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千世界,包羅萬象。對於很多事,人們猶如霧裏看花,看不透,也想不透。有朝一日,若能旁觀因果,對世事就會有不同的看法。

旁觀因果萬事有因由

古時,常州有個秀才叫馬士麟。小時候跟隨他的父親在北樓讀書。每當打開窗戶,就能看到隔壁賣菊花的王老叟家的露台。

一天,馬士麟早起,當時天色微明,他隔窗看見王叟正在澆花,澆完後準備下去。這時有個挑糞人挑著兩桶要上露台,看樣子是想幫他澆花。王叟不高興,沒讓他上去。擔糞人執意要上去,兩人就在露台的斜坡推擠。因雨後地滑,斜坡又窄又陡,王叟用手一推,那人失足跌下露台,摔死了。

王叟大驚,嚇得不敢出聲,慌忙把他拖到河邊,把桶放在屍身旁,就回家躲了起來。馬士麟當時還小,親眼目睹了事情的經過,想到事關人命,不敢隨便說。等天大亮了,眾人發現河邊死人,就去報官。仵作見屍身上沒有傷痕,稟報縣官,說是失足摔死了。事情就這樣過去了。

一轉眼,九年過去了。馬士麟已經二十一歲,入學做了生員。一天早上,他起來溫習功課,打開窗戶,看見遠處巷子裏有個人挑著兩個桶緩緩走來。仔細一看,竟然是那個已故的擔糞人。馬生大驚,以為他來找王叟索命。但那人經過王家門口並沒有進去,而是走進了李家。當天李家夫人生了一個兒子,馬生方才明白,擔糞人已投生成李家之子。

李家殷實富裕,馬生不知擔糞人前世做了甚麼善事,積下大德,從而投胎到富家?從此,就留意李家孩子的舉止。時間飛逝,一晃七年過去了。李家兒子漸漸長大,不喜歡讀書,喜歡養鴿子。鄰家王叟仍然健在。

一天早上,王叟在露台上澆花,李家兒子則在自家樓上放鴿子。忽然十幾隻鴿子全都飛到王家露台的欄杆上。任憑李家兒子怎麼呼喚,鴿子一動也不動。他不得已就扔過去一個石子嚇牠們,沒想到剛好打中了露台上的王叟。王叟受驚,失足跌下露台,摔死了。李家孩子嚇得不敢出聲,趕緊關上窗戶走了。

後來,劉繩庵向袁枚說起此事,感慨道:「一個是挑糞人,一個是老叟,天理報應如此精巧,如此公平,然而處在局中的人卻毫不知情,只有馬姓書生冷眼旁觀,歷歷在目。所以說,天下諸事吉凶禍福,各有來由,絲毫不錯。只可惜,沒有冷眼旁觀的人,(所以很多事才無法看透)!」

有了做事的因,就會有行為的果,不離不棄,如影隨形。果報有隔世報,有現世報,也有當下就會有結果。清朝大學士紀曉嵐曾講過一樁紀家往事,說明果報速度之快。

騎馬賊行惡遂即飛來橫禍

有一天,紀曉嵐的四叔粟甫公前往河城探望一位朋友。途中看見一個人騎著馬快速的奔去。正在馳騁時,突然被柳枝掛下馬來。眾人慌忙跑去,發現那人已摔昏過去。

大約過了一頓飯的時間,一個婦人哭著走來。原來她的婆婆生病了,家裏沒錢買藥,她步行走了一天一夜,向娘家借了幾件衣服和首飾,打算典當換些錢,為婆婆買藥治病。不料,半路包裹被騎馬賊奪走了。於是,眾人帶她去看墮馬的那個人。這時墮馬人已經甦醒了。

婦人大喊:「就是這個人。」眾人撿起包裹,先問騎馬賊,包袱中都有哪些東西?騎馬賊說不出來,而婦人一下就能說得清清楚楚。騎馬賊羞愧地當眾認罪,眾人想把他綁了,打算交給官府治罪。騎馬的人苦苦哀求眾人饒命,表示願意把身上的銀子全部送給婦人,用來贖罪。婦人念及婆婆病情危急,需要趕回去護理醫治,於是接受了騎馬賊的錢,放他走了。

紀曉嵐的叔父說:「因果報應之速,沒有比這件事更快的了。每當想到此事,就感覺到身邊隨時隨地都有神靈看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