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網民昨日再度發起在尖沙咀梳士巴利花園集會,要求追究警察暴力責任,守護民眾及穆斯林,以及與記者同行等。集會下午3時開始,大批市民早於12時陸續聚集,不時高叫「解散警隊,刻不容緩」等口號。大批防暴警察在花園及彌敦道一帶佈防,有人被搜身。隨後警方在無預警下在多個地點施放催淚彈,驅散聚集的市民,並一路追捕集會人士到旺角等地。

參與集會的市民有的戴普通及黑色口罩,有的戴各式面具,他們稱市民有權蒙面,不用害怕政府。另有市民不滿地說,現時像「警權社會」,警察有很大的權力,但市民卻做甚麼都可能觸犯法例。

另有市民堅持要政府回應民間五大訴求,指即使撤回修訂《逃犯條例》草案,也一定要追究警暴,強調警察不能以執法者為名可做任何事。又認為香港的制度需要改變,即使特首林鄭月娥下台或將來要換特首,只是「換湯不換藥」。

集會期間,大批警員截查穿黑衣人士的身份證及隨身物品,亦有多名記者被檢查證件,之後獲放行。在尖沙咀警署外,至少有一名穿黑衣男子,被鎖上手扣並帶入警署。

近距離向人群射胡椒劑

警方在下午3時許開始,在無預警下,向在梳士巴利花園附近一帶聚集的市民施放多輪催淚彈,亦向人群近距離噴射胡椒劑。有面部被胡椒噴霧射中的市民說,當時警員向市民聚集的方向發射催淚彈及疑似橡膠子彈,事後才發出警告。據指,當時現場市民只在叫口號,沒有其它動作,只有少數年輕人聚集,大部份都是年長人士。新界南總區副指揮官陶輝在場。

另有防暴警員突然向梳士巴利花園、太空館對出的方向衝前,驅趕行人路上的抗爭者及記者。期間,有人向警員投擲雨傘等雜物,警方隨即施放多輪胡椒噴劑及催淚彈,並向在場人士揮棍,市民四散。多名市民來不及走避感不適,包括坐輪椅人士,有義務急救員為他清洗雙眼。至少一名穿黑衣男子雙手扣上索帶被捕。

一名年輕人在太空館旁、半島酒店對面行人路遭粗暴制服,面露痛苦表情。(文瀚林/大紀元)
一名年輕人在太空館旁、半島酒店對面行人路遭粗暴制服,面露痛苦表情。(文瀚林/大紀元)

下午3時半左右,警方向梳士巴利花園方向舉起藍旗及黑旗。大批市民走出梳士巴利道。

半島酒店歷史性第二次開放給市民暫避催淚彈。對上一次是1942年日本入侵香港時。

警方繼續在尖沙咀多處地點施放催淚彈,驅散聚集的市民,市民向佐敦、油麻地及旺角方向散去。警方則由彌敦道一直向佐敦方向推進,有水炮車及裝甲車在油麻地戒備。

有大批穿黑衣的市民在星光花園聚集,香港電影金像獎女神銅獎被掛上「反送中」標語。另有一批示威者在北京道iSQUARE國際廣場對出,以木梯、木板、垃圾及欄桿等設置路障,但未停留。一名手持印度國旗的南亞裔人士,在警方防線前高叫「Free Hong Kong」等口號,被警方推回行人路。大批圍觀的市民指罵警員。

水炮車重慶大廈附近射水

下午4時半開始,警方兩輛「銳武」裝甲車及一輛水炮車,在窩打老道及彌敦道的油尖旺區之間來回行走。傍晚近6時,水炮車在尖沙咀重慶大廈附近向麼地道方向射水,之後駛向紅磡方向。

有市民晚上在旺角亞皆老街及彌敦道交界聚集。警察晚上近7時在沒有舉旗警告下,施放多枚催淚彈驅散人群。一名《立場新聞》記者腳部懷疑中彈受傷,要人攙扶至室內,由義務急救員為他治理。

幾十名抗爭者在亞皆老街交界打開傘陣,再次用雜物設置路障。多部警車突然由洗衣街駛出,抗爭者隨即奔走。多名落車追截的防暴警員用警棍制服數名抗爭者,用索帶反綁抗爭者雙手,帶上警車。有抗爭者上車時高叫自己名字,但警員隨即大叫阻擾。

昨日入夜後被驅散的市民再聚集在重慶大廈前的彌敦道,並用手機燈海照亮黑夜,表達「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宋碧龍/大紀元)
昨日入夜後被驅散的市民再聚集在重慶大廈前的彌敦道,並用手機燈海照亮黑夜,表達「五大訴求,缺一不可」。( 宋碧龍/大紀元)

警察旺角站向外射胡椒劑催淚彈

另有十多名防暴警察一度在旺角亞皆老街及朗豪坊附近一個已封閉的港鐵站出入口內衝出彌敦道,向站外人群噴射胡椒噴劑,並嘗試拘捕抗爭者,之後返回站內。有抗爭者以雜物封閉相關出入口。警員從港鐵站出入口閘內,向街外施放催淚彈。站在行車線的防暴警察則舉起藍旗警告,一批防暴警察向太子方向推進。

警民追逐到晚上仍未停止。警方晚上9時許再在旺角一帶施放催淚彈,其中一枚射進一間藥房內,店內充滿白煙及濃烈的催淚煙味道,催淚彈殼留在貨架上。一名當時在店內的男子感到不適,被義務急救員治理後送上救護車。

晚上近10時,速龍小隊成員旺角彌敦道推進,制服兩名身穿黑衣的人士並以索帶綁走。有警員向在場市民及記者噴胡椒噴劑,有市民感到不適。

晚上11時許,警方再度於旺角亞皆老街在無舉旗警告下,向記者方向施放多枚催淚彈及噴射胡椒噴劑,有催淚彈在記者頭上附近位置爆開。當時馬路上有多輛私家車及一輛巴士。巴士司機及多名乘客受到波及,感到不適。該名九巴司機在司機位上由義務急救員沖洗眼睛,並伏在軚盤休息。◇