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歡迎收看《新聞拍案驚奇》,我是大宇。

剛剛過去的周末,香港市民繼續舉行和平示威活動,但周六(26日))和周日(27日)的活動,最後又演變成比較激烈的街頭衝突。雖然美國政要呼籲香港示威者非暴力示威,但還是出現勇武派示威者,在街頭使用有針對性的暴力的方式,向政府表達抗議。

而警方在市民的重重敦促下,則沒有收斂跡象,甚至對待周日的遊行,採取了前所未有的大圍堵和抓捕。其中針對媒體記者的暴力,引起極大關注。

~~~新拍串講~~~

周六三千多醫護集會

10月26號晚上6點到9點,香港大約3000多名醫護界人士,在港島中環遮打花園舉辦主題為「醫民同行 拒絕淪陷」的集會,這場集會獲得了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

與會人士強烈譴責警方濫權、阻礙示威現場的義務救援人員提供急救,甚至針對急救員施襲。集會發起人、護士協會幹事劉凱文表示,過去幾個月的反送中示威活動中,警方多次無視傷者要求,甚至派男警進入被捕孕婦所在的產房,而且警方多次荷槍實彈進駐醫院。

集會人士還要求,要克制警權,尊重示威者就醫的權利,而且呼籲不要在公立醫院濫捕,讓受傷的示威者不敢去就醫,不得不轉向「地下診所」求醫。而《自由時報》報道,由於衝突升溫,示威者受傷人數多,「地下診所」的人力也很短缺。

大會當晚播放一段錄音,講述了一個香港市民的真實經歷,這位市民有一天晚上在旺角吃過晚飯後,遇到示威活動,突然聽到「啪」的一聲感到手指刺痛,他看到手上有彈痕,他自己說懷疑是被橡膠子彈或布袋彈打中,但他不敢去公立醫院求醫,因為他認為一進去就必會有大麻煩,所以只好去地下醫院完成駁骨手術。

大會還播放了其他受傷者的經歷,也播放了警察暴力阻止前線急救員施救的畫面。此外,10月初香港政府引據《緊急法》啟動了《禁蒙面法》,但是很多市民並不買帳,仍然戴面罩參與各種場合的示威。當天的醫護集會也有很多人戴著面罩。有的示威者表示,戴口罩是自己的權利。

10月26號晚的活動,主要內容之一是醫護界人員譴責警察暴力。他們認為警方所使用的武力與示威者的所作所為不對等。公共醫療醫生協會會長馬仲儀就說,警方武力「超出過往的認知範圍」。

可就在集會當晚,香港街頭又發生了警察與示威者的衝突,再有示威者被指遭遇過度武力。例如,《法廣》報道,在香港元朗區,一個人被捕後已經被雙手反綁壓制在地上,但是還有畫面顯示,警察大力飛身躍向示威者,用膝蓋砸向被捕者腰部,動作相當危險。

周日遊行遭警察圍堵 並有多名記者遭警察暴力

而到了10月27號,香港市民發起「追究警暴 守護民眾 與記者同行」的遊行,訴求是追究警察暴力,守護普通民眾和記者。因為此前發生過多起,示威現場的記者,遭遇香港警察暴力的事件。

此外,我們簡單提一下。就是10月27號周日下午4點,香港人在觀塘海濱花園還舉辦了「自由紙鶴追悼會」活動,悼念在反送中運動中失去生命的香港人。

我們可以看到鋪滿草坪的紙鶴,還有用白色紙鶴擺出的「自由」二字。在這次自由紙鶴活動上,香港人也表達了希望美國儘快通過《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的呼籲。

我們重點講「守護民眾 與記者同行」的遊行活動。遊行隊伍計劃周日下午3點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起步。多家媒體報道,遊行還沒開始,警察已經在交通要道,對行人進行搜身。

下午3點左右,警察突然衝在梳士巴利花園旁邊區域發起衝鋒,向聚集人群發射胡椒噴霧,並揮舞警棍。到了下午3點半多,防暴警察已經佔據梳士巴利道和彌敦道一帶,並且舉旗警告。

《大紀元時報》採訪參與遊行的香港著名評論員桑普,他表示,目前這種警察對遊行隊伍的圍堵,是前所未有的,以前都是遊行出發後才出現。

大紀元香港記者梁珍也表示,香港警察主動挑釁,在遊行沒開始前,英國籍指揮官「陶輝」帶隊的警察,就進駐遊行起點區域,然後亂射催淚彈,並出動水炮車清場。從尖沙咀一直打到旺角,警察一路抓人。

她引用了一項截至香港當地時間29號的統計數據,顯示27號當天,香港警察共抓捕超過145男子,超過55名女性,抓捕地點遍佈尖沙咀及其附近區域。梁珍質疑,這是四中全會前,有人要刺激香港局勢。另有報道顯示,被捕的還有12歲的小孩。

而且我們開頭講了,27號當天的遊行,主題之一就是「守護普通民眾和記者」。然而也是在當天,又發生了多宗香港警察對記者的爭議性事件。

例如,10月27號當晚,在旺角清場期間,一名穿戴明顯識別服裝的《香港電台》記者,遭到警察推撞並被強行摘下面罩,攝影機也被推開。而隨後香港電台發言人表示,警察曾向一群正在採訪的記者噴灑藍色胡椒噴劑,有人被正面噴中。

而《蘋果日報》記者在拍攝期間遭到防暴警察不斷推撞,一名女記者拒絕摘面罩,遭防暴警察強行扯拽面罩。

香港《立場新聞》的一名記者,在旺角採訪時退步中彈,懷疑是警方橡膠子彈,後來在醫院救治時,又遇到另一名腿部中彈的記者。

還有一名女記者按警察要求,摘下面罩,出示了記者證和身份證,但最後還是被警察包圍、喝罵並以武力拘捕,被通宵扣留7個小時才獲准保釋。

10月28號星期一,警方例行記者會上,有一名女記者突然站起提問,警方表示還沒到提問時間,拒絕提問。

這名女記者讀出了由一些前線記者共同商議撰寫的聲明,譴責警方暴力對待新聞工作者,她並用手電筒照向現場警察,模仿媒體在採訪時,警方用強光照鏡頭的做法。警方隨即中止記者會,並驅離這名女記者。

《立場新聞》後來採訪這名女士,她透露自己當天進入記者會的時候,警察公共關係科拍攝了她的記者證,事件發生後,她的記者證相片立刻出現在網絡上,個人身份被曝光起底。

這一事件也顯示,記者私隱權益保護措施的缺失,這與近日香港高院為保護警察私隱而頒佈的臨時禁制令,所做出的努力,形成了鮮明的比照。

~~~新拍探討~~~

對於周日,記者遭遇的種種濫暴案例,香港記者協會在10月28日發表聯合聲明,強烈譴責警察無理拘捕記者和阻撓採訪。

《聲明》表示,政府「禁蒙面法」明確提到「因從事專業或受僱工作」的人士可豁免,保安局局長李家超也公開表明這包括記者。《聲明》並「懇切要求特區政府,及時制約不斷擴大的警權」。

警方在周一記者會上表示,在未警告情況下強行扯下記者「防毒面罩」,事件「不理想」。但警察公關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也辯解說,「雖然記者在蒙面法上有免責辯護,並不代表有特權不受截查」。

一些香港警察對記者的粗暴對待,或許從10月14號香港警察劉澤基的微博貼文上,看出一些原因。劉澤基此前因為在示威活動中用長槍不斷近距離指向示威民眾,而為人所知,他還在十一期間,被邀請到北京參加慶典,立場相當親北京。他在貼文中說:「禁蒙面法」絕對有用,但未必有用,他還提出當局應當實行「宵禁」、把「連登討論區」和「民陣」列為恐怖組織,劉警長的驚人之語還沒完,他繼續寫道:政府要將記者發牌登記,稱記者「根本就是暴徒的幫兇」。

哇!暴徒的幫兇。我覺得有理由相信,劉警長的言論代表了相當一部份香港警察的觀點,因此才有記者遭遇不恰當對待的大量案例出現。

而劉警長的憤怒,可能有這麼幾個原因:一是記者拍攝的畫面,很多成為警察暴行的證據;二是,很可能說明,在前線報道的記者,在親身觀察事件、目睹示威者遭遇後,往往都會作出不利於警方的報道;三是,警察有香港當局,甚至來自更高層的撐腰,所以有公開發洩這種「憤怒」的底氣。

我想大家在看到香港記者的遭遇的時候,如果您能夠翻牆,也懂中文和英文,或者其它更多語種,不妨手動做一做搜索,看看海外的媒體報道,一般都是怎樣報道每一次的香港示威活動,是不是搜索結果中,質疑警察濫暴的,會更多一點;或者警察濫暴示威者或其它現場人員的畫面,會跟多一點呢?

~~~新拍互動~~~

現在我們進入最後的「新拍互動」環節,有觀眾留言說:我懷疑這影片有刪評論的,全都是一個聲音。這位觀眾的意思是,看到了很多點讚我們節目的留言。對!我們有人處理評論,如果我們懷疑你是中共的「網軍」,有意來引導風向,我們看到了一定會刪,我們的一個重要原則是,你自己喜歡不自由的言論管制,也不要跑到牆外來消費「言論自由」。還有就是說髒話的、人身攻擊的等等,基本上會刪掉。其它絕大多數都是保留的。

還有一位叫Annie的觀眾留言說第一次看你們的節目就是因為關注香港局勢,搜索出來了好幾個頻道,一一看過來,立刻發現你們的報道最為客觀公正,詳盡有料,編排緊湊,而又並不危言聳聽、誇大其詞。當即就訂閱了。之後每期必看。也看到訂閱數量一直在持續增長。祝賀你們。大宇的形象和播音給人沉穩大氣可靠的感覺。

感謝您的讚許,也感謝所有觀眾的留言支持。謝謝大家!我們接下來有時間,儘量多點點經常跟我們互動的觀眾的網名,因為真的很感動你們一直的支持。

也有不少觀眾對我上周五的節目,有一處學大陸官腔講話的片段,印象很深,在留言中都提到了那段模仿。其實我們都希望,大陸官員能像自由國家的正常官員一樣,正常的去發言、談話,把民眾當真正的公民一樣去平等相處,而不是居高臨下去對待的草根「屁民」。

我們今天的節目就到這裏。如果您喜歡我們的節目,歡迎您訂閱和分享我們的頻道。好,下期節目再見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