在地,並在車主不在場情況下搜查其車輛,最後拘捕車主,指其「襲警」。

蕭若元指出,再加上10月31日萬聖節警方在中環蘭桂芳等地針對「和理非」的清場拘捕行動,提醒若抗爭者因而忍不住氣而作出過激反應,就會墮入警方的陷阱,被隨意拘捕,誣衊你犯罪。「他們好似日本皇軍一樣對付香港人。不是戒嚴的戒嚴,沒有辱警罪的辱警罪,執行辱警罪。」

沙田鞍泰選區另一候選人為招文亮、大埔林村谷選區另一候選人為陳灶良、大埔頌汀選區另一候選人為譚榮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