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月23日上午,山西省大同市法輪功學員崔玉桃在山西省太原市109監獄醫院被迫害致死,年僅50歲。

明慧網報道,在中共迫害法輪功的20年中,崔玉桃十多次遭綁架,十多次絕食反迫害,曾經被迫害得神志不清。

2011年7月1日,崔玉桃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回家後的照片。(明慧網)
2011年7月1日,崔玉桃被迫害致生命垂危回家後的照片。(明慧網)

戴鐐非法庭審 遭誣判3年半

2017年1月17日,山西省大同市礦區法院對崔玉桃非法開庭審理,她的家屬中只被允許進去三個人,旁聽席卻坐滿了人。

上午10點,審判長讓崔玉桃上庭。她人還沒有進來,家屬和庭上人員已經聽到了非常響的鐵鏈子的嘩啦聲。崔玉桃非常吃力地走進來,腳鐐和手銬連在一起。法警要求崔玉桃坐到了專門為犯人製作的恐怖的鐵椅子上面。

酷刑演示:鐵椅子。(明慧網)
酷刑演示:鐵椅子。(明慧網)

當時,給另一位被非法庭審的當事人做辯護的律師強烈要求法庭給崔玉桃解除械具。法警給崔玉桃取下手銬,又把她的手銬在鐵椅子上位於其胸前

的木板上的兩個鐵環中,她還戴著腳鐐。

這個時候,崔玉桃的律師強烈抗議:「你們這樣不叫解除械具,而是加重械具,我要求你們文明執法。」可是,法庭上沒有任何人回應。

公訴人羅列所謂「證據」誣告崔玉桃,並且說崔玉桃是「在逃犯」。崔玉桃一直在單位上班,並且是從單位裏被綁架走的,怎麼是在逃呢?律師站起來一項一項地駁斥公訴人的所謂理由,要求對崔玉桃無罪釋放。


崔玉桃在庭上反問公訴人:「信仰有罪嗎?不是信仰自由嗎?我所有做的都是對人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

整個非法庭審過程持續了7個小時。

2017年3月12日,山西省大同市礦區法院對崔玉桃非法庭審後,冤判她3年半。2017年7月,崔玉桃被劫持到山西省女子監獄。

在獄中,崔玉桃遭到殘酷的迫害,幾次病危。家屬強烈要求放人,監獄無動於衷。崔玉桃在生命的最後一刻也沒有見到自己的孩子和親人。

崔玉桃,今年50歲,原山西大同礦區工商局公務員,修煉法輪功後,處處用「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鄰居都誇她是個好媳婦。

在中國大陸,職能部門已蛻變為吃、拿、卡、要的專職機構。修煉法輪功後,身為工商幹部的崔玉桃待人寬厚、工作任勞任怨、從不貪贓枉法,將人們嚮往的「肥差」讓給了別人。

在看守所遭灌食折磨

2009年7月底,崔玉桃在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礦區新勝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在看守所,警察強迫在押人員做奴役工,他們每天睡不足兩小時,誰打瞌睡,就挨耳光,吃的飯是白水煮菜。

崔玉桃被關在七號監室,她一直以絕食抵制迫害。獄警利用七號監室內的犯人對她強行灌食。犯人輪流地將一小塊饅頭硬往她的嘴裏塞、強行給她灌水。崔玉桃不配合,犯人就打她耳光。她不吃飯,犯人就不給她上廁所的紙,不讓她說話。

2009年7月31日中午,警察又指使十個犯人將崔玉桃按倒在地,按住她的胳膊和腿,用硬塑料勺撬她的嘴,強行灌食。崔玉桃拒不配合,警察就叫犯人毒打她。強灌的食物從她嘴裏噴濺到犯人臉上,犯人就按住她的頭,使勁往牆上撞。

其間,犯人還對她謾罵極其低級下流的話、使壞招。她被反覆灌食三天,但均未成功。她的嘴、舌根都被捅傷,身上多處呈黑青色。

每次對她灌食的過程都被警察監視,女獄警劉淑英很偽善,假裝事情與她無關,過後將犯人叫出去給他們好處。

看守所副所長程宏說下流話、辱罵法輪功。當他第一次見崔玉桃時,就用拳頭照著她的頭頂狠打兩拳。

2009年8月6日,崔玉桃被劫持到太原新店勞教所,途中一直遭背銬。後由於身體等原因,勞教所拒收。2009年8月7日,她走出魔窟回家。

警察私設牢房 毒打崔玉桃

2010年12月23日,大同市公安局、「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機構)、城區、礦區、雲泉分局、南郊區的人員統一行動,綁架了多名法輪功學員並非法抄家。大部份人被非法拘禁在大同礦區煤香春餐飲客房部裏。

崔玉桃一去,就被禁錮在審訊椅上。崔玉桃抵制迫害,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滅中共,退黨保命」。

12月24日,正好市局的副局長領一幫人來,聽到喊聲,進門就用手裏的黑皮本子抽打崔玉桃,連抽十幾下,把本子打爛後,又用本皮子抽。此人出手特別凶狠,把當時在場的人都驚住了。

當時,從崔玉桃的眼裏往外流出液體,她的眼睛腫脹、睜不開,感覺眼珠要被打出來似的。

12月26日下午,崔玉桃被強行送入礦區看守所。她被綁架後,就一直絕食絕水,一進看守所就被野蠻灌食。警察麻秀花親自看著犯人給她灌食,每天幾乎三次。

崔玉桃的臉上都是黑青色,嘴被摳爛,勺子捅爛了二三個。灌完食後,幾個人抓住她的手、腳,把她甩到床上,又揪住她的頭髮把她立起來,不讓她躺下。

2011年1月6日晚,沒有血壓、奄奄一息的崔玉桃被家人帶回家。

2011年6月30日,崔玉桃被大同市公安局礦區分局國保大隊長王志龍和新勝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在沒有任何法律手續的情況下,崔玉桃又一次被從家中強行帶走。

7月1日,派出所通知家屬去領人時,崔玉桃已被迫害得危在旦夕。短短十天的時間,她被野蠻灌食、注射不明藥物,導致神智不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