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王后瑪麗•萊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1703~1768年)在位42年,是法蘭西在位最長的凡爾賽宮女主人。這位波蘭王室出身的王后忠實而虔誠,對法國的影響很大。她的影響不是政治上的,而是對法國人生活上的。

瑪麗王后以身作則,無條件地獻身於丈夫路易十五世、 她的孩子們,和法國人民。 她忠於自己的信仰,每天參加兩次彌撒,一次懺悔。

巴黎議會主席、瑪麗的顧問兼經理查爾斯•讓•弗朗索瓦•漢諾(Charles Jean-Francois Hénault,1685~1770)在他的回憶錄中寫道:「她以自己的榜樣,把放蕩的宮廷變成一個遵守宗教儀式,同時又不減損其歡樂或威嚴的地方。」

每天下午,在宮廷履行王室職責後,瑪麗回到她的私人公寓,在那裏她與家人及密友相伴,她的密友小圈子中包括作家、哲學家和大臣。

王后寬敞的公寓裏有王后私人祈禱崇拜所用的講演室、綠色畫廊、浴室、休息室和詩人的房間。詩人房間是瑪麗存放她的詩集的「一個非常小的空間」,呂恩斯公爵查爾斯•菲利普•達伯特(Charles-Philippe d’Albert)在回憶錄中寫道。

這些公寓有不少掛著花環的露台和陽台。瑪麗喜愛有著鉛雕塑和假山框架,名為Monseigneur花園庭院——小庭院以路易十四和瑪麗•泰瑞斯(Marie Thérèse)的兒子命名。

這些私人公寓是她的避難所。她在此閱讀、休息、祈禱、縫製或繪畫。儘管她的波蘭國王父親被廢,但瑪麗受過公主教育——學習語言、舞蹈、唱歌、樂器、繪畫等。在綠色畫廊中,她繪製鉛筆畫及油畫,播放音樂和使用自己的印刷機進行打印。

亞歷克西斯 "西蒙 "貝萊(Alexis-Simon Belle),1725年繪製的法國王后瑪麗 "萊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 布面油畫。 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收藏。 (克里斯托弗 "福因/凡爾賽宮(RMN-GP)
亞歷克西斯 "西蒙 "貝萊(Alexis-Simon Belle),1725年繪製的法國王后瑪麗 "萊什琴斯卡(Marie Leszczynska) 布面油畫。 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收藏。 (克里斯托弗 "福因/凡爾賽宮(RMN-GP)

作為凡爾賽宮《瑪麗•萊什琴斯卡的品味: 瑪麗•萊什琴斯卡,一位未知的王后》展覽展出的精選50幅畫作中一部份,我們有幸可欣賞到王后本人的作品,還有其它藝術品。展覽於4月16日開幕,將一直持續到 2020年春季。展覽由格溫諾拉•菲爾曼(Gwenola Firmin)和瑪麗•勞雷•德•羅奇布魯納(Marie-Laure de Rochebrune)策展,他們都是凡爾賽宮和特里亞農宮國家博物館的首席策展人,並由藝術史博士文森特•巴斯蒂安(Vincent Bastien)協助。

凡爾賽宮 (Shutterstock)
凡爾賽宮 (Shutterstock)

展覽作品中體現出瑪麗王后(Marie)對家庭、上帝和美的熱愛。

全家福

瑪麗公寓中的許多畫作畫的是王后1727年至1737年出生的10個孩子。第一個男孩,多芬•路易•費迪南德(Dauphin Louis Ferdinand)出生時,王后委託瑪麗•亞歷克西斯•西蒙•貝勒(Marie Alexis-Simon Belle,1674~1734年)為他繪肖像畫。 這幅畫掛在瑪麗的浴室裏。瑪麗王后非常喜歡這幅畫,後來又委託畫家把自己和兒子多芬畫在一起。

瑪麗和她的兒子多芬•路易•費迪南德的肖像畫大概是在兒子多芬出生一年後畫的。

在這幅畫中,瑪麗正坐著並保持優雅姿態,體現了坎潘夫人所說的,瑪麗在年輕時的「優雅精神」。坎潘夫人是為瑪麗小女兒讀書的人。瑪麗的整個頭髮都織有鑽石,與鑲在精緻的、像金屬刺繡的金色連衣裙上的珠寶相呼應。她輕輕地握住兒子多芬的手。多芬還只是一個嬰兒,但面部表情同母親王室氣息相似,與他稚嫩的年齡不符。也許他知道他的命運。躺椅上的金冠標誌著他的未來。他坐在成為國王時用的、有鳶尾花圖案的披風上。

法國國王路易十五肖像,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特里亞農宮收藏。 (杰拉德 "凡爾賽宮/皇家宮殿(RMN-GP))
法國國王路易十五肖像,凡爾賽宮國家博物館特里亞農宮收藏。 (杰拉德 "凡爾賽宮/皇家宮殿(RMN-GP))

在多芬父親路易十五的畫像中,可以看到類似的符號和服飾。法國國王路易十五(1710~1774)肖像畫,由一位名字不可考證的畫家於1728年繪製。 在畫裏可看見,路易十五戴著聖靈勳章的衣領,披著多芬與母親肖像畫上的斗篷。 在他右邊的桌子上是國王的王冠,以及權杖和查理曼大帝的正義之手——這是一種法式權杖,以祝福的姿態展示上帝的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