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十九大四中全會10月31日晚間閉幕,並發表了全體會議公報。外界認為,這個公報冗長,沒有新意,多數是習近平過去談話的總結。不過,也可從公報內容看出幾個訊息。

貿易戰欲降身段 「中國之治」在國際遭質疑

在中美貿易戰的背景之下,習近平在這次四中公告中延續三中全會外交政策,提到「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這是否代表刻意放軟的跡象。

美國華盛頓信息與戰略研究所學者李恆青對大紀元表示,一部份是,但也不完全是。在應對貿易戰上,當局確實打算降低身段,以所謂國際競爭、改革開放等,取代一年半前貿易戰剛開打時,說要以血還血、以牙還牙的態度,「但那也是因為開打到現在沒辦法了,只能降低身段。」

李恆青認為,「積極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這句話也反映了中共仍想把中共的治理模式面向世界,王滬寧將這種模式取名為「中國之治」,準備推廣到其它國家。

但事與願違,從孟晚舟被捕、美國頒佈華為禁令、香港反送中事件等一連串國際關注的事情中,西方社會開始對「中國之治」的虛偽性有很深的認識。

《北京之春》雜誌主編胡平對大紀元表示,這次的公告內容雖然長,好像是面面俱到,但實質沒有甚麼新意。

胡平認為,中美談判經過幾次變化,北京對貿易戰的態度也比較清楚了,就是一邊打,一邊拖著。所以,四中全會後,北京對於貿易戰的態度,應該是希望達成某種協議,那怕是階段性的協議,因為貿易戰對中國經濟造成巨大的影響,它也希望早點結束,但又不希望全面性讓步,所以不大可能達成全面性的協議。

共產黨本性不變 套用現代化只是為迷惑他人

這次公報大談「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表現上說是要研究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治理體系的制度化,但李恆青分析,共產黨從來不遵守自己訂的制度和法治,所謂的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其實是加強利用高科技、互聯網、人臉識別等高科技進行監控,是開歷史倒車。

李恆青談到,十八大時已提到「加強對權力運行的制約和監督」,當時外界普遍認為,是為了清理江澤民派系的反撲,但目前大權在握,這時候再談規矩、制度化、法律化,或談「把權力關到制度的籠子裏」,那大家就會思考,那這裏講的權力是誰的權力?又是否有真正的制度建設?

李恆青解釋,在正常社會裏對「權力」限制,應該是指的是針對最高統治者,亦即在權力面前一律平等,即使在中國古代,還有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但是現今的管治只是更趨嚴格。前兩天還抓了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說他看了所謂的「壞書、壞網站」,即反對共產黨言論的網站,被網警發現了,直接拘留,「警察治國的目的,只是要嚇唬老百姓。」

公報重提公私營並重 但效果不佳

在這次公告中在經濟發展方面,還特別強調,將公有制和非公有制並列,公告中說,「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

李恆青說,公有、私有制的矛盾在一年多前已經相當突出了。近期,包括社科院、人社部都專門撰文說,私營企業已經完成歷史使命、要退出歷史舞台,這些言論肯定經過上面授意。

「但這個思想傳播出去後,非但沒有消滅私有制,而是促成私有制、民營企業都逃跑了。大量的外匯出逃,資產轉移,關閉工廠,在中國出現很多案例。」

事實上,民營企業在中國負擔了很多就業問題,但中共把私營企業嚇跑了,現在沒招了,就騙民營企業老闆,重提公有制為主體、民營企業為輔,要和平共存等說法,「但這講了將近一年了,效果不佳。」

「現在老百姓也知道了,這個政府需要你的時候就說好話,不需要時,馬上就圖窮匕見、搶你的財產,所以,民營企業主能跑的就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