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常在中美之間走動的華人,可能多少都會驚歎於中國國內,特別是大城市的數字化程度。不但手機支付普及到幾乎所有角落,各種「刷臉」即可享用的服務更讓人驚歎快捷和方便。不過,所有這一切方便背後是否存在代價?「窺伺一切」的大數據加上「黨管一切」的體制,最終會帶來甚麼?

2017年夏天的一個晚上,中國一家當地派出所對一所小型私立語言學校進行了突擊檢查,查看所有外國學生的簽證。在場一名外國博士生把護照留在了旅館。

「不用擔心。」警察說,「你叫甚麼名字?」警察拿出手持設備,輸入該學生的名字。「這是你嗎?」屏幕上顯示的是該博士研究生的姓名、護照號碼和他所住酒店的地址。

這一幕曝光中共利用高科技大範圍收集民眾信息、建立監控數據庫的事實,且這種監控技術正在輸出海外。美國副總統彭斯10月24日在第二次對華政策演講中也再次批評中共,利用大量監視設備監控民眾,加強其暴政行為。

彭斯表示,今天,中國共產黨正在建設一個世界前所未見的監控國家。數以億計的監控錄像頭從各個角度向下拍攝。少數民族必須通過任意設置的檢查站,警察要求對他們進行血樣、指紋、錄音、多角度頭部拍攝,甚至虹膜掃瞄。

莎拉.庫克(Sarah Cook)是國際人權組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東亞地區的高級研究分析師,也是其所屬的《中國媒體公報》(China Media Bulletin)的負責人。埃米爾.德克斯(Emile Dirks)是多倫多大學政治學博士生,正在就中共在緬甸和印尼的水電項目研究當地社區的反應。

近日,美國權威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網站刊登了庫克和德克斯聯手合寫的文章,題目是「中國(中共)監控新目標達上千萬」。該文指出,中共通過公安部與科技企業的合作,將所謂的重點人口詳細信息一一收集在「重點人口控制」數據庫中,並進行實時共享以打壓民眾。

兩位學者表示,中共還通過將此類科技產品輸出,監控他國公民。他們同時指出,民主國家應該立即阻止這種傳播,以免監控在世界各地成為現實。

「重點人口」範圍極廣

庫克和德克斯認為,文章開篇所舉的中共監控的事情在新疆很普遍,因為中共在新疆地區廣泛部署了針對穆斯林少數民族的監控設備。但是他們以上描述的這一幕發生在中國南部與緬甸交界的雲南省。實際上,遍佈全國的公安系統正在使用電子數據庫以及手持工具來跟蹤特定類別的人員,他們被中共定義為「重點人口」。

中共公安部《2007年重點人口管理規定》將「重點人口」廣義地定義為「有危害國家安全或社會治安嫌疑」的人員。其中列出了一些特定的群體,包括嚴重刑事犯罪份子、從監獄或勞教所被釋放的人,以及吸食毒品者。

實際上,根據對2011年至2019年間中國34個省和行政區中26個發佈的70多個地方政府公告的調查,中共公安系統將更多人視為「重點人口」,經常被提及的「重點人口」類別包括上訪者、法輪功等受禁宗教或信仰團體的成員、精神疾病患者,以及維權人士、抗議者和少數民族人士,例如新疆維吾爾族人等。

對中共地方政府公告、採購招標和中國公司發出的促銷材料等數十項材料的調查顯示,監控技術的使用既早於也超出了當前對新疆的監控,影響了全中國上千萬人。

儘管目前還沒有直接證據和相關研究,但如同本文開始的那一幕,中共體制下,對「外國人」是監控最嚴的,因為「外國人」沒有長期接受黨的宣傳教育「引導」,幾乎都是潛在的危險「思想犯」。對中共來說,海外華人本質上並不是「同胞」而是「異己」。近期中共在國內展開大規模「僑情」調查,顯示其監控的目標已經開始瞄準了所有的海外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