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香港,正處在有史以來最黑暗的時期。

從6月9日反送中運動爆發至今,香港警方已發射5000多枚催淚彈,抓捕2700多人,最小的僅12歲。15歲的少女陳彥霖,被發現裸體浮屍海上。有港人到台灣控訴,一名國中女生遭4個以上黑警輪姦。據報道,已有100多人「自殺」,「自殺」案例還在不斷增加。不少人被懷疑是黑警殺害後「被自殺」。

《蘋果日報》時事評論員劉細良認為,每當香港局勢稍稍和緩,就總有暴力襲擊事件刺激局勢升級,相信這不是北京中央政府的目標,而由某個政治勢力操控,目的是運用「恐怖管理」手段,利用人們的恐慌心理,挾持整個香港,以便撈取更大的政治利益。

我認為,劉細良的這個分析很有道理。某個政治勢力的掌門人是誰?就是前中共政治局常委、國家副主席曾慶紅。

中共四中全會前故意激化矛盾

10月28日至31日,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召開。在此期間,作為中共黨魁,習近平肯定不希望香港出亂子。

但是,就是四中全會即將召開的敏感時刻,10月27日,大批蒙面港警發動挑釁、武力鎮壓和平的九龍遊行,狂射催淚彈,甚至波及藥房和巴士,任意拘捕大批抗爭者,再度激起民憤。

英籍署理新界南總區指揮官陶輝,高調帶警員走到抗爭者中,隨意抓人搜身,此舉被認為是故意在香港刺激暴力場面。陶輝在6月12日開槍鎮壓香港抗爭者中擔任指揮官,涉嫌向警隊下令開槍,受到各界批評,屬於很容易刺激抗爭者情緒的人物。

當天,警方暴力拘押100多名抗爭者,「Hong Kong Free Press」的一名外籍攝影記者May James,只因要求警員出示委任證,被武力拘捕。警方多次要求多家媒體記者除下口罩,甚至強行扯脫一名港台女記者的面罩,一名記者左腿被防暴槍彈射中受傷,多名記者中催淚彈或被噴藍色胡椒水。在《禁蒙面法》推出後,特首林鄭月娥聲稱,新聞工作者經常在前線工作,被視為有需要可獲豁免!

晚9時半左右,油麻地港鐵站附近一個藥店,被射入一枚催淚彈,藥房內瞬間煙霧瀰漫。一名店員在義務急救員幫助下逃離,現場有人受傷,經包紮後送上救護車。

晚11時半,在彌敦道亞皆老街,一枚催淚彈落在滿載乘客的巴士旁,催淚煙頓時湧入車箱密室,車上乘客掩鼻爭相逃離,司機需由急救員救治。

習近平大閱兵時故意激化矛盾

今年10月1日是中共「國慶」70周年「大慶」,習近平在北京舉行了「盛大」閱兵式。這一天,中共在北京刻意製造「盛世大聯歡」的假相,作為中共黨魁,習近平肯定不希望香港出亂子。

但是,就在這一天,一個黑警舉槍,直射一個18歲中學生的胸膛,子彈卡在心臟左側3厘米位置,險釀人命傷亡,震驚國際社會。這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警方第一次實彈射擊抗爭者。此舉被視為明剃「習近平眼眉」。

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臉書上發文譴責「這是謀殺」。文章說:「影片清晰可見,警察拿著左輪手槍的時候是往前行,而不是往後退,那不是自我防衛,那是攻擊姿態。當你有著所有的武器,警棍,防爆搶那麼多選擇可以用的時候,卻選擇使用手槍,這不是自我防衛。」

10月1日,香港警方共發射1400枚催淚彈,900顆橡子彈,190顆布袋彈,230顆海綿彈,6枚實彈,共抓捕269名抗爭者。

中央政法委多次故意激化矛盾

9月8日,香港商界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李嘉誠,到慈山寺為香港祈福。他說,香港現時面對非常大的衝擊,希望香港人能夠渡過這個難關,亦盼年輕人能體諒大局,希望執政者「對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法律與人情雖有衝突,只要雙方都為對方想一想,可大事化小。

作為香港首富,一個已經退休的91歲高齡的香港老人,完全可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沒事,對香港亂局一言不發。但是,出於對香港的愛,對香港年輕人的愛,對香港未來的愛,李嘉誠不顧年邁體弱,說了幾句希望緩和香港局勢的非常平和的話,實屬難能可貴。

但是,9月13日,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卻發表文章,以滿腔怒火,向李嘉誠猛烈開炮,稱李嘉誠「縱容犯罪」,是「看著香港滑向深淵」。認為「高房價」是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深層原因。在當下的香港亂局中,不少香港年輕人把房價高、租金貴的不滿甚至憤怒,發洩到政府頭上,也許搞錯了對象。文章專門提到香港的一幅廣告「收地建屋 刻不容緩」。質問道:「不知李首富看到這8個字沒有」?「不知和『李首富』一樣的囤地圈錢的房產商們,這次會不會對香港市民『網開一面』」?

中央政法委「長安劍」出鞘,中共其他黨媒一轟而上。大陸不少門戶網站和媒體紛紛轉載抨擊李嘉誠的文章。有評論稱,政法委、新華社與《人民日報》共同發聲,直指香港問題的深層次矛盾:住房問題。「三個權威新聞機構同時發聲,這是極其罕見的。」

中央政法委炮轟香港首富李嘉誠,實際上,是對其操控的香港警方說,連香港首富我都不放在眼裏,對那些沒錢沒權的香港小青年,你們就放心大膽地鎮壓吧!

此前,9月1日凌晨,中央政法委「長安劍」發文威脅說,「離月圓之夜還有幾天,暴徒們該自己掰著手指算一算了」,這個所謂的「月圓之夜」,就是9月13日中秋節。

中央政法委背後的「黑手」是誰?

現任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是曾慶紅的表外甥。郭聲琨太太的姨奶奶,是曾慶紅的母親鄧六金。正是憑著曾慶紅的關係,2012年,郭聲琨成為公安部長。2017年,成為中央政法委書記。

2013年1月起,習近平發動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反腐打虎運動,目的是從江澤民、曾慶紅手中奪權。2002年至2012年胡錦濤當政十年,只是一個傀儡,實權都在「太上皇」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手上。5年下來,習近平查處了440多個副省(部)級及以上高官,其中絕大多數都是江、曾提拔的,級別最高的是江、曾的親信——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

雖然習近平打掉了一些政法高官,但是,對政法系統的清洗很不徹底,中共政法最高層,除中央政法委書記外,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最高檢察院檢察長張軍,司法部長傅政華,都是江、曾的親信。

一方面,拿下周永康,令江、曾對習近平恨之入骨;另一方面,中共政法最高層實際掌控在江、曾親信手上,使之成為給習近平攪局最大的禍患。

中央政法委操控香港警隊,主要有兩個方式:一是通過公安部駐香港中聯辦警務聯絡部,現任警聯部長李江舟,是郭聲琨的親信,原公安部國保局局長李江舟;二是將香港警隊高層變成「自己人」,香港警務處高層都曾到北京、新疆等地接受洗腦。

中央政法委背後的「黑手」就是曾慶紅。

今天的中共實際上有兩個中央

今年香港反送中運動爆發前,從3月19日至4月14日,有海外中文媒體接連不斷發表文章,催促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強推23條立法。這些文章口口聲聲說「中央」如何如何。

4月4日的文章《中共對23條立法不留空間 消息人士:為林鄭任內首務》稱,「近日接獲權威消息透露,中共視第23條立法為林鄭月娥今屆任期內的首要任務。」「中共中央最高層……希望儘快為糾纏了十多年的第23條立法劃上句號。」

4月8日的文章《中國人大醞釀釋法 基本法23條立法或有重大進展》稱,「從多方權威消息獲悉,為避免《基本法》23條立法繼續拖延下去,中央正部署更為主動的做法,其中一個最震撼的方案是人大常委會主動為23條釋法。」

4月14日的文章《香港應有23條立法的政治自覺》稱:「若有人以為可以再拖延,是絕不恰當的,而那些以為中央放鬆了23條立法的時間表,可以任由港府自行決定的想法,也完全是誤解。」「坦率說,在23條立法上,留給香港主動立法的時間窗口已經不多。」

上述文章中的「中央」是哪個中央?是習近平的中央嗎?顯然不是。至今為止,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習近平中央要求林鄭月娥儘快啟動23條立法。

即使啟動「送中條例」,也不是習近平的旨意。6月12日,中共駐英國大使劉曉明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專訪時表示,「中央從未指示香港修例」。這個中央毫無疑問,是「習中央」。作為曾經中共體制內的人,我深知,外交官責任重大,授權有限。作為中共駐英國大使,沒有習近平授權,絕對不敢就「送中條例」這樣表態。

上述3篇文章中,左一個「中央」,右一個「中央」,到底是哪一家的「中央」?

去年12月1日,習近平與美國總統特朗普就中美貿易問題達成妥協。第3天,12月3日,還是這家海外中文媒體,立即發表《極左撕裂中國 習近平應負責任》。旅美學者何清漣發推文說:「國安派系外宣媒體疑似吹響倒習號角」,「文章列舉習的幾大罪狀,將倒習看作黨與政權的生死存亡大事。該刊總部在北京,這樣做,只有兩個可能:一是準備魚死網破,二是認為己方有勝算。」何清漣是研究中共大外宣的專家。她所說的國安派系外宣,就是指以曾慶紅為總後台的外宣。

上述文章中的「中央」,屬曾慶紅的「中央」無疑了。

「曾中央」為甚麼要搞亂香港?

第一,報習近平反腐打虎時大造抓捕「慶親王」的輿論,讓他惶惶不可終日之仇;

第二,報習抓捕江、曾的親信,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之仇;

第三,報習抓捕江、曾的親信,他們著意栽培的兩個接班人——十七屆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十八屆中共政治局委員、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之仇;

第四,報習拿下幾百個江、曾親信的仇;

第五,在習被中美貿易戰搞得焦頭爛額之際,再燒一把火,把習放到火上烤;

第六,迫使習出兵鎮壓、血染香港後,在國外製裁、國內外人的痛罵聲中,把習趕下台,甚至要了習的命,然後,換上自己人。

江澤民、曾慶紅本是一體的。由於江已經93歲了,只差咽最後一口氣了,江、曾人馬,真正在背後折騰的總指揮,就是曾慶紅。

中國古書《左傳 閔公元年》講:「不去慶父,魯亂未已。」

曾慶紅就是當今香港的「慶父」,曾慶紅不被抓捕,香港還會有更多無辜者喪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