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原中國礦業大學副教授、著名網絡反腐人士王培榮接受大紀元專訪,披露了徐州官場的黑幕,以及自己因舉報中共徐州市委副書記李榮啟後受到打擊報復,遭陷害入獄,被舉報的國保隊長對他進行死亡威脅的經歷。

王培榮表示,本以為反腐已得到政府的支持,其實不然,「現在反腐、包括舉報黑惡勢力阻力重重。中國的反腐刀光劍影,舉報貪官很難,但是貪官陷害舉報人很容易。徐州官場黑社會化了。」

李榮啟追到學校 逼交舉報原始材料

王培榮是從2008年開始舉報中共徐州市委副書記李榮啟的。那年,王培榮收到李榮啟的親家殷振梅舉報李榮啟的材料,殷還同時還向他求助。

殷振梅當時舉報李榮啟生有三個子女,不但沒有繳納社會撫養金,而且還長期享受獨生子女的待遇;舉報李榮啟沛縣當政時,一個四百多萬元的工程最後結算近千萬元;舉報李榮啟在2002年在徐州錦繡花園星光大廈購買500多平方米豪宅的詳情等。舉報還詳細描述了舉報後遭打擊報復、死亡威脅的情況,以及殷振梅被設計的下毒謀殺假案。

殷振梅將上述舉報信的原件交給了王培榮。王培榮於2008年7月10日把舉報材料交給時任中共徐州市委書記徐鳴,沒想到當天李榮啟就到王培榮工作的礦大,通過礦大的黨委書記羅承選找到王培榮,要他交出原始的舉報材料。

據王培榮介紹,徐鳴和李榮啟的關係匪淺。徐鳴剛到徐州當市委書記的時候,李榮啟是他的大秘(市委秘書長)。李榮啟有一次公開在礦大當著黨辦、校辦的官員說,是徐鳴叫他來找的,因為他沒有理由可以自己來找舉報人。李榮啟還公開罵礦大的副書記:「你們沒用!連個老師都管不住。」

「李榮啟到礦大讓我停止舉報,我沒有答應。當天,徐州市國保隊長徐鐵民一夥把我叫到派出所做筆錄,說我參與了97憲政,這是明目張膽的陷害。」王培榮說。

王培榮透露,當時中共徐州市委秘書長、徐州市政法委書記夏文達出面找殷振梅私了,後來殷振梅反水,連那樁假「殺人案」也消失了。

在網上公開李榮啟的十大罪狀 通訊工具遭屏蔽

王培榮沒有放棄舉報李榮啟。他繼續在網上公開了李榮啟的十大罪狀,包括敲詐勒索、以權謀私、在工程中為親屬撈取上千萬不法利益、賣官買官、行賄受賄、瘋狂打擊舉報人等。

王培榮說,「當時的江蘇省委書記曾經派人來向我要證據,中紀委也打電話說李榮啟的舉報材料收到了,讓省紀委聯繫我。結果當時家裏座機和小靈通只能打出去,電話打不進來,省紀委就沒有聯繫到我。」

「後來江蘇省紀委到徐州來做筆錄,表示查實了兩個證據,李榮啟有兩套房子是外單位的福利房,李榮啟有三個小孩,其中兩個是情婦生的。但省紀委解釋說,有一個位高權重的官員出面來擺平,省紀委沒辦法查下去。我猜一個是徐鳴,當時他是省委常委、副省長;還有一個是更高級的是李源潮,當時是中組部長。」他說。

據王培榮介紹,省紀委到徐州做筆錄時,市委書記曹新平在北京開兩會,只有李榮啟在徐州,而且見面地址就在李榮啟的辦公樓,紀委沒有任何隱蔽和保護措施。過程中,他們還對筆錄進行修改。

他說,就這樣,李榮啟十多年來不但逃脫了中紀委、江蘇省委、省紀委三重追查,而且連續陞官。2016年1月,李榮啟由市委副書記調任中共徐州市政協主席。

當時,徐州市有三個官員同時要離開原職。「一個是徐州市委書記曹新平,比副書記要高一級,到蘇州市當了一個政協黨組書記,行政級別一樣;當時的市長朱民也比副書記級別要高,到蘇州市當了一個市委常委。兩個正職全部降級,李榮啟一個副職升級了。」

公開資料顯示,李榮啟1956年4月生人,是江蘇徐州豐縣人,仕途也一直在徐州。2001年起歷任徐州市委宣傳部長、市委常委、市委秘書長、副市長、市委副書記等職,2016年01月至2017年02月任江蘇省徐州市政協主席。

王培榮指出,李榮啟是臨退休之前,突擊提拔的,他本來就是「帶病提拔」。「按理來說提拔官員要夠一屆5年,現在我舉報的好多官員都是這樣。最短的三個月(退休)提拔了,然後免掉了,這很荒唐。」

遭徐州國保 24小時監控

王培榮做完筆錄回到學校途中,學校保衛處發現有車輛跟蹤他們。王培榮說,就從那天開始,國保24小時跟蹤他,20人3班倒。風華園有3個出口,每個出口有1輛汽車24小時監控,家門口還有一輛指揮車。

「作為一個舉報人,而且是實名舉報,實事求是,證據確鑿,他們不去查貪官,反而24小時對我進行威脅。從那時候開始,我的舉報信寄不出去。我的EMS快遞,當天下午被扣押,第二天才離開徐州,已經被調包。」他說。

他回憶道,在做筆錄的前兩天(3月7日),上午9點,徐州市泉山公安分局及派出所,大概不下5人,帶著技術人員到他家撬防盜門(有錄像),有鄰居看到說,「這是王老師家,你們憑甚麼開他的門?」因為他本人不在,這些人沒有手續,不說話就跑了。後來有知情人告訴他,這些人試圖在他家放毒品。

「也就是說在省紀委進入調查之前,他們就想陷害我。做完筆錄後,國保明目張膽對我進行非法跟蹤。我進監獄後,他們還沒撤,防止妻子給我請律師。有律師在探監途中就接到徐州市司法局電話,不能代理我的案件。」他說。

舉報風華園居委會 被污判誹謗

王培榮堅持舉報,除了24小時被非法跟蹤、監控,還被誣陷誹謗,以致身陷囹圄。

在中共江蘇省紀委接到王培榮舉報李榮啟的材料,到徐州來做筆錄之後,風華園居委會劉永修等人突然於2012年8月以誹謗罪起訴王培榮,並很快立案。

王培榮自2006年開始舉報風華園居委會劉永修等人,包括向法院起訴、提交證據,一直沒有立案。風華園小區是2000年建成,風華園是徐州市的一個知識份子小區,住了很多包括高校中學的知識份子。風華園總共3500戶住戶(包括空房),前後三次有3000戶居民、業主簽名舉報居委會主任劉永修侵吞私分業主公共收益等。

2008年10月,風華園居委會換屆選舉,候選人潘增奎原來是徐州市鹽業局的副局長, 在泉山區檢察院有販賣私鹽案底。「劉永修被舉報後,是由潘增奎繼任的,但是潘增奎尚在取保候審期間,不但是第一候選人,而且是總監票。這種居委會的選舉實際上就是黑惡勢力選舉。」王培榮說,「居委會不但不選舉,而且操縱選舉,對民主選舉的人恨之入骨,因為公開選舉他選不上。」

徐州市公安局到檢察院去查潘增奎案底的情況說明。
徐州市公安局到檢察院去查潘增奎案底的情況說明。

 被檢察院立案的潘增奎尚在取保候審期間,不但是第一候選人,而且是總監票。
被檢察院立案的潘增奎尚在取保候審期間,不但是第一候選人,而且是總監票。

2012年8月,劉永修等4人以誹謗罪起訴王培榮。王培榮說:「2012年8月18號泉山區法院立案,當天在法院走完立案程序,下午把起訴狀給了我,這是很荒唐的,沒有那麼快的。」

「一個立案局局長告訴我這是省裏徐鳴批示的,並說這個案子大概2、3年前就想立案,都被駁回了。因為我的舉報實事求是,不構成誹謗罪。」他說。

據2012年10月王培榮向一審法院提交的證據光盤顯示,劉永修等人在風華園大肆打砸搶,僱用黑社會人員,把寬3、4米、高2米的電子屏往王培榮腦袋上砸,三次搶劫業主委員會電子顯示屏,搶劫王培榮手機等。

此外,劉永修用暴力打擊報復,王培榮多次遭毆打。對方還多次在王家門口的防盜門上、牆上塗大便,用502膠水堵鎖孔,用氣槍打前後陽台的玻璃,夜間把電錶箱的電閘關掉,導致王培榮家斷電。劉永修的老婆、女婿把王培榮毆打至住院。

公檢法勾結 連環打擊舉報人

2012年11月30日,徐州市泉山區法院一審判決以後,王培榮被異地關押到銅山縣看守所。一個負責人告訴王培榮異地關押有李榮啟的指示,有徐州市檢察院一個副檢察長的指示,他在一個月以前收到通知做好關押王培榮的準備,他們已經把監室粉刷,同室關押人員也配備好了。

此後,王培榮又被關到徐州彭城監獄服刑。他說,按常規,銅山縣看守所的人犯是送往鹽城的大豐監獄的,「如果把我送到鹽城,我的冤獄就要大白於天下了。關在徐州彭城監獄,那裏還在李榮啟的勢力範圍。我的上訴、申訴材料都由他們審查。一而再再而三的黑暗,黑到沒辦法說了。」

他透露,服刑期間,有獄警找他談話,要他停止舉報李榮啟,可以馬上獲釋放,把那些黑惡勢力關入監獄,還保證工資一分不少發放。徐州國保支隊也同王榮培的太太談話,要她到彭城監獄勸王榮培,給出的條件大體一致。

「監獄也好,看守所也好,法院也好,是他辦的!他想把你關起來也好,抓起來也好,只要答應他的條件,他想放就放了!」王榮培說,「那些人(通過)打黑就進去了。我沒有答應這個條件。」

2013年4月16日,礦大以王榮培被判刑為理由,將其開除。

出獄後,王培榮舉報了國保支隊長徐鐵民違法辦案,收到國保隊長徐鐵民的辱罵、恐嚇短信,甚至威脅要殺他全家。王培榮把手機屏幕照片放到網上,徐州市公安包括黨政部門都沒有回應。

 王培榮舉報了國保支隊長徐鐵民違法辦案,收到國保隊長徐鐵民的辱罵、恐嚇短信。
王培榮舉報了國保支隊長徐鐵民違法辦案,收到國保隊長徐鐵民的辱罵、恐嚇短信。

2014年9月4日深夜1點,王培榮收到「我一定要殺你全家」的短信。王培榮在徐州市委編的處級幹部通信錄中查實13905210290手機號是徐州市公安局國安支隊支隊長徐鐵民的,但公安部門稱,發「我一定要殺你全家」的短信手機13021228371係北京手機號,無法查實與徐鐵民有關。

王培榮說,在徐州冤案得不到糾正,公安應該是保護人民生命的,反而公開威脅要殺全家,徐州市黑到這種程度。

對此,王家人非常擔心,擔心在徐州安全得不到保障,所以全家人離開徐州移居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