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經˙經脈篇》曰:人始生,先成精,精成而腦髓生,骨為幹,脈為營,筋為剛,肉為牆,皮膚堅而毛髮長,穀入於胃,脈道以通,血氣乃行。

人的脊椎是身體的大梁,撐起身體的骨架。但就像建築物只有框架不能牢固一樣,人體的筋、脈、骨、肉是相輔相成,互相扶持。例如嚴重氣虛的人,他的骨骼沒有問題,但這類人會站沒站相,坐沒坐相,總喜歡歪靠在那裏。坐立不端久之影響骨骼的端正。

從醫學上來講,就身體結構而言,脊柱是作為肢體活動的支點,脊柱在身體的使用上是被動的,除了頸椎以外,脊柱並沒有主動活動、變形的機會和能力。除了受傷以外,身體結構的變形,主要是因四肢結構而來的,是周邊肌肉的攣縮堆壘,由腳腿或手臂的形變,造成縱、橫軸的改變,脊柱因而變形。

身體每個部份的形狀,是整個立體結構網絡代償妥協下形成的,每個部份的形態,都跟整個立體結構網絡互動、相關聯。如果四肢末端鎖住的筋膜沒有解開,四肢關節深處的肌腱轉向的黏連沒有解開,整個立體結構網絡是沒有辦法真正改變的。【注】

綜上所述,脊椎的問題牽扯到整個肌體的受力均衡、姿勢的正確,各部份肌肉、筋膜的強壯有力而無糾結,而非僅僅局部脊椎的問題。

我有兩位大學校友,男生,一位60歲余,已經退休在家,簡稱華士,熱衷於行書作畫,這需要長時間的伏案寫作,得了頸椎病,稍稍伏案一會,脖子就疼痛不已,感覺直接是頸椎骨頭痛,影響寫作。該男士是虛寒體質,脾胃弱,稍食生冷,就會腹瀉。整體陽氣不足。2017年尋醫到我,吃了三劑經典方,一劑吃3天,並吩咐他每天做頸椎保健操。半月後頸椎疼痛消失。

另一位男生60不到,為IT界老總,整日面對電腦,也是得了頸椎病,頸椎五、六之間有一凹陷。時時疼痛,寢食難安。聞其聲便知宗氣不足。2018年偶遇在台灣,推薦經典方於他,輔助自我頸椎復健,也是吃了四、五劑,頸椎疼痛消失。

還有一位50多歲的婦人,喜歡做瑜伽,但畢竟身體柔軟度不及年輕人,做躺地雙腳過頭點地時,教練協助用力過度,當時胸椎某段響了一下,平躺後局部骨頭有些疼痛,休息了一星期,疼痛消失,也沒有看醫生。一年後參加朋友聚會,時至酷夏,衣服穿得少,冷氣過足,會後原受傷處感覺疼痛難忍,用按摩、熱敷均無效,意識到非淺表問題。我推薦了經典方於她,一劑知,兩劑愈。

三人追蹤至今,病情均無反覆。經典方:

黃芪120克,乾薑30克,生曬參30克,烏梅10克,桂枝15克,赤芍30克,生山萸肉30克,五味子5克。

經典方君藥為黃芪,大劑黃芪的特點是運大氣、定中軸、健中氣、厚土氣、實肉氣、充裏氣,對於一些頸椎病,腰椎間盤病,肢體麻木,中軸不穩,中氣不足,肌肉無力者,很有效。

人的生命活動,即是氣的升降出入運動,《內經》云:「出入廢則神機化滅,升降息則氣立孤危。故非出入,則無以生長壯老已;非升降,則無以生長化收藏。是以升降出入,無器不有。」人活一口氣,而人氣機之升降浮沉乃一氣周旋之圓運動,五臟六腑能在相對正常的位置,乃大氣舉之。能夠恢復人體正常的一氣周流,方能保持正常的人體生理活動。此氣機的圓運動,在肌體中無處不在,無處不有。

經典方的藥物組成正是體現了恢復人體一氣周流的思想。人體的氣機運動是左升右降,人面南而立,左東右西,方中山茱萸入肝經,張錫純認為:「蓋萸肉之性,不獨補肝也,……大能收斂元氣,收澀之中,兼具調暢之性。」幫助肝木和緩而又調暢的升發,與黃芪配伍似東升的旭日。烏梅味酸,入肺經,有斂降之性,斂降離位相火,與黃芪配伍似西落的夕陽。赤芍開南方鬱結,配伍桂枝,有桂枝湯之意:升乙木,開南方,助經脈、營衛、氣血,陰陽一氣周流。五味子收斂五方不歸位之氣,納入北方水陰之中,轉化為生生之源。這就是為甚麼此方一味強骨的藥都沒用,能夠解決一類由於中軸不穩,中氣不足,肌肉無力產生的脊椎問題。

大劑黃芪有翻土之力,上面舉的例子按西醫的講法屬於慢性炎症,或稱之為無菌性炎症,土中各種邪氣或火或寒,可能都有。若土中翻出火熱邪氣,3個酸藥可斂降,將邪氣轉換成正氣。若土中翻出寒濕,乾薑可化解。

乾薑、人參益氣暖中。經典方針對的一類病機是大氣不運,寒凝經脈,局部又郁而化熱,不僅僅是脊椎問題。例如也可治療慢性盆腔炎的寒凝經脈型。

【注】參考中華黃庭醫學會會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