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2日,我出獄一年半後,持中共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從北京機場離境,搭乘美國聯合航空公司的飛機,飛抵美國紐約。

2008年7月11日至2013年7月10日,我因為堅持在法輪功問題上講真話,被中共非法監禁5年。

在中國大陸,江澤民及其親信迫害我的最重要的做法就是「經濟上截斷」。出獄時,我已被非法剝奪工作權12年!出獄後,我曾跟北京大學廉政建設研究中心主任李成言、清華大學廉政與治理研究中心主任程文浩、中國人民大學副校長王利明、中國航空航天大學廉潔研究與教育中心主任任建明等聯繫過工作事宜,但是,這4所大學都不敢接受我去工作。

在我的工作問題遲遲得不到解決的情況下,我不得不做好到美國解決我的工作問題的準備。2014年5月16日,我到北京市公安局出入境辦事大廳辦理了出國護照。5月28日,我收到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簽發的護照。2014年9月9日,我收到美國駐中國大使館簽發的簽證。

關於我辦理出國護照和簽證的情況,我都及時寄掛號信向當時的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陳浩是我出獄後中紀委領導指定跟我聯繫的人),中紀委辦公廳主任劉明波,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作了反映。

2014年7月10日,我出獄一周年之際,寫了一封致習近平主席的信,7月13日,在北京東四郵局,寄給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轉習近平收,掛號憑證號碼是XA36402199511。信中談到了我辦理出國護照等情況。

我寫道:「一年來,就我的人權受到嚴重侵犯問題,我依法給作為中國黨政軍最高領導人的您,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李克強,現任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前中央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尉健行,現任中央書記處書記、中紀委副書記趙洪祝,中紀委監察部領導,中紀委副書記李玉賦,中紀委辦公廳主任劉明波,中紀委辦公廳辦公室主任陳浩等寫了許多信。」

這些信以及相關證據包含在以下37封掛號信中:
(1)2014年3月18日,致習近平,在地安門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80 0040 511。
(2)2014年3月30日,致李克強,在中國農研院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77 7638 711。
(3)2013年12年31日,致王岐山,在小西天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1195 1553 511。
(4)2014年1月1日,致王岐山,在和平裏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530 5690 311。
(5)2014年1月11日,致王岐山,在安外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1830 1667 511。
(6)2013年8月6日,致趙洪祝,在學院路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240 1189 311。
(7)8月17日,致趙洪祝,內含致尉健行,在北廣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175 8845 611。
(8)8月28日,致趙洪祝,在雙榆樹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834 9519 111。
(9)9月3日,致趙洪祝,在西外大街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0998 7505 511。
(10)9月6日,致趙洪祝,在和平裏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530 3581 511。
(11)10月19日,致劉明波,在櫻花東街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 XA 3115 9769 811。
(12)11月1日,致陳浩,在魏公村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348 7034 411。
(13)11月7日,致陳浩,內含致尉健行,在蘇州街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518 0245 711。
(14)11月25日,致陳浩,在安外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1830 3023 511。
(15)11月30日,致李玉賦,在蘇州街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514 7054 211。
(16)12月3日,致趙洪祝,在地安門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912 1993 311。
(17)12月4日,致李玉賦,在中關村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189 6352 411。
(18)12月6日,致趙洪祝,在皂君廟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650 2248 711。
(19)12月10日,致趙洪祝,在和平裏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529 9229 811。
(20)12月16日,致趙洪祝,在皂君廟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952 2468 111。
(21)12月17日,致趙洪祝,在安外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1830 2761 611。
(22)12月19日,致趙洪祝,在北新橋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307 8126 911。
(23)12月20日,致趙洪祝,在東四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13 0249 911。
(24)12月23日,致趙洪祝,在地安門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911 7329 511。
(25)12月24日,致陳浩,在安外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1830 1243 511。
(26)12月27日,致趙洪祝,在和平裏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530 4049 711。
(27)2014年1月8日,致陳浩,在中國農研院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77 6007 811。
(28)1月12日,致李玉賦,在中國農研院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78 3448 711。
(29)2月12日,致趙洪祝,在小西天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2618 1673 911。
(30)3月10日,致中紀委舉報中心負責人,在安外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1831 1017 111。
(31)4月26日,致陳浩,在地安門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80 5759 411。
(32)4月29日,致李玉賦,在中國農研院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78 4198 711。
(33)5月27日,致陳浩,在西外大街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0998 5855 111。
(34)6月1日,致陳浩,在中國農研院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78 3720 511。
(35)6月8日,致劉明波,在安外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493 8742 011。
(36)6月17日,致劉明波,在魏公村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354 1908 211。
(37)6月20日,致陳浩,在塔院郵局寄,掛號憑證編號是XA 3040 0477 411。

2014年3月18日,我在致習近平的信中,以鐵的事實為根據,以法律法規為準繩,揭露了北京市西城區法院法官徐麗文和北京市第一中級法院法官賈連春,在中共中央、國務院眼皮底下,知法犯法、執法犯法、欺上騙下、踐踏人權、利用「人民法院」破壞法律實施的嚴重違法行為。信末,我強烈要求習近平依法將上述嚴重違法問題查個水落石出!

直到出國前,我的工作權受到嚴重侵犯問題,中共公、檢、法、司迫害我的問題,一個也沒有得到解決。

從1999年5月7日寫致江澤民的信《法輪大法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到我出國之日,16個年頭裏,無論我的處境多麼艱難險惡,我一直本著「大真、大善、大忍」之心,以寄掛號信或當面送信的方式,跟中共最高層講清法輪功真相,試圖喚醒一些人的良知、道德、正義與人性,用「仁至義盡」四個字,根本形容不了。

無論烈日炎炎的盛夏,還是寒風瑟瑟的嚴冬,日復一日,月復一月,年復一年,我奔走北京大街小巷的郵局,走過的路何止萬里!在1000多萬人口的北京城,我常常感到,就像跋涉在荒無人煙的曠野沙漠。

李白有詩云「蜀道難,難於上青天」。我卻要說,讓中共最高層官員明白做人做事的「常識」難,難於上青天!

今天,讀到我當年寫的信,靜坐在電腦前,我長時間默默無語,內心說不出來的難受。不是因為我的問題沒有解決而難受,而是因為,我像聖徒一樣,呼喚良知、道德、正義與人性,千呼萬喚,那些位高權重的人仍沉睡不醒!

從西方傳入中國的「共產主義幽靈」,對中國人的禍害之大、之深、之廣,難以言表。

我得出的結論是:中國共產黨是全世界最邪惡、最黑暗、最無恥的流氓政黨。大紀元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對中共反天、反地、反人類、反神佛邪惡本質的揭露千真萬確。中國共產黨不亡,天理不容!

如果我不是一個法輪大法真修者,出獄之後,我不願給任何一個中共領導人寫一個字!

在人類的道德一日千里往下滑的萬難時刻,在芸芸眾生被「名、利、情、色」所惑,深陷人生的泥淖不能自拔的末法末劫,法輪大法洪傳於世,是為了救人,而不是毀人。

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有詩云:「正念救度世中人 揭穿謊言 解開心鎖 不信良知喚不回」。這是直到2019年10月20日,我還在大紀元發表《請特朗普總統轉告習近平主席一件要事》最重要的原因。

善惡報應皆有時。

2015年6月11日,江澤民迫害法輪功的大幫兇,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被判處無期徒刑。現在,周永康正在秦城監獄裏苦煎苦熬。

雖歷經磨難,在神的呵護下,我早已平安抵達美國,從紐瓦克自由國際機場入境,抵達自由女神高舉火炬的世界之都——紐約。春暖花開的時節,我曾流連在曼哈頓新的世貿大廈——「自由塔」前,漫步在羅斯福島上的「四大自由」公園。現在,每天,我都呼吸著自由的空氣,自由地做著我想做的事,享受著「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免於恐懼的自由、免於匱乏的自由」!

善惡一念間。

習近平最後怎麼選擇?就看他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