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成就一個出色故事的人事物相當多,藝術品自然也有這樣的能力,電影《囚鳥》(The Goldfinch)便以一幅著名畫作為故事的引子,藉此呈現男主角曲折的人生。

電影簡介

13歲的少年西奧有天與母親一起參觀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時,博物館突然發生慘烈的爆炸案,西奧雖然幸運生還,但卻從此與母親天人永隔。然而爆炸發生後,他在逃難之餘也偷偷將館中的一幅名畫「囚鳥」私藏起來,使世人都以為這幅畫已在爆炸中灰飛煙滅。西奧年幼無知的錯誤之舉,日後也影響了他的人生,並連帶產生出乎意料的影響。

「戲」說新語

與《囚鳥》同名的這幅名畫雖然是故事的核心物件,但在片中實際出現的次數其實較為有限,許多時候還是以回憶的形式呈現。儘管該名畫真正登場的次數不多,但仍在關鍵時刻起到劇烈影響故事走向的作用,因此仍無愧為電影的重要核心。

敘事手法有獨到之處

《囚鳥》的故事更多的是以男主角西奧一生的經歷為主體,並從中體現私藏名畫引發的後果。電影的敘事手法也有其獨到之處,導演在敘事時並不會將所有內容一次攤在觀眾面前,而是會適度地刻意隱滿一些細節,隨著劇情發展,再一點一點地補上事情的完整面貌。因此本片儘管非懸疑片,但憑藉敘事技巧的靈活運用,仍能為電影創造一定的懸念。

藝術博物館的爆炸案徹底改變了西奧的一生,生父在事發前早已拋家棄子多年,因此失去母親後的他,當下可說是舉目無親、無依無靠。人生跌落谷底之際,好心的巴伯夫婦為他提供了庇護所,讓他與巴伯一家從此結下不解之緣。

電影在此類情節的呈現上,也稱得上頗為細膩,一方面基於西奧剛成為孤兒,刻意讓《囚鳥》維持較低沉、悲傷的調性,另一方面也仍讓人感受到巴伯一家的熱心帶來的溫暖。

爆炸案對西奧的影響,不僅止於和巴伯一家結緣,還啟發了他對古董與藝術品的興趣。這一方面除了與西奧的個人愛好有關外,一方面也可解釋成,造成他人生重大變故的意外發生在藝術聖地,進而對他造成了深刻影響。而爆炸案的一個小插曲,更引導他結識了古董家具商霍比,兩人培養出了近似師徒或忘年之交的情誼,此段經歷最終也促成了西奧的職業選擇。

單就爆炸案對西奧人生的改變,《囚鳥》的鋪陳可謂相當的細膩,連帶本片的節奏其實也較為緩慢,與許多商業大片的明快風格大相逕庭。或許會讓部份觀眾感到不習慣。不過故事本身並不無趣,相信對於劇情片的愛好者而言,觀影時仍能感受足夠的樂趣。

就西奧人生的呈現上,本片也透過適度的變換時間軸,為電影創造變化,一定程度彌補了故事節奏較緩慢可能帶來的缺點。同時,故事的走向也蘊藏了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地方,如對西奧父親一角的安排,就對西奧的人生幾度帶來重大改變;對於巴伯一家的安排,也有出人意料之處,原本讓人以為是重要人物的角色,意外地提早退場,原本不起眼的角色,反而在日後變得較具分量。種種劇情轉折,都讓故事發展有一定的張力。

影響西奧(右)人生的重要角色,還包括西奧的摯友鮑里斯(左)。鮑里斯一角在日後更起到無法替代的作用。
影響西奧(右)人生的重要角色,還包括西奧的摯友鮑里斯(左)。鮑里斯一角在日後更起到無法替代的作用。

影響西奧(右)人生的重要角色,還包括西奧的摯友鮑里斯(左)。鮑里斯一角在日後更起到無法替代的作用。
影響西奧(右)人生的重要角色,還包括西奧的摯友鮑里斯(左)。鮑里斯一角在日後更起到無法替代的作用。

影響西奧人生的重要角色,還包括了西奧在一次搬家後結識的摯友鮑里斯。西奧雖然整體上是個較守規矩的孩子,但骨子裏其實仍有叛逆的一面,鮑里斯則起到將他的這些人格特質激發出來的作用,為人物增添多元面貌,但尺度拿捏得宜,不會讓西奧的角色形象變得過於負面化或不討喜。同時,鮑里斯一角在日後更起到無法替代的作用,堪稱頗具分量的配角。

母子情感塑造成功

由妮歌潔曼飾演的巴伯太太收留了失去母親的西奧,將西奧視如己出。
由妮歌潔曼飾演的巴伯太太收留了失去母親的西奧,將西奧視如己出。

由妮歌潔曼飾演的巴伯太太收留了失去母親的西奧,將西奧視如己出。
由妮歌潔曼飾演的巴伯太太收留了失去母親的西奧,將西奧視如己出。

《囚鳥》的重要情感是「母愛」,西奧對自小收養他的巴伯太太的敬愛,影響他的愛情選擇。電影對此的呈現毫不煽情,扎實而有溫度。
《囚鳥》的重要情感是「母愛」,西奧對自小收養他的巴伯太太的敬愛,影響他的愛情選擇。電影對此的呈現毫不煽情,扎實而有溫度。

《囚鳥》中也有項頗為重要的元素,就是對母子親情的塑造。由於西奧生母不幸過世得早,因此撐起這項戲碼的角色,實際上為曾收留他的巴伯太太。由妮歌潔曼(Nicole Kidman)飾演的巴伯太太,在片中展現了將西奧視如己出的母愛光輝,電影對此的呈現毫不煽情,但扎實而有溫度,即使實際體現此類情節的戲份其實不算太多,仍能讓人充份感受到這份養育之恩的可貴。特別的是,西奧對巴伯太太的敬愛,甚至還影響了他的愛情選擇。

成為西奧女友乃至未婚妻的,正是巴伯家的女兒凱西。西奧與凱西的情侶關係與許多電影的愛情戲碼相似,都在關鍵時刻遭逢重大波折,《囚鳥》對此的呈現,也一度讓人以為會走較套路化的戲路,然而最終並非如此。影響西奧決定的,則為他對巴伯太太的深厚家人情感。痛失生母的他,對這段情誼的重視自不在話下,不願意為了凱西曾犯的錯誤,而使這段情誼受損。這樣的安排稱得上別出心裁,使原本可能較普通的情節得到昇華。

《囚鳥》進入片尾時,節奏則發生劇烈變化,一夕間變得飛快無比,轉變之劇烈可能會讓人感到措手不及,也少了此前精心鋪陳的細緻,可能多少影響了電影質感。不過故事的結局仍堪稱恰到好處,讓男主角私藏名畫的錯誤,得到相當美滿的解決。劇終前的畫面,既呼應了本片中的重要情感「母愛」,也讓西奧與凱西的最終結果有較明顯的暗示。

嚴格說來,《囚鳥》並非以娛樂性取勝的作品,但就劇情片的角度來看,不論是對故事的細緻塑造或對男主角的人生刻劃,都顯得頗具韻味。或許電影本身的風格未必符合大眾口味,但相信仍無損本片的基本價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