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的一側擺著一張花園座椅,另一側則有個石頭製成的滾筒;因為鼴鼠在家時非常愛好整潔,無法忍受別的動物在地上亂踢亂踩、留下一道道足跡,最後搞得到處都是小土堆,所以準備了這個滾筒好用來壓平地面。

周圍的牆上掛著幾個插有蕨類植物的鐵絲花籃,花籃與花籃之間則用托架隔開,上面擺放著許多石膏像,有意大利的民族英雄加里波底、嬰兒時期的希伯來人先知撒母耳、英國女王維多利亞,以及其他近代的意大利英雄。

前院另一邊設有一個可以玩「撞柱遊戲」的球道,球道兩邊擺了幾張長椅和小木桌,桌上有幾個環狀的痕跡,一看就知道是啤酒杯留下來的印子。

庭院中間有個圓圓的小池塘,池塘邊緣鑲著一圈鳥蛤貝殼,裏面養了幾隻金魚;池塘中央佇立著一座造型獨特、別出心裁的柱狀裝飾,上面嵌著更多鳥蛤貝殼,柱頂則有一顆很大的銀色玻璃球;映現在玻璃球上的周遭景物看起來全都走了樣,讓人覺得好玩又有趣。

看到這些熟悉又親切的事物,鼴鼠臉上閃閃發光,綻出愉快的笑容。他催著河鼠,要他快點進門,接著點亮門廳的燈,快速掃視了一下他的老家。

他看到所有東西都積了一層厚厚的灰,看到這間房子因為長期被遺忘而展現出來的荒廢與淒涼,看到它狹小又貧乏的空間,還有破破爛爛的擺設……他不禁頹然癱倒在椅子上,將鼻子埋進手心裏。

「噢,河鼠!」他沮喪地哭喊:

「我為甚麼要這麼做呢?為甚麼要在這樣的夜晚把你帶到這個破舊又寒冷的小地方來?要不是因為我,你現在應該早就回到河岸,坐在熊熊燃燒的爐火前烤腳,享受所有屬於你的美好事物了!」

河鼠完全不理會鼴鼠這番悲慘的自怨自艾。他東奔西跑,忙著把門打開,查看各個房間與櫥櫃,並點亮小燈和蠟燭,放在各處。

「好漂亮的小屋喔!」他開心地大叫:

「真是小巧精緻!設計得真好!每樣東西都安排得恰到好處!我們一定會度過一個非常棒的夜晚。首先,我們要生一大堆暖烘烘的火,嗯,這交給我,我最會找東西了。看樣子這裏就是客廳對吧?太好了!這些嵌在牆壁上的小床是你自己設計的嗎?好棒喔!現在我負責去拿木柴和煤炭,鼴鼠,你去拿雞毛撢子……廚房桌子的抽屜裏就有一把……然後把灰塵清乾淨、收拾一下。動起來吧,老弟!」

河鼠活力充沛、興致勃勃的模樣讓鼴鼠大受鼓舞。他振作起來,全心全意、努力認真地撢去灰塵,把東西擦得閃閃發亮。與此同時,河鼠跑了一趟又一趟,抱回滿滿的柴火;過了不久,壁爐裏就冒出一團猛烈燃燒的歡快火焰,熾熱地竄上煙囪。河鼠叫鼴鼠過來取取暖,可是鼴鼠又突然陷入另一陣憂鬱,絕望地跌坐在沙發上,把臉埋進雞毛撢子裏。

「河鼠,」他嗚咽著說:

「你的晚餐怎麼辦?你這又冷又餓、又累又可憐的動物,我完全沒有東西可以招待你,完全沒有,就連一點麵包屑也沒有!」

「你呀,這點小事就認輸了嗎?」

河鼠的語氣流露出一絲責備:
「我剛才清清楚楚看到廚房碗櫥上有一把用來開沙丁魚罐頭的開罐器,這就表示屋裏的某個地方一定有沙丁魚罐頭呀!振作一點!打起精神來,跟我一起去找東西吃吧!」

於是他們倆搜遍了小屋裏每一座櫥櫃、翻遍了每一個抽屜,結果雖然不是很理想,但也還算可以。他們找到了一罐沙丁魚、差不多滿滿一盒高級硬餅乾,還有一條包在錫箔紙裏的德國香腸。

「夠你擺一場宴席啦!」

河鼠一邊說,一邊把餐桌擺好:

「我敢說,有些動物巴不得今天晚上能坐在這兒跟我們一起吃晚餐呢!」

「可是沒有麵包!」鼴鼠哭喪著臉呻吟道:

「沒有奶油,沒有……」

「沒有鵝肝醬,沒有香檳!」

河鼠咧嘴大笑,揶揄地說:
「這倒提醒了我……走廊盡頭那扇小門後面是甚麼?當然是你的地窖嘍!等著看吧,你家的好東西都在那兒呢!」

河鼠走進那扇通往地窖的小門,沒多久又走出來,身上還沾了點灰塵,他兩隻爪子各握著一瓶啤酒,兩邊手臂下方也各夾了一瓶。

「看樣子你還真是個懂得享受的傢伙呢,鼴鼠!」他說:
「你家應有盡有嘛!這真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棒的小地方了!欸,這些印花壁紙是哪兒弄來的?上面的圖案讓這個地方看起來更有家的感覺呢,真的。難怪你會這麼喜歡這裏,鼴鼠。把小屋的故事說給我聽聽吧,你是怎麼把它布置成現在這個樣子的?」

於是,在河鼠忙著拿盤子、擺刀叉,用蛋杯調芥末醬時,鼴鼠便開始談他的小屋了。因為剛才所受到的情感衝擊還沒有完全消失,所以他的胸口還是不斷起起伏伏。

起先他還有點害羞,後來越講越起勁,也更無拘無束了。他談到這個是怎麼計畫的;那個是怎麼想出來的;這個是從某個阿姨那裏意外得到的;那個是某次驚喜發現、物超所值的便宜貨;還有這樣東西是靠勒緊褲腰帶省吃儉用、辛苦賺錢買來的。

說著說著,他的心情總算好了起來,忍不住用手輕撫那些屬於他的珍貴私藏。他提著燈,鉅細靡遺地向客人介紹每樣東西的特點,完全忘了他們倆都急著想吃晚餐。

河鼠餓得要命,卻還是努力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一邊認真地點著頭、一邊皺起眉頭仔細端詳,並在遇到可以下評語的機會時說些像是「太棒了」、「真了不起」之類的話。

最後河鼠好不容易把鼴鼠哄到餐桌旁,拿起開罐器,正要打開沙丁魚罐頭時,前院裏突然傳來一陣聲響,像是幾隻小腳丫在鋪滿砂礫的地面上亂踏,其中還夾雜著一些七嘴八舌、聽不太清楚的說話聲。

那些說話聲斷斷續續地傳進他們耳裏……

「好,現在大家排成一排……湯米,把燈籠舉高一點……先清清你們的喉嚨……等我數完一、二、三之後就不准咳嗽嘍—小比爾在哪裏?快過來這邊站好,快點,我們都在等你呢……」

「怎麼啦?」河鼠停下手邊的事情問道。

「我猜一定是田鼠來了。」鼴鼠露出引以為傲的神色:
「每年這個時候,他們總會按照慣例挨家挨戶地報佳音、唱聖誕頌歌。他們是這一帶非常知名的合唱團喔!而且他們從來沒有略過我家,最後總是會來到鼴鼠小屋。我以前都會給他們一些熱飲料喝,有時如果我負擔得起,還會請他們吃晚餐。聽到他們唱歌,就好像回到過去的時光一樣。」

SHUTTERSTOCK
SHUTTERSTOCK

「那我們去看看吧!」

河鼠放聲大喊,跳起來往門口跑去。

他們猛地把門打開,一幅美麗動人、合乎時宜的節慶景象瞬間映入眼簾。一盞牛角燈散發出幽微的光芒,點亮了前院;大概有八隻或十隻小田鼠站成一個半圓,每個人脖子上都圍著毛料精緻、又厚又軟的紅圍巾,前爪深深插進口袋裏,不斷輕跺著腳取暖。

他們圓滾滾的小眼珠亮晶晶的,靦腆地互相交換一下眼神、竊笑了幾聲,然後又吸吸鼻子,不斷用大衣的袖子去擦鼻水。

門打開的時候,其中一隻提著燈籠、年紀比較大的田鼠剛好喊了一聲:
「預備,一、二、三!」

緊接著,那些尖細的小嗓門便唱了起來,歌聲直上天際。他們唱的是一首非常古老的聖誕頌歌,是他們的祖先在覆蓋著冰霜的休耕地裏,或是大雪紛飛、天寒地凍的爐邊創作的,之後就一代代留傳了下來。

每逢聖誕佳節,田鼠們就會站在泥濘的街道上,對著燈火通明的窗戶唱這些聖詩,把祝福分享給大家。

《聖誕頌歌》

村民們,在這天寒地凍的時節,

請敞開你們的家門,

讓我們在溫暖的爐邊稍歇;

縱使寒風吹、雪花飄,

屬於你們的喜悅就在明朝!

我們佇立在冰霜雨雪裏,

跺著小腳跟,朝手指呵氣,

遠道而來祝福你?…

你們坐在火旁,我們站在街心?…

願你明朝喜悅滿盈。

夜色深沉,夜已將盡,

突現一顆明星指引我們前行,

天降福祉與好運?…

明日得福,年年得福,

朝朝喜悅滿盈!

善人約瑟在雪中跋涉,

遙見馬廄上空低掛新星一顆;

瑪利亞或許無須再向前行?…

茅屋、乾草,熱烈歡迎!

賜她明朝喜悅滿盈!

他們聽見天使的聲音,

「是誰率先歡慶聖誕佳音?」

是所有動物喜迎耶穌降臨,

因為牠們全住在馬廄裏!

願牠們明朝喜悅滿盈!◇(待續)

——節錄自《柳林中的風聲》/ 愛米粒出版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