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豬瘟在中國肆虐,同時對全世界造成嚴重的危害。據中央社報道稱,除了中國的生豬生產佔了全世界一半以上,官方未能即時給予撲殺豬隻的補貼,也是造成防疫失控的原因。有大陸專家認為,非洲豬瘟就像一面「照妖鏡」,照出了中共防疫部門與官員的漏洞。

中國大陸自2018年8月爆發非洲豬瘟疫情以來,持續蔓延,豬只大量被宰殺。中央社報道,疫情不透明、人民無法信任中共政府,是非洲豬瘟在中國蔓延的一大致命傷。

中央社報道稱,中國非洲豬瘟病毒屬基因Ⅱ型,與格魯吉亞(Georgia)、俄羅斯、波蘭公佈的毒株全基因組序列同源性為99.95%左右。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下,有人懷疑,這次染上非洲豬瘟,其實是中國從向美國買豬肉轉向俄羅斯購買,因此引禍上身。

雖然中國自2008年開始就對俄羅斯豬肉進口頒佈禁令,黑龍江省商務廳官網8月的訊息卻顯示,俄羅斯西伯利亞農業集團已開始向中國出口豬副產品,首批24噸。

官方的說法卻是,這次非洲豬瘟是從境外傳入,途徑很可能有4類:一是生豬及其產品國際貿易和走私,二是國際旅客攜帶的豬肉及其產品,三是國際運輸工具上的餐廚剩餘物,四是野豬遷徙。

至於疫情不透明的證據,一些短影音平台上流傳的豬隻掩埋畫面顯示,未被官方公告疫情的地方也可能感染非洲豬瘟。

河北大午農牧集團有限公司監事長孫大午2019年2月就曾在微博上公開大量豬隻死亡照片,表示其豬場死了1萬5000頭豬,他們認為是非洲豬瘟,「但政府不給確認」,最後在輿論影響下,政府才確認疫情通報,公司方面才有可能拿到撲殺補償。

報道表示,這樣的事例不會只有一家。中國農業農村部下令每個養豬場有疑似疫情一定要通報,否則會受罰;但是撲殺豬隻每頭的補償金人民幣1200元要由地方政府和中央政府共同承擔,地方政府基於財政壓力以及遇事「大化小、小化無」的習慣,能避就避。結果造成基層豬農搶賣豬隻減少損失,增加了染病豬流向市面的機會,病毒得以持續散佈。

中國農業科學院哈爾濱獸醫研究所豬傳染病研究室主任仇華吉說,非洲豬瘟就像一面「照妖鏡」,把中共防疫體系、有關部門及豬場的管理能力和危機處理能力一下子就檢驗出來。

他在2019年5月發表的「非洲豬瘟防控理論與實踐」報告中說:「每次看到在公路上拋的、河流上漂的豬,總會感覺到我們的養豬人、我們的行業真的需要反思。」

「你還敢吃豬肉嗎?」因為不相信官方每次通報疫情都是「已經無害化處理完畢」,或是擔心有非洲豬瘟病豬搶在被官方撲殺前就被豬農先賣了,有些人已經儘量不吃豬肉。雖然官方強調「感染非洲豬瘟的豬,吃了對人體健康無害」,但很多人心理仍不舒服。

台灣大學獸醫系名譽教授賴秀穗表示,一般非洲豬瘟的傳播每年僅約100公里,中國卻不到半年及從東北瀋陽傳播到幾千公里外的廣東和福建。他認為,中國的非洲豬瘟可能會蔓延數十年到百年。

賴秀穗說,疫情快速傳播的原因是沒有按照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的標準程序處理:疫情發生時,要撲殺感染場的所有豬隻,在當地銷毀焚燒;周圍或全省的養豬場需要立刻禁宰禁運數天。他也直言,政府不賠償撲殺豬的經費,養豬業者是不會通報的,而疫情不透明,又會使疫情擴散,害了養豬產業。

賴秀穗還說,過去有許多國家感染非洲豬瘟,它們沒有像中國一樣,告訴民眾吃感染豬肉沒有問題,因為這關乎防疫,如果這樣處理,就永遠撲滅不了非洲豬瘟。

據報道,受非洲豬瘟的影響,中國大陸2019年以來豬肉價格不斷上漲,目前中國豬肉價格已高達每公斤約72元到74元人民幣,這個價格是一年前豬肉價格的兩倍。

據彭博社引述的中共海關數據,中國2019年前9個月進口豬肉總量已達到了130萬噸,比2018年同期增長了44%;僅9月份這一個月,就進口了161,836噸豬肉和152,104噸牛肉,而豬肉和牛肉的進口量同比分別增加72%和53%,

《彭博》報道稱,中國、墨西哥、日本進口美豬數量都在上升,尤其中國在10月第2周進口了創記錄的14.22萬噸,第3周再破記錄達15.26萬噸,因此從理論上來說,「如果繼續向中國出口全豬,會造成豬肚短缺。」

由於豬肉短缺的現象已持續了相當一段時間,大陸不少地區的民眾開始轉而選擇購買狗肉或兔肉等替代肉類。#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