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無錫人權捍衛者沈愛斌揭露被地方官員定向輻射源迫害引起身體不適後,最近,山東維權人士王麗珍也曝光家中測出強烈輻射光,一年多來總感覺頭暈、頭痛、噁心、耳鳴,白天嗜睡夜間睡不著等癥狀,甚至轉身就忘事。

29日,王麗珍將夜裏儀器測的輻射光發上維權群,夜間儀器測到輻射源後會發出「滋—滋滋—滋滋滋」或「滴—滴滴——滴滴滴」發射信號的聲音,有時白天有,夜間特別明顯,輻射發出紅色光很是嚇人。

夜間發出的輻射光。(影片截圖)
夜間發出的輻射光。(影片截圖)

遭輻射控制精神無法集中

王麗珍告訴《大紀元》記者,「這一年來總是夜裏睡不著,頭暈,白天嗜睡,出門就精神,最近看到無錫沈愛斌用儀器檢測出家中有輻射,想到我的這些症狀,就把前年購買的設備(多功能探測器)找出來測試,晚上關閉總電源後在我睡房竟然查到了輻射這麼強。站在這一會就想吐,噁心的難受。」

「近一年了總忘事,而且轉身一會就忘掉,想寫點東西一點也寫不出來,精神無法集中,現在耳朵、頭都感覺嗡嗡響。」

王麗珍表示,「這個設備是去年年初五外出回家,發現餐桌上有大腳印,可能是踩上去安裝了甚麼東西或是摘除甚麼東西了,那時購買的一個多功能探測器,後來把電源開關、傢私、沙發都翻找沒找到有東西,就沒再用。最近再把這探測器找出來,查到了竟然輻射這麼強。」

有訪友表示,「幸虧發現的早,殺人於無形 非常容易得血液病,以及各類惡性腫瘤。」她還提醒王麗珍和鄰居一起找出輻射源追究責任。

家被強拆 父親冤獄 母親被監視居住

王麗珍,山東淄博人,2009年,父親王玉楊親手創建的家園事業,在沒有公開任何徵地的審批手續的情況下被強拆了。王玉楊因進京舉報貪官被以「尋釁滋事罪」冤判4年,母親高素清成網絡逃犯。三年來她替父伸冤,不畏當局威脅抓捕判刑,被網民們稱為現代孝女。

王麗珍(中間綠色衣服者)10月下旬參加企業家辯護論壇諮詢法律辯護技巧。(受訪者提供)
王麗珍(中間綠色衣服者)10月下旬參加企業家辯護論壇諮詢法律辯護技巧。(受訪者提供)

王玉楊目前在山東省監獄服刑,王麗珍一直在為花甲老父親提請減刑申請奔走。10月下旬她去北京參加一場企業家辯護論壇後,21日,她再次去北京國家信訪局、中紀委、公安部登記,25日回到淄博就接到當地信訪局領導電話,說要開個協調會解決問題。她心裏不踏實,星期天領導都休息開甚麼協調會。

26日,派出所所長打電話給王麗珍,說要給她解決問題。後來所長說他要開會,找一個警察來給她摁幾份資料,這位警察和另一位助理來了就把執法記錄儀打開,王麗珍要求看他們的執法證,結果都說沒帶。於是她拒絕了做記錄。

王麗珍表示,「我跟他說,我家房子一夜之間沒有了,家產被搶了,既然說是違章建築,為甚麼在原地蓋起來了?這個位置是在我們淄博市中心張店區,在這兒一年租金就好幾萬。」

「我給他看了我去北京公安局申請的訊息公開,他們給我的證據是我父親沒有在北京違法的證據。而且所有的罪名都還在偵查,我爸爸卻已經被判刑在監獄裏邊了,而且我母親,先是取保候審,現在又給她弄了一個監視居住。」王麗珍說。

過後,王麗珍接到派出所所長電話,「他們在錄像的同時我也給他們錄音錄像了,這個派出所所長叫我不要把這個影片外流。」

房子被強拆後,王麗珍的戶口,暫時寄在她小姨戶口上。「10月30日我小姨上我家去,拿著農藥說要死在我家,逼著我把戶口遷走。我小姨夫手臂戴著『孝』上我家去,給我發訊息,叫我兩天之內遷戶口,否則後果自負。」

「我小姨和她兒子都在居委會上班,我房子正是在抓捕我爸和我的刑警隊管轄區內,所以讓我把戶口遷走,就少一個信訪案件。」

王麗珍最後表示,「現在我們地方只要去國家信訪局就有被抓捕的可能,也等於是警告我了。越來越黑暗了,去信訪局都不允許了,因為都彙報清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