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9日,比利時《晨報》消息,布魯塞爾自由大學(VUB)孔子學院院長宋新寧因涉嫌間諜行為,八年內被禁止入境比利時和申根區。此事被國際媒體廣泛報道,孔子學院的可疑角色再引熱議。

《晨報》披露,宋新寧在比利時居住了十多年,在當地十分活躍。他為中共情報部門招募人員,並在當地中國學生和商界人士中招聘線人。比利時安全部門認為,宋新寧所從事的干預和間諜活動威脅到國家安全。今年7月,宋和妻子在中國申請新的赴比利時工作簽證時被拒絕。

報道還指出,中共每年為VUB大學提供20萬歐元經費。《晨報》提問:孔子學院是校園特洛伊木馬嗎?另據VUB透露,比利時國安部門曾就大學與孔子學院的合作發出提醒,但是被大學忽視。

宋新寧是首例被外國政府指出涉及間諜行為的孔子學院高級行政人員,足見此事性質嚴重,亦令人審視孔子學院的真面目。更重要的是,此案絕非孤例。從VUB看全景——中共在海外撒開的這張「學院」網到底有多大?宋新寧事件向三方面的機構和人群敲響了警鐘。

一、接納孔子學院的國家和城市

有關當局應當立即展開如下調查:其一,孔子學院在教學中輸出共產意識形態、影響高校原有教程的情況;其二,孔子學院中方負責人和教師是否涉及刺探情報等非學術活動或交易;其三,與孔子學院掛鉤及對其支持的本國政治人物和學者是否與中方存在利益關係,其相關言行是否給本國帶來損害;其四,檢討上述所有方面可能涉及的情報信息洩漏等國安隱患並採取應對措施。

前歐洲委員會議院大會副主席、前瑞典國會議員約讓・林德布拉德(Goran Lindblad)接受《大紀元》專訪時曾表示,孔子學院就是中共的間諜和宣傳中心。這個機構通過融入國外的大學進行滲透和窺探,向學生灌輸共產主義思想,試圖影響當地師生,威脅學術自由。林德布拉德舉例說,中共一度想在斯德哥爾摩的王家工學院裏建孔子學院,如果成真,那將是一場災難,因為那裏有瑞典空軍與空中防禦的大量研究項目。

對於孔子學院的實際職能,外界早有共識,它就是中共極權控制的、一個以學術為名的政治工具。2014年底,「孔子學院」總部總幹事許琳接受BBC訪問時公開宣稱,孔子學院的存在就是為了對外輸出中共價值觀。

中共自2004年以來,在世界各地開辦了500多所孔子學院。近年來,隨著西方警惕中共海外滲透,孔子學院過多也引起了人們的懷疑。目前,美國、荷蘭、瑞典、法國和加拿大的至少27所大學已經終止了與孔子學院的合作。

二、為孔子學院站台的西方政治人物和學者

這些人應當審視中共的動機,審視自身之親共所為,馬上停止與中共的「親密」接觸。因為與暴政交好,即等於出賣自由價值觀,必將損害本國國家安全等利益。

例如,比利時VUB大學的教授揚・科塞爾(Jan Cornelis)與中國的合作曾被質疑存在問題,包括其與一所服務於中共安全部門的大學合作。此外,該校副校長羅曼・梅烏斯(Romain Meeuse)接受媒體採訪時,刻意隱瞞宋新寧簽證被拒一事,並於上周末在中國人民大學與宋見面。

再有,今年2月,德國孔子學院的理事、柏林自由大學副校長余凱思(Klaus Muhlhahn)曾在媒體撰文為華為減壓。此類事件都超出了常規的學術合作,其背後的複雜因素有待釐清。

德國時政評論人范知其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中共可以把任何一個普通的商業或文化交流行為轉換為間諜行為,孔子學院無疑是中共滲透西方的一個觸角。他指出,外界需要聚焦那些被中共收買的西方學者,因為他們總會在一些關鍵時刻發聲,以影響西方國家做出對中共有利的經濟、政治、外交等決策。

三、助中共海外滲透的中方人員

那些被中共宣傳所蒙蔽,或因利益之驅策而為中共效力的各級人員,應當及時抽身。目前,美國等國正在嚴查中共科技和軍事等領域的間諜活動,不會姑息相關案犯。被捕的徐延軍、季超群等國安情報員,以及涉嫌竊密的「千人計劃」等多名華裔學者都是實例。

宋新寧此次不僅被拒絕回返比利時,還被整個申根區拒絕,可謂斷了歐洲之路。更嚴重的是,他的間諜行為不會因此一筆勾銷,肯定還在調查當中。那麼,除了簽證受限,他是否還將面臨其它制裁呢?

事實上,中共以假、惡、暴為基因,為它效勞,往往涉及行賄受賄、刺探情報、施壓威脅等種種不義之舉。有罪必有罰。香港前高官何志平替中共高調宣講故事,老年入獄,悔之晚矣。

孔子學院以外

宋新寧事件再發警訊:西方需要警惕中共的滲透,孔子學院只是一個平台、一個方面。對於中共在更大範圍的動作,西方學者和媒體已經得出了一些重要的研究成果,值得重視。

2019年1月,加拿大著名媒體人文達峰(Jonathan Manthorpe)出版了《熊貓的利爪:北京對加拿大的影響與恐嚇》,揭露幾十年來中共對加拿大的高等教育、商業、房地產開發及外交政策等多個領域的滲透。

2018年2月,澳洲公共倫理學教授克萊夫・咸美頓出版了《無聲的入侵:中國(中共)如何正在使澳洲變成一個傀儡國》。2017年9月,紐西蘭大學教授、中國問題專家安‧瑪麗・布萊迪(Anne-Marie Brady)發表了論文《魔法武器》,詳細描述了中共通過政治獻金和培養當地的代理人等手段,多方面滲透紐西蘭政界。

此外,美國對華為等中共科技公司的抵制也為防範紅色滲透提供了證據和參照。中共所言、所行,都是為了加強它的統治、擴張它的勢力,過程中必然伴隨著侵蝕道德、散佈謊言、輸出仇恨和恐怖。無論是所謂的文化交流,還是經濟協作,或是科技競爭,中共的那條紅船,都將駛向敗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