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周在倫敦寫作時提醒了我,英國的治理原則一直是自由國家發展的典範。很少有其它社會可以回顧,如同英國與世界分享的邁向自由民主制度之路持續的進步。

1215年約翰國王簽署的《大憲章》是限制絕對王權與擴大王室之外的人參與政治的第一步。其他中世紀的統治者可能選擇忽略這個文件,但隨著時間的推移,英國人民的投票權和政治參與權,得到了人類歷史上最廣泛的認可。

到20世紀下半葉,英國、美國和加拿大已經在各自的國家、地區和地方各級政府的立法和行政部門進行了普選。使得過去兩個世紀裏,所有關於種族、宗教、性別、年齡或財產所有權的投票限制都消失了,政治領導權也真正交付到人民手中。

然而,近年來世界的政治菁英階層似乎厭倦了向一般民眾尋求治理上的授權。敏感的公民逐漸意識到如波蘭哲學家萊古特科(Ryszard Legutko)所形容的,現在的政治像是潛藏在民主中的「惡魔」。萊古特科說,這個「惡魔」在執政精英中煽動了「極權主義的誘惑」。

這種誘惑始於上世紀初,當時受馬克思和馬克思主義者的影響,一部份說英語的知識份子似乎對有限的政府、人權、自由市場經濟等英國模式失去了信心。 他們沉浸於「社會正義」的論述,開始重視「平等」超過「自由」。由於在人類環境中「平等」不會自然發生,因此他們得出結論,像他們這樣的國家行為者(state actors),需要在新烏托邦中引領眾人。

隨著時間推移,政治菁英們誘使多數民眾放棄了自由,並將他們的信任交到永久國家的手中。當選民偶爾拒絕這個轉變,選出的領導人試圖恢復有限政府時,如:戴卓爾夫人(前英國首相,Margaret Thatcher)、列根(前美國總統,Ronald Reagan)、哈珀(前加拿大總理,Stephen Harper)、特朗普(現任美國總統,Donald Trump)、約翰遜(現任英國首相,Boris Johnson)等人,這些民主中的「惡魔」就會用意想不到的方式來毀壞他們的聲譽,避免他們帶領大家回到過去的體制。

統治階層對傳統民主的摒棄,不斷令人感到擔憂與不安。例如,加拿大廣播公司(CBC)報道,加拿大現任總理賈杜魯多(Justin Trudeau)當選自由黨黨魁後,對一個女性團體問及他最崇拜的國家時坦承:「我對中國實際上有一種欽佩,他們的獨裁專制可容許他們在一枚硬幣上翻轉經濟。」

巧合的是,大約在杜魯多對中國的共產主義表示贊同之時,波蘭的萊古特科也正著手其英文版的《民主中的惡魔:自由社會中的極權主義誘惑》。現在這本書已廣受好評。這名曾在蘇聯生活過的團結活動家(譯註:指曾參與團結工聯,主張非暴力反共,成為1980年代波蘭國內強大的反共力量)對杜魯多這種對北京模式的熱情並不覺意外。就他的觀察,1970以後共產主義者與後現代自由民主人士之間,存在著某些強烈的共同原則與理想。

《國家評論》的自由撰稿編輯約翰奧沙利文(John O'Sullivan)為萊古特科的精闢著作寫序時,總結比較了共產主義和近幾十年發展出來的自由民主制。他說,兩者都是烏托邦主義,並期待在將來某個時期,他們的體系能成為「永久的現狀」(permanent status quo)。兩者都要求所有的社會機構遵守其制訂的規範和價值觀,兩者都利用社會工程(social engineering)來實現這一目標(編註:社會工程是指政府用專制的方式,控制教育、操控文化、修訂法律制度等企圖「改造」平民),並都致力於與其文化和政治上的敵人進行無休止的爭鬥。

簡而言之,今日的世界已經不再像19、20世紀的領導者般擁護傳統的自由民主制。如威廉格萊斯頓(William Ewart Gladstone) 、班傑明迪斯雷利(Benjamin Disraeli)和溫斯頓邱吉爾(Winston Churchill)這三位前任英國首相,他們崇尚多數決民主制,基於憲法保障人民的宗教自由、言論自由、結社自由、新聞自由;確保辯論是真實的、選舉是公正的,以達到所需的自由。因此,身為公民和選民的普通百姓可以依個人意願自由選擇。

相比之下,奧沙利文指出,新的自由民主制在意識形態的基因裏就包含了政策、禁令和偏見。在傳統的自由民主制中,一般公民的價值觀最終會決定法律和政策。但在新的自由民主制中,民選的立法委員與眾多不負責任的機構之間存在著共生關係;法院重新立法,而不是解釋和適用已解決的法律;主流媒體無條件支持符合政治正確的價值觀;而非由選舉產生的的國內外組織如:聯合國、歐盟、世貿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卻掌握了大範圍的監管權。

在這個情況下,當英國選擇退出歐盟而受到國際政治家、有偏見的輿論製造者和歐洲官僚的阻礙就一點也不令人意外了。當我們看到整個美國左派自由主義陣營就在下次大選之前,竟試圖推翻總統大選的結果並彈劾特朗普總統時,也不應該太過震驚。一般民眾已經注意到新的民主自由制度比傳統的民主制度更不自由,也不那麼民主。

無論如何,加拿大、英國和美國已經有跡象顯露出越來越多的選民準備反擊這新的權力結構。對於任何想要重新審視「自由民主」現況的人來說,強力推薦萊古特科的書《民主中的惡魔》是一個很好的起點。◇

作者簡介

威廉布魯克斯(William Brooks)是滿地可的作家和教育家。他目前是加拿大奇維塔斯學會(Canada's Civitas Society)的「公民對話」的編輯,同時也是英文版《大紀元》(Epoch Times)的專欄作家。

原文Have Our Elites Grown Tired of Traditional Democracy刊載於英文版《大紀元》。

本文所表達的是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大紀元時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