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河北遷安市政協副主席范惠英因堅持修煉法輪功,被當地政法委、「610」、公安局迫害近18年,幾次生命垂危,最終於2019年1月8日被迫害離世,終年78歲。

明慧網報道,范惠英畢業於西安政法大學,曾任河北省遷安市政協副主席,級別為副縣級。自1999年中共開始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她多次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她的一雙兒女都在國外工作,無法在身邊照顧母親,多次想為母親辦理出國手續,都被中共當局非法阻止。

自2001年2月至2019年1月8日,范惠英被非法扣押的工資總額近百萬元,同時醫療保險、住房公積金等都被非法扣押。

因長期遭受迫害,范惠英生活日漸不能自理。在她離世前3年多,都是由其兒女聘請的兩個保姆照看。兒女們則每天在下班後與母親通過影片聯繫,思親、擔憂使他們無法安心工作,身心壓力大。期間,他們經常回國看望母親,經濟上負擔很大。

范惠英在修煉法輪功之前,身患嚴重的糜爛性胃炎、胃下垂、慢性結腸炎、腎盂腎炎等多種疾病,常年求醫問藥,但是病情越來越嚴重,使她痛苦不堪。

1997年,她有緣開始修煉法輪功,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做一個好人。不久,奇蹟發生了,她二十多年的各種疾病在修煉之後不翼而飛。

可正因為她修煉法輪功、做好人,卻遭到了中共慘無人道的折磨和迫害。

以下是明慧網2015年4月報道的范惠英的遭遇:

從2001年1月到2004年上半年,中共遷安市公安局對她頻繁的騷擾、搜家。期間,她被非法關進洗腦班、看守所,受盡侮辱和虐待,曾三次被強制灌食,體重不足60斤。

2001年1月中旬,她的單位領導原政協主席雷勤、副主席楊玉秋問她還煉不煉法輪功,她說:「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這有啥呢?」就因為這一句話,她被強制關押在劉季莊的洗腦班。

她在劉季莊洗腦班遭受體罰,每天被強迫長時間地跑步,有時還讓背著沙袋子跑,導致她的兩腿紅腫腫痛,行走困難。她還被逼迫兩手著地,兩腿被人抬起,像爬行動物一樣地往前爬(俗稱「推小車」)。

在洗腦班,很多的法輪功學員和她遭遇同樣的迫害。

2001年的黃曆新年過後不久,公安局政保科以所謂的「擾亂社會秩序罪」的罪名,把她非法關押在遷安市看守所。冬天,天氣十分寒冷,而她的羽絨服、皮鞋被強行拿走;晚上沒有被褥,凍得她每天直打哆嗦。夏天,屋小而關得人太多,她只能席地睡在便池邊,兩隻胳膊被蚊子咬得慘不忍睹。

一次,60多歲的她被一個20多歲的警察搧耳光。此外,該所副所長惠志江讓犯人給她銬上手銬和腳鐐,將她長時間銬在看守所走廊的鐵窗上。

范惠英以絕食抗議迫害,先後遭到三次野蠻灌食。

第一次灌食是在2001年5月份,在她絕食到第八天的中午時,政保科強制給她插管灌食。七八個武警將她按倒在木板床上,從頭到腳把她箍得緊緊的。公安人員和看守所警察督陣,政保科又從醫院弄來四個醫護人員給她插管,從她的左鼻孔插管直插到胃裏。晚上她帶著插進胃裏的管子睡覺,非常痛苦。

第二次灌食是在炎熱的7月份,也是七八個武警把她全身箍緊。她用盡全身力氣,左右蠕動身體,結果灌進去的東西全部吐了出來。她全身癱軟,警察怕她死在看守所裏,就把她放了出來。回家後,她一直嗓子發癢、咳嗽,身體軟弱無力。

二十來天後,警察又把她從家中抓回了看守所。

2001年10月1日過後不久,看守所又指使女犯人對她強制搜身,她開始了第三次絕食抗議。在絕食的第八天晚上,兩個男犯人用床單把她抬出牢房。其中的一個犯人說:「這老太太連60斤都沒有了(她身高1.66米)。」

他們把她按倒在木板上,穿白大褂的醫務人員用鐵鉗子戳她的嘴,把嘴唇戳開,又別她的牙。這一次他們想從她的嘴、喉管直接往胃裏插管,但她死死地咬緊牙齒,沒別開。他們只好從她的右鼻孔往胃裏插管,卻插不進去,就在她的右鼻孔來回亂戳,極其難受。

從她的鼻子裏流出黑膿血,管子阻在嗓子裏出不來氣。見她快憋死了,醫務人員才把管子扯出來,又從她的左鼻孔把管插進去。

她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到絕食第9天晚上,看守所怕她死了,又把她放回家。

回家後,政保科、分局派出所人員每年都對她進行無數次的搜家、騷擾,弄得她全家人不得安寧。不僅如此,遷安政保科警察還兩次到北京抄她兒子的家。她的兒子被迫辭去北京的工作,移居國外。

2007年在中共召開「十七大」的第二天,公安局國保大隊很多警察開來幾輛車到她家,其中四人把她從家中強行抬上車,綁架到公安局。

到公安局的院子裏後,一警察架著她的右臂把她拽到五樓,兩個年輕女警察對她搜身,她身上的130元錢被搶走。後來兩個男警察又把她架起來,讓那兩個女警察再次對她搜身。當時,她的家被抄,價值6,000多元的電腦等私人物品被搶走。當天晚上,她被騙到拘留所,她被非法拘留了15天之後,又非法關押在洗腦班10天。

到2007年,她的工資被扣押了二三十萬元。截止到2015年4月,她損失的工資至少四五十萬元。她去找單位的政協主席雷勤、遷安市市長劉桂東、市副書記李再東等討要工資,他們互相推諉。

在多次討要工資無果後,2013年她向中共國務院、中共全國人大、中共政協、最高檢察院投控告信。信中她提出三點需要解決的問題:

一、1999年7月,單位領導張書平非法扣押了她的身份證(後來胡錦濤曾親自下達命令督促此事,無結果);

二、她年已74歲,單位仍不給她辦理退休手續;

三、補發被迫害期間非法扣押的工資。

後來,她聽說她的信件被退回到遷安,當地根本不給她解決問題。#

(轉自明慧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