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年前,三名美國囚徒擊敗哈佛大學辯論隊的消息成為熱點新聞。如今這三名年輕人中,有兩人已刑滿出獄,重返社會,甚至在華爾街找到職位。另外一人已在監獄大學內獲得碩士學位,打算刑滿後,進入公共健康領域工作。

他們說,「我們的經歷是關於勤奮、救贖和希望的故事」。

這三人分別是塔哆(Dyjuan Tatro)、波蘭科(Carlos Polanco)和施耐德(Carl Snyder),他們曾共同在巴德監獄大學計劃(Bard Prison Initiative)中學習。該計劃為紐約六所監獄中的囚犯提供大學課程,並給予符合畢業標準的學生,提供專科或學士學位。目前被巴德監獄計劃錄取的囚犯生有三百多名。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33歲的塔哆兩年前刑滿出獄後,在曼哈頓定居,從事政府事務和發展巴德監獄大學計劃的工作。他幫助美國議員更深入了解監獄大學計劃,並希望他們提供資金,讓項目繼續發展。

 

35歲的波蘭科也在兩年前出獄。他正在撰寫自己的回憶錄,擁有一份簡單的生活。他說,自己可以自由地在市場上購買喜歡的書來讀,僅這一點就讓他感到十分滿足。「讀書時我常會忘記時間,這種感覺挺好的。」波蘭科說。

42歲的施耐德最早要到2024年才能刑滿出獄。他已經在巴德計劃中獲得了碩士學位,並將繼續學習有關公共健康的大學課程。

這三人幾年前都在巴德計劃的辯論隊中接受培訓,並在2015年代表巴德與哈佛辯論隊交鋒,辯題是「美國公立校是否有權拒絕無證學生入學」。

辯論會的一段影片顯示,塔哆發言時說:「這些弱勢學生如果不能像其他孩子一樣接受教育,他們更容易對生活失去目標、或走向犯罪、被捕入獄、走向失敗的人生。這些已經是我們看到的事實。」這時,台下的一名囚犯觀眾眼裏湧出了淚水。

最終,巴德隊的演講戰勝了常青籐名校。

講壇上是35歲的波蘭科。他在兩年前出獄。目前正在撰寫自己的回憶錄。(YouTube影片截圖)
講壇上是35歲的波蘭科。他在兩年前出獄。目前正在撰寫自己的回憶錄。(YouTube影片截圖)

他們說,在巴德辯論隊的經歷讓他們一生難忘,隊友已經成為自己的摯交。

最讓他們高興的是他們的經歷也許會改變人們對囚犯的固有看法。塔哆說:「我們獲勝的過程是關於勤奮、救贖和希望的故事」。

巴德監獄大學辯論隊有20名隊友,分別來自紐約不同的監獄。在過去6年的11場比賽中,他們輸過2場。今年春季,他們與來自英國的劍橋大學辯論隊交鋒時,再次獲勝。

這三人的故事已被美國製片人拍成一部紀錄片,取名「鐵窗內的大學」(College Behind Bars)。

「誰能上大學?這超越人們的想像。」

塔哆之前因襲擊他人被判入獄12年。之後,他在巴德計劃中學生數學專業,獲得了學士學位。

出獄後,他曾為美國國會眾議員馬倫尼(Patrick Maloney)工作,提供有關美國刑事司法改革的資訊和建議。目前,巴德監獄大學計劃已經推廣至美國其它地區的監獄。

現在,塔哆住在曼哈頓,從事政府事務和發展巴德監獄計劃的工作。

「我們所做的是打破人們對上大學的固有看法,以及大學教育能達到的目標或許比人們想像的更遠。」塔哆說。

如今,監獄內大學教育項目主要靠個人捐款來維繫。這個項目的領導者正在試圖說服聯邦政府,希望能為囚犯生獲得聯邦助學金(不需要償還的資助金)。根據1994年國會通過的一項法案,囚犯不能申請和獲得聯邦助學金。

2016年,美國教育部開展了一個試運行項目,允許包括巴德學院在內的少數大學,將少部份聯邦助學金劃撥給監獄大學,讓囚犯生也能獲得聯邦助學金。該項目資金被命名為「第二次機會助學金」。最近,這個項目獲得國會兩黨議員的支持,得以延長下去。

有批評意見說,納稅人的錢不該用在罪犯身上,儘管這是為他們獲得教育,因為眾多的守法公民還在為償還學貸而奔波。

紐約州參議院共和黨領袖瑞孚(Scott Reif)說:「這些資源應該用在中產家庭上,他們還在為支付孩子的學貸而不懈努力。」(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