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三千多名港大學生、教師、校友給校長張翔的聯署在限期前得不到正面回應,部份學生於11月1日中午將抗議行動升級,他們在校長室外大廳靜坐,另有一些學生在校長室的外牆上貼滿各種傳單,並用油漆塗鴉。

這不是政治問題而是良知問題

當天中午各媒體陸續前往10樓校長室後,被職員指示到大樓的底下等待。一群蒙面、或戴口罩的學生也聚集在大樓的底下。其中一名戴口罩的男生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反送中運動已經過了4個多月,在警察濫用暴力的狀況下,是否要譴責警察的暴力行為及保護被警察侵犯的學生,這已不是一個政治上的問題,而是一個良知上的問題。

港大戴口罩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孫明國/大紀元)
港大戴口罩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孫明國/大紀元)

該學生強調,作為一個香港大學的校長,他同時負擔了一個責任,就是所有學生在這些事情上的安全。「我們認為校長在這件事情上,除了他應該要在校園裏舉辦(提供)可以溝通的場合之外,他應該要站出來,以他的良知來譴責警察的暴力。」

現場另一位蒙面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社會上發生這麼大的事件,張翔身為頂尖學府香港大學的校長,是否應該做出一些行動來支持自己的學生。

學生抱怨港大變「黨大」

據公開資料顯示,張翔出生於大陸江蘇南京市,2年前被任命港大第16任校長,因為他的大陸背景,港大學生抱怨被大陸化。

這位蒙面港大學生也向大紀元表示,「因為我們港大有很多來自大陸的學生,數量非常大,讓我們本地學生有一種錯覺,感到是在讀中國境內的大學,比如北京大學。整個校園內充滿普通話, 經常被人取笑我們的學校是『黨大』,全部是平行時空,不關心世事。」

港大蒙面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駱亞/大紀元)
港大蒙面學生接受大紀元採訪。(駱亞/大紀元)

但該學生也表示,「根據調查數據香港大學(這次反送中運動)被捕的人數是第三多,我也很驚訝。他們被抓,不知道是否承受過份的暴力,被抓後在警署被怎樣對待,希望他們一切安好,也感謝他們為香港和港大的付出。」

他還強調說,「我們明白張翔校長是大陸人,可能不方便,但現在已經不能再作為一個藉口了。香港大學已有40幾個學生被捕,學生被捕之後他有沒有安排律師跟進,一直是潛水隱形,迴避面對自己的學生。」

7月份,張翔曾表態譴責任何的暴力,該學生追問,「但這一次之後他有沒有關心被警方打傷的學生呢? 我們沒有看到。我們這次行動希望張翔校長與學生有一場面對面的對話會。」

校長迴避 由副校長接待抗議學生

11月1日早上10點21分時,校方發了一封電郵通知表示,這個月會安排一個校長與學生的見面會。該學生認為,沒有關於時間、地點的詳情, 就是隨便模凌兩可地打發我們走。校長只是滿足我們四大訴求中的0.5個訴求。

港大張翔校長辦公室玻璃外牆貼滿了傳單。(駱亞/大紀元)
港大張翔校長辦公室玻璃外牆貼滿了傳單。(駱亞/大紀元)

 
由於一直得不到校長的正面回應,學生們在中午就聚集到校長辦公室的樓下,隨後決定上10樓校長辦公室,將抗議活動升級。

校方代表派了兩名職員出面跟學生溝通,並安排兩名學生代表上樓查看地形,確認靜坐、會談的位置。隨後現場抗議學生全部上樓坐在校長室外的大廳,全部媒體也緊隨而上。

聯署小組的發言人藍同學將連署信及簽名用信封包裝後,由副校長代替校長張翔接受,並接待學生座談。

香港大學校長張翔一直迴避與學生會面,派副校長與學生見面。(孫明國/大紀元)
香港大學校長張翔一直迴避與學生會面,派副校長與學生見面。(孫明國/大紀元)

不過會談並沒有甚麼實質性進展,也未能確定時間、地點。隨後部份學生開始在校長室的外牆們貼了很多的表達訴求的傳單,並噴漆表達不滿。

港大聯署小組發言人藍同學在樓下向媒體簡短說明,他介紹與副校長對話的感受說,「我認為校方完全沒有誠意,因為我們上次去遞信的時候,也同樣是他接信。兩次的交信我們只有得到兩個毫無承諾的回覆,所以我們認為校方完全無誠意;

港大連署小組發言人藍同學。(駱亞/紀元)
港大連署小組發言人藍同學。(駱亞/紀元)

第二,如果今天的行動之後,校方還是繼續用現在的態度回應同學訴求的話,我相信我自己不去繼續抗爭的話,同學也會自發去做一些不同的活動。」

他還強調,對話一定要得到校長的親自承諾。對話要有一定的主題,包括回應我們的聯署其餘三項的訴求。他還表示,香港大學有那麼多的場地設施很容易找到合適的場地,因此場地絕對不是一個延遲這個對話會的藉口。

最後他強調,「要有我們港大連署的代表包括學生會去統籌這個對話會,不能再像上次那樣,只是個沒有實質用處的對話會。」

港大三千多名師生、校友給校長的聯署書中有四大訴求,包括促請校長譴責警暴、承諾不讓警方在校園以任何藉口搜捕、要求用他的能力去支援港大被捕的同學、及要求跟他有一個對話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