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19屆四中全會的公報,沒有重大人事變動和習近平黨內權力受損跡象。但是出現了「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黨領導一切」和「堅持公有制主體」等55個「堅持」。輿論認為,越強調「堅持」的東西說明越不穩。

四中全會公報「肯定」了中共政治局的「工作」,並再次強調「習核心」。另外,公報依然強調「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顯示習近平的所謂「政治路線」得以延續。北京獨立學者查建國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公報沒有看到新內容,四中全會只是更加強化了習近平的黨內權威。

不過,公報中也透出了習近平面臨的危機。五千多字的公報中,「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及「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等等,「堅持」一詞不斷重複達55次。公報還強調,「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全黨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

外界認為,這些不斷重複的「堅持」,和當局一直強調的「絕不改旗易幟」一樣,顯示中共的政治制度和統治權威已陷入「難以堅持」的空前危機。

時政評論員唐靖遠表示,習近平這次在黨內沒有遇到公開挑戰,但不等於沒有挑戰。同時,社會動盪也是他的最大困境之一,因為中共統治已經進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

法廣文章指,公報通篇沒有提到經濟形勢和中美關係惡化,說明習近平正在這些問題上遭遇黨內壓力。中國歷史學者章立凡認為,公報顯示出中共內部存在巨大分歧。他分析,整個公報都在強調加強一黨專政,反映目前形勢存在強大的不安全感和危機,否則在中共內部團結、矛盾不尖銳的情況下,此次全會的主題應該是聚焦經濟。

當前中美貿易戰仍在延續,中國經濟形勢繼續惡化。中共近幾年外匯儲備不斷下降,加上外資大舉撤離,大量工人失業,使得控制社會避免動盪已成為北京的當務之急。

北京文史學者張先生對自由亞洲分析,四中全會歸根結底是要用強化「黨領導一切」來鞏固其統治權,基本奏響了回歸文革狀態的號角。時評人劉銳紹對BBC表示,所謂「治理能力現代化」,其實是用經濟、政治、監控等手段保證中共執政。他認為,中共在政治上會進一步收緊,強化利用人臉識別和信用管理體系監控民眾。

張先生認為,將來無論是香港還是大陸,當局都會採用「新疆模式」進行管控。他說,公報宣稱的所謂「取得巨大成功的治理模式」,可能包括控制國內民眾的「新疆模式」和控制其它國家的「一帶一路模式」。

另外,公報雖然沒有提及經濟和中美關係惡化,但對港澳問題有新的表述,或說明香港危機是這次「黨建」會議無法避開的重點。公報中稱,要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港澳「實行管治」,並要求「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章立凡認為,這些說法應該是首次出現,說明中共可能要違背所謂「一國兩制」,把中共的那套所謂「法治」延伸到港澳。香港中文大學客座教授林和立則認為,習近平這次沒有拿出推動香港政治改革的途徑,反而更加強調所謂「國家安全」,說明北京對香港沒有妥協的跡象,港人與北京之間的深層次矛盾將會加劇。#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

大紀元訊】中共19屆四中全會的公報,沒有重大人事變動和習近平黨內權力受損跡象。但是出現了「堅持社會主義制度」、「堅持黨領導一切」和「堅持公有制主體」等55個「堅持」。輿論認為,越強調「堅持」的東西說明越不穩。

四中全會公報「肯定」了中共政治局的「工作」,並再次強調「習核心」。另外,公報依然強調「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和「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顯示習近平的所謂「政治路線」得以延續。北京獨立學者查建國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公報沒有看到新內容,四中全會只是更加強化了習近平的黨內權威。

不過,公報中也透出了習近平面臨的危機。五千多字的公報中,「堅持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堅持黨的集中統一領導」、「堅持公有制為主體」及「堅持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等等,「堅持」一詞不斷重複達55次。公報還強調,「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全黨的一項重大戰略任務」。

外界認為,這些不斷重複的「堅持」,和當局一直強調的「絕不改旗易幟」一樣,顯示中共的政治制度和統治權威已陷入「難以堅持」的空前危機。

時政評論員唐靖遠表示,習近平這次在黨內沒有遇到公開挑戰,但不等於沒有挑戰。同時,社會動盪也是他的最大困境之一,因為中共統治已經進入「越維穩越不穩」的惡性循環。

法廣文章指,公報通篇沒有提到經濟形勢和中美關係惡化,說明習近平正在這些問題上遭遇黨內壓力。中國歷史學者章立凡認為,公報顯示出中共內部存在巨大分歧。他分析,整個公報都在強調加強一黨專政,反映目前形勢存在強大的不安全感和危機,否則在中共內部團結、矛盾不尖銳的情況下,此次全會的主題應該是聚焦經濟。

當前中美貿易戰仍在延續,中國經濟形勢繼續惡化。中共近幾年外匯儲備不斷下降,加上外資大舉撤離,大量工人失業,使得控制社會避免動盪已成為北京的當務之急。

北京文史學者張先生對自由亞洲分析,四中全會歸根結底是要用強化「黨領導一切」來鞏固其統治權,基本奏響了回歸文革狀態的號角。時評人劉銳紹對BBC表示,所謂「治理能力現代化」,其實是用經濟、政治、監控等手段保證中共執政。他認為,中共在政治上會進一步收緊,強化利用人臉識別和信用管理體系監控民眾。

張先生認為,將來無論是香港還是大陸,當局都會採用「新疆模式」進行管控。他說,公報宣稱的所謂「取得巨大成功的治理模式」,可能包括控制國內民眾的「新疆模式」和控制其它國家的「一帶一路模式」。

另外,公報雖然沒有提及經濟和中美關係惡化,但對港澳問題有新的表述,或說明香港危機是這次「黨建」會議無法避開的重點。公報中稱,要依照《憲法》和《基本法》對港澳「實行管治」,並要求「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

章立凡認為,這些說法應該是首次出現,說明中共可能要違背所謂「一國兩制」,把中共的那套所謂「法治」延伸到港澳。香港中文大學客座教授林和立則認為,習近平這次沒有拿出推動香港政治改革的途徑,反而更加強調所謂「國家安全」,說明北京對香港沒有妥協的跡象,港人與北京之間的深層次矛盾將會加劇。#

(轉自新唐人電視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