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港人反送中過程中,香港警察的殘暴行徑令世人瞠目結舌,人們不解一支訓練有素、享有盛譽的警隊為何變成這樣,是否那些凶殘行徑是喬裝的大陸警察做的。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潘東凱表示,有這個因素,但最主要的,香港警隊已被中共控制,早已變了質。他呼籲遭受警暴的港人要訴諸法庭,進行反擊。

潘東凱是香港作家及時事評論員,曾在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加拿大帝國商業銀行、美國銀行及瑞銀等國際金融機構任職,著有《炎黃解毒》及《今昔維城》二書,分別探討中共的歷史和香港的歷史。

潘東凱10月31日在接受大紀元專訪時表示,大紀元對中共有深切的了解,並敢於發聲,他非常支持大紀元,他也對在前線爭取客觀報道反送中抗爭過程的所有媒體,致上崇高的敬意,他說,這些記者都是用生命在做。

香港警隊受中共控制 早已變質

香港屯門區10月28日遭刺鼻不明氣體侵襲,區內多人不適,市民懷疑源頭來自警方基地。30日晚間,逾百名市民到屯門大興警方行動基地,要求交代事件緣由,雙方爆發衝突。警方在清場過程中,闖入逸生閣大廈和一日式餐廳,聲稱懷疑有抗爭者,不少市民被要求跪地面壁接受搜查,至少73人被捕。

「無限的權力給他們(港警),也都開了綠燈,你做甚麼都不需要承擔後果,一幫這樣的人沒有自制力,他會做很多事情來凌辱你的。」

潘東凱指出,前線的香港警察並不是因為壓力大而變得凶殘,這些年來,香港警隊在中共的統戰滲透下,早已變了質。

「(中共是)黨指揮槍,(香港)警察已經被變了質,警隊的收編改造和變質是一個漫長的過程,其實在2014年雨傘運動的時候,他們已經在做了,這一次是很不幸或者很幸運地暴露出警隊的真正本質。從1921年中共成立到今天,就是有一個叫做『敵我意識』,現在它定性香港所有不同意它的而且發出不同聲音的人,尤其是我們的下一代,都是敵人,所以一定要用鐵腕來鎮壓,一定要你粉身碎骨。」

潘東凱表示,2014年七一遊行集會後,有511名抗爭者留守遮打道,結果遭警察暴力拘捕,禁錮在黃竹坑,遭受了一些非人道對待。「它開始試驗一個不同的模式,做一些很像在大陸的維穩工作,就是專政鎮壓和想懾服你。」

他指出,相較於雨傘運動,港警現在更加凶殘,中共就是希望港人以暴制暴,令抗爭蒙上污點。「想做成更多的血債,很多的不滿,更多的仇恨,希望可以成功地鼓動我們用暴力去對抗暴力,如果這件事情成功的話,可以使得抗爭運動蒙上一個污點。」

潘東凱表示,無論如何,一定要讓國際社會知道,港警把不受限制的暴力強加在香港市民身上,這是迫切要解決的人道災難。

「在屯門,一個小店的女店長堅持不給警察搜,因為警察沒有搜查令,他就可以打你,拘捕人。現在香港的法例,警察48小時之後要釋放被捕的人,但是大家要明白,30個小時、40個小時都可以做很多事情的,這些就是我所說的人道災難。」

中共若以軍隊直升機鎮壓香港 會掛港警標誌

據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的消息,解放軍第75集團軍10月11日在湖南模擬「突擊香港」演習時,發生直升機撞山墜毀事故,造成11名官兵死亡。

對此,潘東凱表示,雖然中共的武裝設備是紙老虎,安全系數很低,但若用來鎮壓百姓,會造成重大傷亡。

「他們的戰鬥機和引擎的技術到現在都無法突破,維修及安全性都有很多問題。但是如果用這些武裝直升機在上空去突襲普通的無辜百姓,那個效果可以說是很顯著的,可以死很多人的,比如它可以釋放催淚彈、胡椒噴霧,也可以綠色的毒水、藍色的毒水,甚麼都可以。」

潘東凱還說,中共若以軍隊、直升機鎮壓香港,會掛香港警察的標誌。

「中共不會派有寫著駐港解放軍標籤的武裝人員進入香港執行任務,你說那個直升機真的要襲擊的時候,有些是香港警察的標誌,可不可以?我的意思是說,我不會過份去解讀直升機到底甚麼時候可以應用到香港?如果真的做這件事情,他們都不需要掛解放軍的招牌。」

司法系統尚未被中共控制 遭警暴者應訴諸法庭

潘東凱表示,香港的司法系統還沒有完全被中共控制,每一個遭受警暴的人都應該採取法律行動。

「要採取法律的行動,要向他們反擊。屯門出現的事情,我希望立法會議員和法律的專業人員和有良心的香港人,手上有一定能力的,和國際的一些組織,例如國際特赦組織,要坐在一起談一談,有沒有一個緊急應變的方法,我們不可以坐在那裏任由他們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